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公投、選舉只爭朝夕 哪管千秋?

醒報編輯部 2021/11/08 15:27 點閱 1592 次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在德國西線跟法國英國陷入了長期的壕溝戰(如圖),雙方投入了各式各樣的武器,機槍、毒氣、噴火器、飛機還有戰車,也因為這些武器讓衝鋒陷入無用武之地,長達了三年多的僵持,死傷高達數百萬人。

只爭朝夕 沒有遠見

兩邊的將軍絞盡腦汁的想要爭搶幾百公尺,付出的代價卻是巨大的殘廢跟軍費。這種徒勞無功的爭搶,彷彿就像今日的台灣公投與選舉,藍綠都在拼命動員,但是爭的是版面,噴的是口水,至於這些選舉代表的嚴肅意義,則少有人談起。

針對萊豬公投,行政院長蘇貞昌在質詢時說,CPTPP的11個會員國皆准許萊豬進口,台灣若不允許,不只美國會生氣,CPTPP會員國也會認為台灣不遵守國際規範,怎麼會讓台灣加入?這番話聽來義正嚴詞,但是有一個最大的問題,如果公投反萊豬沒過關,美國人不生氣了,台灣就一定能進CPTPP嗎?如果不能進怎麼辦?

這就是所謂的只爭朝夕。為了擋住萊豬公投,把美國人搬出來,至於萊豬進口等不等於叩關CPTPP成功,就等到那時再說吧!這種「不顧後果,只問現在」的邏輯,就是每次選舉都會聽到的:「先選上再說!」,就是這種文化,讓台灣選舉只有勝負,不見眼光。

只想罷免、無人替補

再說台中二選區的罷免剛剛結束,1月9日就要補選了。國民黨居然遲遲推不出人選,黨主席朱立倫還在說:候選人會以尊重地方為主。尊重地方當然是美事,不過之前國民黨對罷免勢在必得,怎麼會沒有想到罷免後要推誰出來參選呢?

倒不如說是現在的熱門人選顏寬恒爭議太多,國民黨不敢直接推選。顏家最新的爭議是被具名指控,顏寬恒的父親顏清標欠了六千萬元,居然脫產不還,長達十年。

六千萬元不是小數目,結果顏寬恒的回應竟是「不回應」,堂堂一個準備參選立委的人,居然對自己父親的欠債拒絕回應。這同樣也是只看眼前,毫無遠見的操作。國民黨當日只想到罷免,卻沒有準備參選的替補人選,現在看來實在諷刺。

另外,四大公投案大都從去年就醞釀,成案到投票長達一年以上。其實不論是發動方還是政府,都有很長的時間可以思考擘劃,可惜如今看到的反應,大多還是停留在口水糾纏。

小黨抬頭 人民是主

例如核四公投不只要談重啟,更應該談到台灣的整體能源政策,要重啟的不只是核四,而是核能到底在台灣能源中,是否有角色可以扮演?這也跟藻礁公投的三接方案有關,不只是環保,更牽涉到台灣的能源政策。

選舉常常是兩個爛蘋果當中挑一個,面對藍綠兩黨的賴皮戰術,往往選民只能搖頭嘆息。不過藍綠過去兩黨對峙的固定局面,並不是沒有機會打翻。如今小黨逐漸抬頭,有柯文哲的民眾黨、時代力量,還有基進黨等等,已經開始讓兩大黨受到掣肘。

民進黨曾經在2008年因為前總統陳水扁涉貪一蹶不振,被認為二十年不會再有機會,沒想到時至今日,已經能夠再度執政。但民主終究人民是主,政治人物不要搞錯情況,主客易位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