〈地球氣候〉憂大氣二氧化碳濃度又創新高

汪中和 / 中央研究院研究員 2022/06/08 13:12 點閱 1353 次

在1960年代,美國加州大學的基林教授首先發現地球大氣層的二氧化碳濃度,隨著植物的生長與死亡呈現了季節性的變化:每年5月達到峰值,9月則是最低的時候。

CO2濃度與季節相關

美國的國家海洋和大氣總署在本月3日宣布,夏威夷的莫納羅亞觀測站在今年5月的大氣二氧化碳濃度均值為420.99ppm,創歷年的新高紀錄;回顧2021年的419.13 ppm,2020年的417.16 ppm,清楚的顯示大氣二氧化碳的濃度年復一年的快速上揚。

如今,大氣層二氧化碳的濃度與400萬年前,也就是地球歷史上的「第三紀上新世」(編按:上新世是地質時代中第三紀的最新的一個世,它從距今530萬年開始,距今258.8萬年結束)相當。地表的均溫比工業革命時的基準值高出了4℃,今天所見北極圈的苔原,當時完全為大片的森林所覆蓋。那時候,全球海平面比今天高出5~25公尺,臺灣的西南部幾乎完全被海水淹沒。隨後,大氣層二氧化碳濃度就持續的降低。

在過去近1萬年的人類文明中,大氣層二氧化碳的濃度一直穩定的保持在280 ppm左右。然而,自1750年的工業革命後,化石燃料 (煤、石油、天然氣) 相繼被大量開發使用,也排放了龐大的二氧化碳。因此大氣層二氧化碳的濃度就不住升高,如今更邁過420 ppm的門檻。

二氧化碳升幅140 ppm

在短短270年的期間裡,大氣層二氧化碳濃度的升幅高達140 ppm,這是地球歷史上從未出現的超高速率。工業革命以來人為排放的二氧化碳,扣除被陸生植物與海洋所吸收的量,估計還有高達1.6兆噸存留在大氣層,其中大部分將繼續使地球表面暖化數千年。

聯合國歷年的氣候報告是無可置疑的清楚:過量的二氧化碳與其他的溫室氣體,一起捕獲了從太陽輻射來的熱量,導致地表快速暖化,造成一連串的環境衝擊,包括極端高溫、乾旱和森林火災、超大豪雨、洪澇、超強颱風、冰川消融、海洋熱浪、海洋酸化、以及海平面上升。

人類正在改變地球的氣候,我們每天都可以看到氣候變化在世界各地造成的影響。令人沮喪的是,從1992年在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行地球高峰會以來,儘管進行了數十年的研究和氣候談判,國際社會仍然無法減緩溫室氣體的排放,更不用說扭轉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的年年增長。

有人減碳、有人增碳

數據顯示的很清楚:從1990年到2021年,全球人為溫室氣體的排放量增加了約60 %。雖然七大工業國組織與紐西蘭等富裕國家從1990年至今確實減少約28億噸二氧化碳。但是同個時期,單單印度與中國大陸的排放量反而增加了117億噸,完全抵消了減量的努力。

看著每年二氧化碳持續增加,就像看著火車以慢動作沿著軌道朝我們駛來一樣,真的很可怕。我們到底需要什麼樣的災難,才能醒悟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