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b7%a8%e9%bb%a8%e6%b4%be%e7%ab%8b%e5%a7%94%e5%90%b3%e7%8e%89%e7%90%b4%ef%bc%88%e5%b7%a6%e8%b5%b7%ef%bc%89%e3%80%81%e7%8e%8b%e5%a9%89%e8%ab%ad%e3%80%81%e8%94%a3%e8%90%ac%e5%ae%89%e7%ad%89%e5%8f%ac%e9%96%8b%e3%80%8c%e7%a4%be%e5%ae%89%e7%b6%b22.0%e3%80%8d%e5%85%ac%e8%81%bd%e6%9c%83%e6%8c%87%e5%87%ba%ef%bc%8c%e6%96%b0%e5%88%b6%e8%a6%81%e6%b1%82%e8%a8%aa%e8%a6%96%e9%a0%bb%e7%8e%87%e9%81%8e%e9%ab%98%ef%bc%8c%e5%9f%ba%e5%b1%a4%e7%a4%be%e5%b7%a5%e8%b2%a0%e8%8d%b7%e9%81%8e%e9%87%8d%e3%80%82%ef%bc%88photo_by_%e7%a5%9d%e6%bd%a4%e9%9c%96%ef%bc%8f%e5%8f%b0%e7%81%a3%e9%86%92%e5%a0%b1%ef%bc%89

社工訪視負擔加重 跨域合作可補漏洞

祝潤霖 2021/01/11 19:13 點閱 2097 次
跨黨派立委吳玉琴(左起)、王婉諭、蔣萬安等召開「社安網2.0」公聽會指出,新制要求訪視頻率過高,基層社工負荷過重。(photo by 祝潤霖/台灣醒報)
跨黨派立委吳玉琴(左起)、王婉諭、蔣萬安等召開「社安網2.0」公聽會指出,新制要求訪視頻率過高,基層社工負荷過重。(photo by 祝潤霖/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祝潤霖台北報導】基層社工負擔沉重,社安網2.0有接地氣嗎?跨黨派立委王婉諭、吳玉琴、蔣萬安等與民團11日召開「社安網2.0」公聽會,點出新制要求訪視頻率過高,造成基層社工負荷過重,應該多傾聽一線社工及處遇對象的心聲;民團強調,精障、家暴、自殺訪視體系多有交集,應該跨域合作,才能補齊社會安全網漏洞。

重視社工培力與留任

「精障患者終究可能回歸社會,安全網該怎麼銜接?」民進黨立委吳玉琴表示,《少事法》對曝險少年應該要有承接的網絡,重要的是人的培力與留任,否則會淪為訓練營,要建立制度讓人力穩定安心執行業務;「如精神疾病社區訪視員的業務負擔過重,目前大概1比300,希望能改為1比80。」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也指出,社安網2.0編列252億是否能達到目的?要先檢視1.0的績效,現實是社工壓力非常沉重,造成57位社工離職,平均在職時間只有7個月,流動率非常高;當前青少年自殺率不斷攀升,自傷自殺從2017年增加169%,從每10萬人有5.1人增加到9.1人,校園防治與社工的合作更形關鍵。

跨域專業要共案合作

「希望社工能以『關係』為基礎進到案家,了解處境脈絡,討論出適合個案的處遇計畫。」臨床心理師朱世宏表示,社安網2.0要求第1個月訪視4次,頻率過於密集缺乏彈性;要做好一次完整的電話訪視需要75分鐘,但現在個案觀察員常常只能訪談個案17分鐘,「以平均40分鐘計算,僅有53%的訪視品質。」

三軍總醫院北投分院社工主任胡聚名指出,社工也需要足夠的個別輔導,如替代性創傷、反移情等狀況;目前精神照護系統人力約14萬人,保護性5萬5,000人,自殺關懷1萬人,透過3者交集的共案合作,正視精神跟自殺評估是不同專業,多傾聽自殺關懷、家暴防治及社福等基層社工的心聲,才能補齊社安網。

給社工具體保障措施

「監察院曾提過『血汗衛生所』,工作包山包海。」衛生所專業人員協會秘書長劉筱茜表示,心口司考評多半會交給衛生所基層人員,要求自殺率要比往年降低,「但『自殺通報流程』裡竟然沒有衛生所的角色?」她並指出,到社區去訪視個案社工多半都只能單槍匹馬去,常有人身安全風險,實務上應該給予具體保障措施。

台北市社工職業工會理事長沈曜逸說,新成立的「入人兜,鬥揣路」粉絲專業,發起一線社區實務工作者聯合聲明;有社工形容「像擠在一班擁擠的公車上,很多人上車,一直被往裡面推,很沒有安全感」,這才是一線社工的聲音;希望北中南東能多開幾場公聽會,並把社工服務使用者的聲音也納入,幫助新制檢討。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