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a5%b3%e6%ac%8a%e4%ba%ba%e5%a3%ab%e5%b0%8d%e6%96%bc%e5%a1%94%e5%88%a9%e7%8f%ad%e6%8e%8c%e6%ac%8a%e4%b8%8b%e7%9a%84%e6%9c%aa%e4%be%86%e7%9c%8b%e6%b3%95%e5%85%a9%e6%a5%b5%e3%80%82%ef%bc%88photo_by_dvidshub_on_flickr_under_cc2.0%ef%bc%89

困獸猶鬥! 阿富汗女權人士堅持抗爭

林志怡 2021/08/19 16:17 點閱 2870 次
女權人士對於塔利班掌權下的未來看法兩極。(Photo by DVIDSHUB on Flickr under CC2.0)
女權人士對於塔利班掌權下的未來看法兩極。(Photo by DVIDSHUB on Flickr under CC2.0)

【台灣醒報記者林志怡綜合報導】女性與塔利班還有溝通的可能嗎?塔利班在 20 年前嚴守伊斯蘭教法,拒絕讓女性工作、獨自外出,遑論透過社會運動表達自己的意見。如今塔利班雖積極對外界展現出溫和、開明的形象,但卻將電視台女性記者與工作人員全數停職,並要求各家對未婚女性造冊,準備許配給組織下的聖戰士,加上其 20 年前曾有以嚴格的伊斯蘭法壓迫女性的前科,阿富汗女性已陷入恐慌。

女性持續抗爭

賈法莉在塔利班佔領喀布爾前幾天就接受了外媒專訪,據 iNews 報導,她說,「我正在等著塔利班找到我、然後殺了像我這樣的人」,賈法莉認為自己已無處可去、也不願意拋棄自己的家人獨自流亡,只能堅信年輕人能透過社交軟體,知道她的故事,並決心與塔利班對抗,「我相信這個國家(阿富汗)還有未來。」

外界擔憂阿富汗阿富汗女權將因塔利班而倒退 20 年,對於近年受到現代教育的新阿富汗女性來說,社會倒退顯然難以接受。因此,三個月前離開阿富汗、前往印度的阿富汗婦女權利活動家威達·薩格里對紐約時報說,她目前已收容了另外三名女權運動人士。

薩格里呼籲阿富汗女性以和平而有力的方式,抵制塔利班的限制,「塔利班從未見過或經歷過這麼大量女性現身職場與校園,所以我們必須抵制他們,繼續去上班和上學,女人不能屈服!」

抱持希望 嘗試溝通

另一名阿富汗女權人士馬布巴·塞拉吉則對今日印度泣訴,「讓我們活下去,我們只想活著!我們只想安然無恙地過日子,我們只想做好我們的工作,我們只是想學習,求你們(世界各國與塔利班)不要摧毀一切」,她亦說,阿富汗已經受夠了內戰,希望各方都不要再引發衝突,更對西方各國拋棄阿富汗的行為表示失望與憤怒。

然而,BBC報導進一步指出,塞拉吉準備動身回到阿富汗,並嘗試與塔利班展開合作,使這些伊斯蘭教激進份子對於女性議題有所改觀。她說,「我真正希望的是,我們至少可以和塔利班好好的坐在會議桌前談談,如果他們是聰明人,他們會知道阿富汗女性可以帶來多少寶貴的資源。」

相對於其他女權運動者對於塔利班表達的憤怒與恐懼,塞拉吉說,「我並不害怕塔利班,而我現在也不能向恐懼屈服。」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