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9b%96%e7%84%b6%e9%81%ad%e9%81%87%e9%95%b7%e8%b3%9c%e8%99%9f%e8%b2%a8%e8%bc%aa%e5%8d%a1%e9%97%9c%e4%ba%8b%e4%bb%b6%ef%bc%8c%e4%bd%86%e5%9f%83%e5%8f%8a%e8%98%87%e4%bc%8a%e5%a3%ab%e9%81%8b%e6%b2%b3%e7%9a%84%e7%87%9f%e6%94%b6%e4%bb%8d%e5%9b%a0%e7%96%ab%e6%83%85%e5%89%b5%e4%b8%8b%e6%ad%b7%e5%8f%b2%e6%96%b0%e9%ab%98%e3%80%82%ef%bc%88photo_by_panoramio_on_wikimedia_under_cc_3.0%ef%bc%89

被卡6天也不怕 蘇伊士營收仍創新高

呂翔禾 2021/07/12 15:06 點閱 2947 次
雖然遭遇長賜號貨輪卡關事件,但埃及蘇伊士運河的營收仍因疫情創下歷史新高。(Photo by panoramio on Wikimedia under CC 3.0)
雖然遭遇長賜號貨輪卡關事件,但埃及蘇伊士運河的營收仍因疫情創下歷史新高。(Photo by panoramio on Wikimedia under CC 3.0)

【台灣醒報記者呂翔禾綜合報導】雖然被長賜號貨輪卡住6天,但蘇伊士運河的營收仍創下歷史新高,主要是因疫情讓航運業更加發達,雖然長賜號卡關事件造成的損失不小,對於整體收益的影響卻沒有想像中大。蘇伊士運河自古以來就是重要航運關口,二戰前由英國掌握,後來被埃及國有化收回經營權。

根據《半島電視台》報導,埃及官方11日宣布,蘇伊士運河去年6月到今年6月的通關營收創下歷史新高,來到了58.4億美元,比上一季度的57.2億美元成長2.2%。運河管理局主任雷比表示,雖然運河通行面臨了一些挑戰,但後續收入回復得很快,因此影響沒有想像中大。

他指的就是在今年3月底時,貨輪長賜號在蘇伊士運河擱淺的意外,整整6天多的時間,讓運河管理局每天要付出1500萬美元的代價。不過運河管理局也指出,今年這6個月的船隻通行量達到9763艘,還比去年同期多2%;2020年超過1.9萬艘船通過蘇伊士運河,平均每天超過50艘。

不過針對長賜號的卡關造成全球10%航運受到阻礙,近日埃及才與長賜號的日本籍雇主達成和解協議,將扣留的長賜號放走。《埃及獨立報》提到,上半年的營收也比去年同期成長8.6%,達到30億美元,羅比也感謝管理局員工迅速將長賜號事件處理完畢,將損害控制到最小。

蘇伊士運河自古以來就是亞、非重要的海運樞紐,在第2次世界大戰前都是由殖民埃及的英國掌握這個重要的關口,但在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危機中,埃及將運河收歸國有,英國無力收復下只好撤出埃及。這也是英國百年殖民體系的衰退象徵,此後世界便進入美蘇兩強的冷戰對峙局面。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