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的歲月〉憶童年的零嘴點心

朱全斌 2022/05/17 11:32 點閱 1797 次
隨著時光流逝,長輩凋零,童年常吃的一些食物,現在也逐漸看不到了。
隨著時光流逝,長輩凋零,童年常吃的一些食物,現在也逐漸看不到了。

我成長在外省家庭,因而小時候吃的零嘴,也都以外省點心為主,但隨著時光流逝,長輩凋零,童年常吃的一些食物,現在也逐漸看不到了。

外婆家的回憶

在我的外婆家有一個櫥櫃,裡面擺滿了瓶瓶罐罐,裝的都是各種糖果點心,那是外婆準備著待客用的。對我這個貪吃的孩子來說,那是個極具吸引力、總想要去一探究竟的所在,就有如童話故事中常出現的糖果屋一般。可是外婆很有威嚴,令我不敢輕舉妄動。

每當我們去拜訪,大人們都會人手一杯熱騰騰的清茶。然後外婆會端上滿滿一盤瓜子,不是醬油就是甘草口味的,他們邊嗑邊就著茶喝,談興也越來越濃。我更喜歡的是葵瓜子或玫瑰瓜子,尤其後者帶著玫瑰的花香,光是含在嘴裡,就感覺到很滿足了。

外婆會賞給我們這些孩子不一樣的吃食,像是花生糖、芝麻交切片、南棗核桃糕以及桂花雪片糕等,這些都是外公的最愛,也是她特別從蘇州采芝齋買回來的。

想念中式點心

印象特別深刻的是孝感麻糖,它外觀像半橢圓形的梳子,有白芝麻跟黑芝麻兩種,是湖北的名產,口感脆實,要裝在鐵盒子裡以免受潮,一開蓋便香味撲鼻,不黏牙也不很甜,可惜現在已經吃不到了。

小時候最高級的零嘴要算是牛肉乾了,不過形狀可不像現在這樣大片,而是跟糖果一樣,如小指頭般大小的肉片用紙包好,再裝進一個袋子中,每袋裝不到十包,感覺特別珍貴。

說到澱粉類的零食花樣就多了,經常吃的有麻花、饊子、開口笑、沙其馬等,其中以饊子最特別,它是用和好的麵做成長條,再捲成麻花狀放進油鍋裡炸,講究的還會用麻油,它的口感比油條細膩,香郁酥脆,如果怕一邊吃一邊掉碎粒,也可以先包在烙餅中再食用。

桃酥的回憶

如餅乾類的中式小餅選擇也很多,最普遍的應該算桃酥了吧,我覺得在口感上這是最接近西洋曲奇餅(Cookies)的點心了。來自豬油的香稠滋味一點也不輸奶油。它又分大小兩種,大大的核桃酥直到現在都還是西門町蜂大咖啡的招牌。

不過我更偏愛鹹口味的小酥餅。以小桃酥來說,椒鹽口味就一直是我的首選。但是沾滿了白芝麻,味道單純直接的小芝麻餅更深得我心,小時候總是一個人就可以吃上一大袋。

來自廣東俗稱芝麻球的煎堆曾經在台灣很流行,在我上小學時街頭隨處可見,它跟賣臭豆腐的攤販一樣,都是當街起油鍋,現炸的總是特別香,然而急性子的我也總因而燙傷了嘴吧。

山東老鄉騎著腳踏車賣大餅饅頭豆沙包的場景已經見不到了,但是現在要想吃到這些麵點並不難,不過最令我懷念的則是來自上海的酒釀餅,它是用酒釀與老麵調和,酒香摻著麵香,越嚼越香。已經久違了數十年,那現在都還記得一清二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