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96%ab%e6%83%85%e5%90%84%e5%9c%8b%e8%bb%8a%e7%94%a8%e6%99%b6%e7%89%87%e8%8d%92%ef%bc%8c%e7%be%8e%e5%9c%8b%e3%80%81%e6%97%a5%e6%9c%ac%e3%80%81%e5%be%b7%e5%9c%8b%e3%80%81%e4%b8%ad%e5%9c%8b%e7%b4%9b%e7%b4%9b%e8%a6%ac%e8%a6%a6%e5%8f%b0%e7%a9%8d%e9%9b%bb%e9%80%99%e5%a1%8a%e5%a4%a7%e9%a4%85%e3%80%82(%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晶片荒大國覬覦 台積電如何偏安?(20210209財金論壇─林火燈、龔天行)

醒報編輯部 2021/02/17 09:19 點閱 17230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林火燈(前證交所總經理、福邦證券董事長)
龔天行 (前富邦金控總經理、台大管理學院兼任教授)
記錄與整理:呂翔禾

問:今天要談近期非常熱門的話題就是台積電。過去這段時間,台積電的股票不斷飆漲,成為疫情期間台灣的護國神山,也讓我們非常驕傲,台積電背後主要是國際投資者,股市獲利的也多為外國人。

另外,近期發生車用晶片荒,各國紛向台積電施壓,台積電真的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因為握有研發晶片的尖端技術,幾乎左右德國車廠的興衰,以致德國政府要透過經濟部向台積電喊話,這是我們過去都沒有想過的。台灣的企業竟然可產生蝴蝶效應,影響到遙遠的歐美國家,左右工業大國的產業供需狀況。

先請龔教授跟我們談一下,你怎麼看就台灣小國寡民,卻有這麼會生金蛋的雞,也被各方勢力覬覦。我們一則以喜,一則以憂,該怎麼樣來面對?

市值前十、台灣驕傲

龔天行:雖然「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但我們還是很高興手上有這麼一塊寶玉。也不禁佩服前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的遠見與膽識,選擇了當時很冷門的積體電路行業,現在成為全球不可或缺的企業。很高興台灣有這麼值得驕傲的公司。

台積電算是全世界晶圓半導體產業的龍頭,全世界目前前十大的市值的公司,台積電已經是名列其中,以台灣這麼一個狹小的國家,有這樣子的高規格的商業模式以及晶圓代工,真的很不簡單。

政治不應介入經營

剛才社長有提到,德國透過台灣的經濟部,希望台積電能加速車用晶片的供應。我認為經濟部可以轉達這樣子的訊息,但不應該過分介入台積電公司的經營。從另一個方面想,台積電為什麼不能夠滿足車用晶片的下單的需要,是不是有業務方面的考量?

或許是因為跟別的廠商已經有簽約關係,沒辦法把產能挪出來給車用晶片使用。又或者車用晶片的利潤不如其他生產線的產值高。在這種情況之下,要用非經濟的因素去壓迫台積電來滿足政治上面的需要,我想這不應該是一個強調自由市場經濟的國家所該做的事情。

當然,經濟部轉達德國車用廠商的需求是可以的。但我認為,經濟部不應該介入台積電的自主經營,不單是台積電,也包括其他台灣的晶圓半導體代工廠商都應該如此。

問:謝謝龔教授提醒,政府對於我們的產業應該多保護,或者是讓他們能夠自主發展,但就現實面來講上,今天如果是美國、日本開口要求呢?

台積電優勢將趨緩

林火燈:以目前台灣政治的處境來看,我覺得,面對這些大國,不管是美國、中國、歐盟,從政治立場來影響台積電生產的機會不大,所以應該是要回歸產業面。目前台積電幾乎是全球獨霸的局面,但我個人認為,這樣的情況不可能持續十年、二十年,現階段各國缺貨需要台積電的現象,可能只會維持個兩到三年。

因為這次的事件,美國、中國、日本與歐盟一定都會意識到產業的缺陷要如何去補齊,所以紛紛要求台積電到境內設廠,像美國要求台積電到亞利桑那設廠。另外,這些國家也會開始重視,過去把製造業都放到海外到底對不對?

本來台積電有個大利多,英特爾有可能把七奈米、五奈米的晶片都放掉給台積電做,但最後新的CEO還是決定要自己做。

我猜中國也會是如此。所以現在台積電全球獨霸,供不應求的緊張局面,在兩三年後應該會趨緩,但我的意思不是說,台積電的優勢只有未來的兩、三年,很多業界專家都表示台積電在半導體上領先其他國家有十年,甚至更長,不得不佩服台積電的前輩們當時的遠見。

專注作代工

台積電為什麼現在這麼成功?第一個就是專注做代工,不會因為自己的技術優勢,就想去跟上游的合作夥伴競爭,將所有心力投注在技術研發,所以當各國開始意識到苗頭不對,開始要做五奈米、三奈米晶片的時候,台積電早就把設備都汰換掉,再投資下一個新製程,等於在設備上幾乎零成本,跟對方做競爭。

所以他技術領先的優勢是在的,我覺得就全球的產業鏈來說,也會比較健康。台灣不是大國,我們沒有能力去應付那麼複雜的局面。所以如果純粹以業界技術的領先來看,有相當大的優勢,但絕對不是獨霸,反而這樣對台灣、台積電來說更健康。

減少政治考量

龔天行:我想補充一下。其實在國際政治錯綜複雜的局面之下,台灣又身處在東、西方兩大陣營,非常敏感的地位所在。我覺得可能最好的方式是,我們就是做我們該做的,不要去考慮政治,或是利用台積電的優勢換取政治上的果實。這種事情是危險、風險高的。

台積電身為企業來說,當然是以賺取利潤為最主要的目標,我們就讓他好好的去賺取他該賺的錢,就像剛才林董事長所說的,這種情況到底能夠維持多久?我們不是看衰台積電,但是在這個時候,他能夠多賺到的,應該要讓他多賺到,因為我們本來就不知道,還能夠賺多久。

問:這牽涉到一個點,以台灣民眾的思維來說,台積電是我們的驕傲、護國神山,但可能忽略台積電的背後,其實根本不是台灣政府,而是國際上的投資者,從這個角度,林董事長怎麼看?是否由投資者去制衡台積電?

外資占比重是好事

林火燈:我覺得台積電擁有國際大法人作為主要股東是好事,當然散戶沒有不好。但是這些國際法人看到的是更長遠的面向。我認為,台積電如果背後不是這些國際法人當股東的話,也許沒有機會發展成今天的盛況。

而且因為是國際投資者,所以在一定程度反而可以避免受到政治干預,舉例來講,德國交易所曾經想要賣給英國,我們都知道日耳曼民族很驕傲,德國交易所怎麼會可能想要賣給英國?但因為德國交易所背後的股東,其實也是國際法人,從國際法人的角度來看是沒有國界的。

扶植在地產業鏈

我覺得從台積電的股東結構來說是健康的,但是他對台灣還是有正面的效果。譬如現在政府也鼓勵台積電,有沒有可能在供應鏈上盡量扶持台灣的產業,台積電實際上有在做,別以為台積電很多外國股東,其實也扶持很多的台灣的產業,他甚至利用台積電的優勢,吸引上游很多材料商到台灣來設廠。

因為材料到台灣,整個供應鏈速度更快,距離更短,對成本有幫助,對台灣有很大的幫助。所以我覺得台積電的背後的這些國際法人的股東,對台積電是反而是非常重要的。

有利台灣企業國際化

龔天行:台積電作為全世界前十大市值的公司,它的股東結構必然是國際性,不可能只有台灣的股東。但我們必須要認知到,台積電主要的總部在台灣,仍然要符合台灣的規範,而且主要的管理階層也是以台灣人為基礎。研發中心也在台灣。不管怎麼看他還是台灣的公司,但有來自全球非常廣泛的股東結構。

我們要把這樣看作是非常正面的事情,因為台積電透過這樣子的股東結構、管理結構,可以把台灣的管理能力更加的國際化。現在各國都反過來,要求台積電到當地設廠。台積電不僅是管理台灣的人才,它還要能夠管理美國、中國的人才,那我們才有機會真正成爲有經驗、可以管理各跨國企業的。

這點我覺得是台灣在過去三十年的當中,相對落後韓國的,我們看到韓國、日本很多公司,其實已經成為真正的跨國企業,甚至看到中國非常勇敢的投資。但台灣大型企業的向外投資,相對來講還是少數。

台積電作為台灣管理最好的公司,希望能夠透過他的向外發展,使我們的管理水平能夠更加國際化。

不該單押台積電

問:美國、中國、日本,包括德國都高度需要台灣穩定的晶片供應。所以他們透過外交的手段,催促台積電到美國、到日本、到南京去設廠。那萬一台海有任何不安定狀況的時候。台積電說不定還成了拯救台灣的理由,讓全世界都要來保護台積電能夠繼續維持晶片供應?

林火燈:最近有笑話說,在台灣住哪裡最安全,答案是新竹,因為有台積電三奈米的廠。這當然是玩笑話,不過,我想這個就是反應如果台積電停供的話,全球產業可能都會崩潰,這就是現在的情勢。

所以某種程度,因為這樣的平衡,除非全球政治的抗爭超過理性。否則我認為短時間,應該有助於台灣安全、不過,如果更長期來說,高度倚賴台積電,我想也不是常態,應該有一點平衡。

龔天行:我倒是認為在台海的關係中,台積電應該排在眾多因素當中很後面的,前面有更多的因素是可以維持台海安定的,台積電只是其中一個,如果最後只剩下台積電變成唯一的因素的話,我想台灣就真的很危險了。

問:其實我們很珍惜台灣有台積電,是過去財經大老的貢獻,導致我們今天有護國神山。我們也希望他能夠帶給台灣穩定的力量。謝謝大家參與。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