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旭岑談音樂》那永不褪色的《重慶森林》

蕭旭岑 2022/05/30 09:55 點閱 1092 次

今年生日,與妻在大螢幕上再看了一次香港導演王家衛的《重慶森林》,仍然感動不已。

片頭由美國作曲家、小提琴家Michael Galasso寫的〈巴洛克〉(Baroque),是我心目中最棒的電影開頭音樂,將近三十年下來,始終在我腦海裡低吟迴盪。

渾然天成 永存影史

1994年的《重慶森林》在華語電影史上已取得不朽地位,這是我最喜愛的電影,多年來我提筆寫了很多次,也看了數十遍。我深信梁朝偉、王菲、林青霞、金城武在這部電影的身影,註定會永存影史而不朽。

這部電影本身就是個奇蹟:王家衛在耗時兩年的《東邪西毒》後製剪接空檔,突然靈感來了,趕緊找來這幾個大明星,只花了23天就拍成的天才之作。電影本身渾然天成,光影流轉,神采綻放,無論看幾次都不會厭倦。

懷舊音樂,增添神采

跟《重慶森林》本身一樣迷人的,是電影裡採用的音樂。我在先前談王家衛的《阿飛正傳》配樂時曾提過,《阿飛正傳》迷人、動人之處,配樂扮演了相當關鍵性的角色。王家衛採用沙維爾庫加(Xavier Cugat)樂團的Jungle Drums,懷舊的氣息非常迷人,賦予電影無限神采。

《重慶森林》成績更是斐然,無論是王菲在小吃店放美國民謠樂隊Mamas & the Papas的〈California Dreamin'〉,或者酒吧裡毒販點牙買加雷鬼歌手Dennis Brown唱的〈Things In Life〉,都是讓人一聽難忘的金曲。王家衛不單是電影大師,他在電影中選取音樂的品味,華語影壇無人能及。

戒不掉的毒

我要說,王家衛會「放毒」:他的鏡頭有「毒」,染上了迷離的色彩,會讓人戒不掉;他為電影選取的音樂,也很「毒」,佐以電影鏡頭加成效果,更是讓人聽了成癮。就像梁朝偉與空姐女友纏綿時,王家衛用了爵士經典〈What a Difference A Day Made〉,完全傳達出纏綿悱惻,中人欲醉的情緒(慾),觀眾怎能不愛?

尤有甚者,王家衛讓王菲翻唱了愛爾蘭組合「小紅莓」(The Cranberries)作品〈Dream〉,以及蘇格蘭樂隊孿生卡度樂團(The Cocteau Twins)的〈知己知彼〉,不但讓王菲空靈清新的特質盡顯,也帶動了90年代中期香港(影響至臺灣)歌壇掀起的空靈另類音樂風,可見王家衛獨到的眼光與魅力。

不過,《重慶森林》中所有音樂最棒的,還是我一開始提到的Baroque。雖然只有在一開頭出現,卻幾乎成為《重慶森林》的標誌性配樂。

Baroque這首曲子非常冷門,原收錄於1992年的一張極簡主義音樂合集Utopia Americana,據說王家衛在一家小唱片買到了這張CD,愛不釋手,剛好就用在《重慶森林》裡。可惜的是,也許版權談不攏,原聲帶無法收錄這一首Baroque,只能以配樂師陳勳奇模仿的〈太空內的快活〉替代。

我在網路上找到Baroque的總譜,長笛、雙簧管、中提琴與兩把大提琴,以極簡主義的形式反覆交織,旋律迷離神妙,不斷重複延展,雙簧管的吹奏餘音繞樑。喜愛巴洛克音樂的Michael Galasso刻意以巴洛克曲風寫就,還以此命名,但效果如此現代,如此鮮明,搭配上王家衛獨樹一格的影像,竟是如此契合。

或者這樣說吧,我個人認為,電影史上最棒的開頭,包括攝影、剪接與配樂,就是《重慶森林》開場金城武追捕嫌犯,和林青霞在重慶大廈的邂逅過程:包括杜可風神乎其技的鏡頭,飄渺、迷離又玄妙,搭配Michael Galasso譜曲的Baroque,那種彷彿宿醉、清冷又寂寞的氛圍,神奇美麗,難以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