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ab%98%e9%90%b5%e5%bb%b6%e4%bc%b8%e5%ae%9c%e8%98%ad%e6%9c%83%e6%a0%b9%e6%9c%ac%e5%9c%b0%e6%94%b9%e8%ae%8a%e5%ae%9c%e8%98%ad%e7%9a%84%e7%99%bc%e5%b1%95%e9%9d%a2%e8%b2%8c%ef%bc%8c%e4%b9%9f%e6%98%af%e9%87%8d%e5%a4%a7%e7%9a%84%e7%99%be%e5%b9%b4%e5%bb%ba%e8%a8%ad%e3%80%82(tvbs%e9%9b%bb%e8%a6%96%e6%88%aa%e5%9c%96)

新市鎮TOD豈能一錯再錯?—談宜蘭高鐵選址

醒報編輯部 2021/08/23 14:35 點閱 3158 次

(作者李守正/前宜蘭縣工商發展投資策進會擔任總幹事)

30年前,我曾在國家政策研究中心(張榮發基金會)擔任政策研究員,中心出版的叢書封底都有這麼一句話:「錯誤的政策決定,可能帶給國家與人民無窮的災難」的確,初出校園的我跟隨學術界前輩們,念茲在茲就是守住這句話;我們希望能為政府多看守一些、多保守一些,能讓政策更周全些,能實現它的政策目的,造更多人民的福。

新市鎮TOD一錯再錯

但是,30年後,我卻得眼睜睜地看著錯誤的政策在發生!公共工程是為了便利與提升人民生活的產品,應該便利人民生活,不能搞工程拜物教!新市鎮TOD已經實驗20餘年,經證實是失敗的公共建設模式。

高鐵延伸宜蘭如同日治時期闢建鐵路宜蘭線一樣,它會根本地改變宜蘭的發展面貌,這是重大的百年建設,理當造最多數縣民與未來行旅者的福祉,而不是政策試驗場,特別是再次為失敗的政策作驗證!

如果時序回到1995、1996年,回到興建台灣高鐵車站將如何開發的年代上,我不會講現在的話,我也不去議論當年支持軌道「新市鎮TOD」政策的人有錯。

不從歷史學教訓?

但是,現在還在支持「新市鎮TOD」,還在妄想開發新市鎮的人,十足地包藏禍心,因為我不知道他們心裏頭真的想幹什麼;因為任何主張科學理性決策的人,不會再提出這樣粗製濫造的政策規劃,甚至以「不要爭議」來要挾宜蘭縣民。

TOD本來就有多種發展策略,作好人流串聯的「舊場站更新TOD」是其一,如台北車站、松山、南港站都是,發展「新市鎮TOD」也是。現在,20餘年過去了,舊場站更新TOD周邊都收到改善的效益,但是,做新市鎮TOD呢?從高鐵一路南下,高鐵桃園、新竹、台中、嘉義、台南各站,那一個TOD是成功的?哪來的新市鎮?這不是失敗的政策什麼才是失敗的政策?

新市鎮無一成功

如今,這樣的失敗新市鎮TOD政策還要在宜蘭複製一場,你能不心急嗎?宜蘭人等了二代人才有耗資千億元的重大國家建設在宜蘭發生,這些白花花的國家資源將要進行無效率的投注,你能不焦慮嗎?特別是,資源錯置將使宜蘭的永續發展陷入一種荒謬的田地,你能不憤怒嗎?

我曾有幸與黃玉霖前政次前來宜蘭(2019年10月21日)說明交通部將決策高鐵延伸宜蘭設站。

席間,黃政次明確轉達林佳龍前部長的要求:第一、「要快」,盡量減少爭議,爭取盡早通過環評,盡早施工建成,盡早造福宜蘭縣民;

應以台鐵宜蘭站為首選

其二、20年餘年來,軌道「新市鎮TOD」政策已然宣告失敗,桃園、新竹、台中等都是不成功的案例,高鐵宜蘭設站應改弦易轍,學習這10餘年間歐、美、日等國經驗,採人流串聯的「舊場站更新TOD」策略,如此一來爭議最小,並以台鐵宜蘭站為首選。

黃前政次熟悉宜蘭,自有其審慎的論斷與考量。高鐵延伸宜蘭,是改變宜蘭發展的百年重大建設,它的定址,亦必將決定宜蘭未來的發展風貌。

是故,符合較多數宜蘭人需求當是決策原則之一,如此一來,地理考量點不外以平原中心地帶及較大人口聚落為依歸,則宜蘭或羅東或二者之間當為首選,而考量場站更新與發展腹地,宜蘭站優於羅東站亦是明確的事實。黃政次之言,自有依據。

解決北宜直鐵僵局

特別是,高鐵延伸宜蘭,一開始源自林佳龍前部長對宜蘭的支持與善意,他既要解決北宜直鐵僵局,也尋求不要掉入繁複的國家重大公共建設評估程序。

是以,「高鐵延伸宜蘭」是以100年經建會函覆行政院交議「臺鐵宜蘭線及北迴線改善方案先期規劃—臺鐵南港至花蓮提速改善計畫可行性研究」,經建會召集各有關部會舉開研商會議後,依會議結論 [說明項二之(三)] 之要求:

「交通部從公共運輸與整合運具規劃難度,審慎考量速度提升、公共運輸量達成、運具分派、地方發展、環境影響、財務分析、觀光發展及益本分析等因素,整體分析本計畫各項可能方案,並應通過環境影響評估,綜合考量可行後,再提綜合規劃報告,循行政程序報院核定」,據以提出北宜高鐵為解決方案送院。

如此一來,「高鐵伸延宜蘭」才有依據,跳開國家重大公共建設從提出計畫構想到可行性研究(至少二年時間),直接從行政院核定可行性研究,到進行綜合規畫報告階段。

高鐵伸延宜蘭理當在原政策旨意下被執行,它的原初本意就是為了便捷北宜交通,縮短行車時間,而不是讓你搞一個區段徵收400公頃的新市鎮!

交通幫陰魂重現?

令人遺憾,行政院執事高層執意以「新市鎮TOD」開發模式,令人不無有「交通幫」陰魂重現之感。

軌道建設主要多採「新市鎮TOD」策略是在郝伯村擔任行政院長時期定調的,當時亦有主張採「舊場站更新TOD」模式(如台北站、南港站)。20餘年前,台灣人口增長、中國對台經濟磁吸效應的影響尚未具體明顯,新市鎮或舊場站更新的開發策略孰優孰劣尚屬見人見智。

但是,20餘年後的今日,實踐證明,軌道「新市鎮TOD」開發策略不成功且不可行已是顯而易見的事實。

文化遺址與民宅被拆除

同時,在台灣人口總量早已於2018年開始反轉,我們的重大國政課題應轉向如何為日益老化的國人取得周全的照顧下,高鐵延伸宜蘭設站四城的政策論述顯見輕率且枉顧現實;因為它無中生有地無視現實要投入大量資源去搞新市鎮、它無視地方生活人文歷史紋理,以為新場站就能吸引人口聚落。

更令人驚心的是,近400公頃新市鎮地塊內還有葛瑪蘭人文化遺址(傌僯遺址)就在上面,也要拆掉近600棟民宅,「未見其利,已受其害」,這是宣言代表農民工人智識分子中產階段的民進黨可以幹的事嗎?

錯誤決策帶來災難

錯誤決策不僅虛耗千億元投資,也將扭曲宜蘭人與未來數千萬人次行旅者的生活面貌與時間利用。因為:

其一、它粗暴地傷害宜蘭人的生活,不經任何討論,百年宜蘭站竟被取代。

其二、交通部三鐵共構的美好規劃將蕩然無存,原本在宜蘭站即可便捷完成的三鐵共構(高鐵、東部快鐵與台鐵宜蘭線)轉乘,將被迫如現在的高鐵台南站一樣,必須換搭列車離站轉乘才能完成旅行目的。

其三、建城200年的宜蘭市將永無都市更新的可能,而原本它可藉由高鐵設站進行都市更新,重塑現代都市新活力!

如果民主政治發展到人民對重大建設都已無法表示意見,這將宣告這個民主政治即將死亡!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