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41f089-0e80-4266-b6edcb658a24ffa7_source

古人類進化 來自族群融合(科學人 Scientific American)

林志怡 2021/09/08 14:16 點閱 1418 次

How Scientists Discovered the Staggering Complexity of Human Evolution

每個人的身上都有古人類的 DNA!科學家透過 DNA 解析並揭露現代智人與古人類的關聯,發現古人類之間不只有以往認知一脈相傳的演化關係,更在數百萬年透過生物性的族群融合,獲得更多樣的能力,其中現代智人的部分免疫基因來自尼安德塔人,適應高海拔生活的能力則來自丹尼索瓦人。

過去科學家以為,智人與尼安德塔人、直立人、丹尼索瓦人存在著演化關係,在新物種出現時,會導致舊族群的滅絕,族群與族群間並不存在交配或其他文化往來,也認為人類的大腦體積擴張是從未倒退過的大趨勢、腦殼體積較大的越接近現代人類,更相信人類一定來自於一個共同祖先。

但近年科學家透過基因檢驗發現了許多顛覆性的事實,使古人類學家重建人類進化的時間軸與模式,且以往發現的許多古人類骸骨,包括號稱人類始祖的露西等,很可能根本不是智人的直系祖先,而是在進化路上受滅絕的其他物種。

以大腦進化過程為例,人類在進化過程中,讓大腦的體積增加了兩倍有餘,但此一變化集中發生在過去的 200 萬年間,而且是透過一個循環性的機制進行的:因使用器物的技術進步,讓人類更容易取得營養食物,回頭更精進現有技術,接著再得到食物、一直進化下去,發展其他層級更高的認知能力。

當循環中有環節缺失時,人類的大腦可能會走上回頭路、體積逐漸減少,如被暱稱為「哈比人」的佛羅勒斯人,曾經生活在印尼的同名小島上,當地有限的食物與空間使他們比其演化前、後的物種都來得嬌小,腦部體積也相對縮水,但仍具有獵捕、使用器具的能力。

換言之,人類進化並不是單向道,而是充滿了叉路、迴轉機會的複雜道路。有時人類演化會落入迴轉道,讓部分功能退化、時機適當時才重新發展,尼安德塔人、直立人、丹尼索瓦人可以視為繞入迴轉道、卻沒能成功在演化路上,重新回到前進道路上的物種,甚至可能是來自另一條複雜演化道路上的生物。

此外,科學家透過 DNA 分析發現,智人的基因中,其實包含了一些尼安德塔人與丹尼索瓦人的 DNA 結構,足以作為智人曾在遙遠過去與前述人種交配的證據。

在此過程中,尼安德塔人提供了智人免疫基因、抵禦在歐亞大陸遇到的新病原體;丹尼索瓦人則提供了適應高海拔的基因。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how-scientists-discovered-the-staggering-complexity-of-human-evolution/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