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62542-befunky-collage-10_cover_1200x800

〈有鳳來影〉美麗與殘酷的寓言─疫情下的《鹿角男孩》

胡幼鳳 / 前台北電影節總監、楊士琪紀念獎主委 2021/06/15 10:17 點閱 3481 次

COVID-19如世紀瘟疫改變了世界,當歐美國家用盡心思鼓勵人民去打疫苗之際,我們的新聞卻天天在吵誰和誰偷打了疫苗,這種荒謬感令人生厭。

疫情下好療癒

看到Netflix的新影集《鹿角男孩》令我眼睛為之一亮,在這齣美麗與殘酷並存的末世寓言中,人性的良善才是逃出生天的解方。推薦給那些居家辦公快被孩子逼到精神崩潰的爸媽,和孩子一起看這部影集,是很有療癒功效的。

《鹿角男孩》改編自加拿大漫畫家傑夫諾米雷2009年創作的暗黑童話「SWEET TOOTH」,故事描寫一種被命名為H5N9的末世病毒帶來全球「大崩潰」時期,人類面臨滅絕之禍,科學家尋求疫苗解方,卻因實驗室病毒外洩,後來很多新生兒都是半獸人,或長了鹿角、豬鼻、毛蹄,因與病毒掛鉤,成為人類撲殺與誘捕的對象。

AA

長有鹿角的男嬰

故事一開始是由一名男子理查帶著長有鹿角的男嬰逃往黃石公園的森林隱居,理查以自己手繪的故事本教導男童格斯長大,並三申五令不可逾越鐵絲網柵欄,聽到人聲就要立刻閃躲,絕不可與外面的壞人接觸。

造型非常可愛的格斯,從小在山林間長大,把理查當父親,幻想母鹿是他的母親,格斯喜歡父親為他由楓樹淬取的楓糖,嗜甜如命,這成為他的特色與弱點。

理查意外猝死,格斯由遺物中發現一張照片即認定是他的母親,決心越過柵欄踏上尋母之路,他聽力和嗅覺絕佳,能在數里外聞聲辨味,但終究未經世事,屢次歷險,卻都能猶如<湯姆歷險記>般闖關且逢凶化吉。

患難見真情

這部原本暗黑暴力的童話改編成影集,畫面優美充滿奇幻色彩,劇情巧妙反應當前的疫情。有溫韾感人的一面,例如格斯與萍水相逢的前橄欖球員「大個子」的患難真情,也有殘酷荒謬反諷的一面,例如兩個全副防護裝備在街上噴消毒水的清潔人員,因其中一人拿下口罩抽煙,兩人反目大打出手,還扯下對方的口罩,令人聯想每天在報導的口罩糾紛。

鄰居家舉行派對,大家怕被懷疑是染疫者不敢不露面,派對中有人顯露病徵(尾指顫抖),眾人立即合力綑綁他,放火焚屋,還在屋外合唱「驪歌」,歌頌友情偉大,相當荒謬諷刺。

AA

激發人性的良善

故事人物兵分數路,持正反對立面的,包括要撲殺半獸人的「最後人類」,保護半獸人的「動物軍團」和隱身在動物園的「半獸人收容所」。在灰色地帶的,包括妻子染疫不得不違背良心,展開以半獸人作不人道疫苗的醫生阿迪。這些人物看似不相干,但在第八集(第一季的完結篇)串連起來,禍福相倚,也顯示高壓下人性的良善同時被激發。

劇情顛覆文明定義、跨越種族,也反應了世紀瘟疫的現況。領導「動物軍團」的少女小熊道出「我討厭大人,地球因大人為一己之私,毀滅了地球。」猶如瑞典的環保少女葛麗泰桑柏格在聯合國對各國領袖發表反地球暖化的演說時,大聲指責大人們「Shame on you!」

詹姆斯布洛林的旁白則道盡疫情下人性的反思。例如「世界分崩離析之際,反是令家人更親近之時。」、「理應讓我們團結的,反而令我們分裂」

活下去面對未來

全球在不斷變異的變種病毒威脅下,打了疫苗也不能完全保護我們不染疫,打了疫苗反而病逝的不只一樁,居高不下的死亡率令人心驚,自由的好日子回不去了,但要怎樣活下去面對未來,才是該深思的。

我一點都不在乎誰有特權先打了疫苗,我沒有被剝奪感,我覺得我們只是同在一個全球的大實驗室中,考驗自己的免疫力、自律以及良善。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