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_by_president_joe_biden_on_facebook)

美召集氣候峰會 大國振奮紛加碼紛減碳(20210426環境論壇-汪中和、賈新興)

醒報編輯 2021/04/28 20:08 點閱 16588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汪中和(中研院地球科學所兼任研究員)
賈新興(台灣整合防災工程公司總監)
文字整理:呂翔禾、竇興韻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氣候界最近發生了重大事件,就是美國新任總統拜登召集全球氣候變遷的領導人舉行視訊會議,4月22日的氣候峰會中,大家都很振奮,因為如果是川普當選總統,絕對沒有此時此刻。

拜登當選總統後,不但改變過去美國退出氣候變遷協議,相反的,他積極倡議會議,希望世界的領導人都能集思廣益,以致產生一些相當不錯的結論或是共識,請汪老師幫我們說明一下。

各國加碼減碳

汪中和:這個會議其實是2015年巴黎氣候峰會以後,最讓我們期待的氣候會議。全球有幾十個國家的領袖能夠聚在一起,來自美國登高一呼。我們就看到美國過去領導的地位又回來了。自從拜登主政以後,不但是回到了巴黎氣候協議的陣營,他還主動召集主辦這一次的氣候峰會。

一個認真負責的美國,其實對全世界在面對氣候暖化的挑戰是非常重要的。其次,在這次會議裡面,我們發現像一個大拍賣一樣,大家都在會議裡面,努力的說我們要減碳,而且減碳的程度都在不斷的加碼,這一點是過去很難看到的。

這次因為美國非常積極,所以它的盟國在這方面也相當的配合。可以看到,有許多國家都加碼要在2030年的時候,要做好更多的減碳工作。

看中期目標

這次的峰會主要是看2030年的中期目標,我們看到有很多國家都願意加碼,提前達到他們過去期望的目標,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正面的現象。另外,這次拜登在這氣候峰會裡面附帶提出非常好的亮點,就是願意承擔「綠色氣候基金」。

因為拜登說,他願意把美國應該負擔的部分放進去,這在上一任的川普政府是完全想不到的。其實綠色氣候基金是巴黎氣候協議裡面,唯一到目前為此沒有擺平的。未來希望藉著拜登政府的積極主動參與,在今年年底英國格拉斯哥的COP26氣候峰會,這個議題能夠得到完美的解決。

問:剛剛聽到汪教授這麼一說,覺得好振奮,美國人不但出力還出錢,這樣的話就比較有機會達到目標。不過,我特別注意到這次參加會議的40個國家裡面,大概有20個國家是大排碳國,也有十幾個國家是屬於氣候問題多的不得了的弱勢國家,像牙買加、菲律賓、孟加拉等等。

所以,在這些國家彼此之間開會的時候,那些大的排碳國應該也提出了一些加碼,與想要減碳的做法。另外,那些氣候脆弱度比較高的國家,他們又如何來因應?

脆弱國家需幫助

汪中和:他們當然希望大國的加碼、綠色氣候基金的投入能夠幫助他們。一是氣候暖化的腳步可以減緩,二是可以幫助他們在基礎建設、防災因應方面有具體的協助,讓這些國家能夠抵抗氣候變遷,然後能夠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衝擊裡面,不但能夠挺得住,還能夠繼續發展。

不但是要有防災的建設,他們也需要有能源轉型、綠色的建設。所以這一部分,我覺得是這些小國參與氣候峰會盼望最大的目標,他們雖然不能夠全部獲得,但是至少得到他們希望看到的結果。

問:請教汪老師,現在最主要的排碳國應該是美國跟中國,日本算嗎?

大排碳國

汪中和:日本不是主要的角色。第一大當然是中國,但是中國已經說在2030年的時候才會碳達峰,所以2030年以前,中國是不會有碳排放減少的趨勢。最重要的第二名是美國,美國願意加入,再加上英國、歐盟。

美國要減排55%,是以2005年當作基準,歐巴馬時代是百分之26到28,拜登時代要求到達百分之50到52,這是很大膽的嘗試。對美國來說,當然是非常重要的宣示,但是對他未來的衝擊也非常的大,因為只有不到十年的時間。

問:所以這裡面會牽涉到全世界主要的領袖,不管是習近平、菅義偉,包括普丁?

汪中和:俄羅斯每一個集會都有參加,但是沒有承諾要做。不過,俄羅斯之前就已經宣示,他在2030年的時候要比他在1996年的碳排要減少百分之30。他也做了一個相當的承諾。因為2030年的時候,中國大陸是還沒有辦法減碳的。

問:我們請教一下賈博士,這樣可以說是大翻轉的現象?

賈新興:確實這是個非常令人振奮的消息。看到美國重新振臂疾呼,很多的盟友都加入行列。從美國這次的策略來看,包括白宮最後有一些聲明出來,可以看見拜登的外交新政裡,把氣候放在很重要的議題上。

轉型很重要

對於那些比較脆弱的國家他們怎麼幫?除了透過綠色基金來資助他們以外,在各方面都希望有一些轉型才能夠達到近零排放,第一個當然是再生能源,第二個是交通、運輸的轉型,第三個則是IT的機械基礎建設、農業的轉型。

所以他們也承諾,除了美國本身要在這幾大領域裡面,保有美國人的創新跟競爭力以外,對於其他國家要發展綠能、能源與交通運輸的轉型、農業的轉型等等,也願意透過各方面的合作,來支持這些國家轉型。

我看到這些報導,其實在拜登的外交政策裡面,「氣候」是很重要的核心議題,在這減碳的舞台上,我覺得至少是令人振奮的好的開始。

問:其實減碳不是一件開心的事,而是痛苦的事,承諾可以講很快也很容易,但真的回到自己的國家,要怎樣減碳?問一下汪教授,到底要從哪裡著手?才能夠真正達到他們所承諾的減碳?雖然這也是全國人的工作,但是怎麼樣能夠下第一刀?

畢竟在得到減碳的好處之前是受苦,短時間內是看不到減碳優點的;反而是別人在減碳,我們多排碳就可以賺很多錢。(笑)要減碳又不能賺錢,經濟發展怎麼辦?

陣痛期開創商機

汪中和:這是現在一定要去面對的陣痛期,如果不經歷這個時期,人類就沒有未來。這次拜登願意登高一呼,全球幾個重要的排碳大國也都願意加碼承諾減碳,就可以知道,未來十年我們所要經歷的重大變革,不論是經濟、能源還是交通方面,都會有大幅度的改變。

改變的衝擊當然很大,但是有新的東西馬上就會崛起,也會帶來更多的商機、創造更多的機會。

問:像是電動車?

汪中和:電動車是其中一個,另外還有新能源、綠色建設及儲能技術,其實都是最新、最需要擴展的商機,能抓到就有未來,就看大家能不能把握機會。

另外更重要的是,未來十年,我們所要經歷的轉變,已經是大到人類過去從來沒有碰到過的。把氣候變遷當作全人類共同要去面對的戰爭,也是我們共同的敵人,即使全力去應對,還不一定能夠達到效果。

就像剛才主持人說,現在只是聽其言,當然還要觀後效,如果各國還只是嘴上講講,而實際上彼此之間還有衝突、分裂、鬥爭,那這個工作就永遠做不好。

問:感謝汪老師剛剛給我們一個想法,節能減碳不是只有痛苦,而是也有商機的,包括電動車、新能源、儲能設備等產業,創造了好機會,如果能夠先馳得點,趕快去投入那個行業,說不定能「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政府、企業須鼓勵

賈新興:對,怎麼樣辛苦就會有怎麼樣的收穫。這個痛一定要去面對,不然我們的下一代、下下一代,他們將面臨搞成一團混亂的世界。

另外,轉型是痛苦的,過去的工作習慣轉變必然是痛苦的,可是又帶來新的不一樣的利益。在減碳的過程中必然是非常痛的,只是在這過程當中,除了剛汪老師講的那些商機以外,像美國特斯拉的馬斯克,願意以企業的身分來獎勵新創科學,讓創造發明上有一些突破;例如「碳捕捉」以及「碳封存」,讓存在大氣當中或被排放出來的二氧化碳能夠被捕捉、儲存起來。

這種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減碳的科學技術發展,實在是需要透過企業或政府的獎勵及資助,讓更多年輕人、科學家運用創意,解決地球上所有人類共同的敵人:氣候變遷、全球暖化,讓大家可以一起合作。

問:太好了,我想這是個很好的結論。既然美國召開的氣候峰會已經結束,各國都做了美好的承諾,下一步就是全世界的智者、科學家甚至各行各業的人,都來比賽,看誰有辦法找出更多減碳的方法,給全世界來應用,利用人類的智慧找出一些解決方案。非常謝謝兩位專家學者提供寶貴意見。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