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1%a8%e5%88%8a%e9%a0%ad%e6%a2%9d_%e7%b6%93%e6%bf%9f%e5%ad%b8%e4%ba%bathe_economist

除了極右派,美國極左派的威脅也難纏(經濟學人 The Economist)

呂翔禾 2021/09/09 16:27 點閱 1578 次

The threat from the illiberal left

在過去250年以來,古典自由主義(小政府、市場經濟)為人類帶來無與倫比的進步,但現在卻如同而二戰前所面臨法西斯主義與共產主義的挑戰一般,要面對川普主義的威脅:他們接納異見的容忍度低,比起民眾更相信暴力能解決問題,至今很多人仍認為,川普2020年的勝利是被拜登偷走的。

不過還有一種融入美國自由派的「極左派」也是值得注意的威脅,這個現象在名校出身的菁英畢業生更明顯,他們的不安全感很高,過份執著於替受壓迫的團體尋求正義。雖然極左派與古典自由主義的很多要求是相同的:雙方都注重平等、對於權威質疑,並期望改變能帶動社會進步。

可是古典自由派認為,進步的方向不能由政府主導,必須由下至上的推動,而極左派希望政府透過積極干涉,真正將種族、性別與各階級的干擾消除。

雙方意識形態的不同帶來的影響很深,有極左派甚至認為,如果色盲檢驗出來的結果會因為種族而有差異,也會是種族歧視。

但社會發展是全面性的,必須兼顧經濟成長、社會福利、犯罪、環境與國安,政策不能因為看似讓特定團體獲利而受評判。極左派持續強調菁英的惡,以及市場機制的失衡是不理性的,且極左派也出現川普主義那種無法容忍異見的傾向,好像不認同他們的主張就是壓迫受害者。

經濟學家傅利曼曾說過,如果將平等置於自由前,兩者難以兼得。極左派認為自己能夠拯救受壓迫的群體,但他們拯救的方式最終看來,卻與極右派的奧班、普丁政府,還有陷入混亂的古巴、委內瑞拉無異,且壓迫看來非弱勢團體的自由,難道就不是不公義的表現?

因此,人類不只要注意川普為首的極右派,包裹在自由派裡、過度忽略集體利益的極左派,對於人類文明的延續也是嚴重的威脅。古典自由主義者必須再次挺身而出,不能讓輿論充滿極端的言論,讓自由主義再次帶領人類進步。

https://www.economist.com/leaders/2021/09/04/the-threat-from-the-illiberal-left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