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兩端

樵思林 2022/02/20 15:00 點閱 180511 次

(樵思林/作家)

鬧鐘沒響她就醒了,有什麼情緒在她心裡騷動著,使她再也睡不著了。

她翻了幾個身,嘆了口氣,終於決定放棄召喚睡神的徒勞努力,伸手按掉兀自啞著的鬧鐘,起床走進廚房,動手為仍沉睡中的先生及孩子準備早餐。

騷動的情緒慢慢凝固、成形,今晨的夢境也逐漸在她腦海裡浮現出隱隱約約的面貌。
她夢見了多年前的戀人M,他們交往了六年,其間的故事哀婉淒麗,「簡直可以寫好幾部小說了!」這是唯一瞭解其中曲折的好友之評語。

不過,也就像大多數哀婉曲折的愛情小說一樣,他們的戀情當然是以悲劇告終,從此天涯兩各。

然後,她成了K太太。

再然後,她在一成不變的婚姻生活中,發現自己再不復當年那個情感濃烈,面目鮮明的自己了。

她走到兩個孩子房裡,打開抽屜,選擇今天該給他們穿的衣服,一件件捻出來;接著挖起小兒子,把奶瓶塞進他嘴裡。

那邊房裡的鬧鐘響了,她聽見先生起床、進浴室,然後是沖馬桶的聲音。

她有時也曾懷疑過:難道這生就必須在如此日復一日的循環中度過了嗎?

雖然心裡的感傷氾濫起來,她還是手裡忙著安頓小兒子,然後開始幫依然睡得香甜的大兒子換起衣服來。

手上熟極而流地重覆著這些每天早上都要操作一遍的儀式,她一邊試圖在心中將清晨的夢境拼湊出較完整的樣貌,但再怎麼努力回想,M的面孔總還是模糊的,只有他帶來的情緒頑強地盤固在心裡,發酵著。

怎麼會這樣呢?!當初那個曾令她陷身在驚濤駭浪的翻騰情海,直至幾乎滅頂的M,如今卻竟然連他的面容都想不起來了!

她忍不住又一次自問:當初若嫁了M,現在的生活會是如何呢?

而在地球的另一端,M的太太翻身,按掉嗶嗶作響的鬧鐘,起身進廚房,開始為先生及孩子準備早餐。

當她轉身將吐司放進烤麵包機時,不自覺地嘆了口氣,為她一成不變卻又漸失溫度的婚姻生活,也為這又將開始的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