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_by_tyler_merbler_via_flickr__used_under_cc_license)

(社論) 誰有資格攻入國會?

醒報編輯部 2021/01/10 12:01 點閱 2147 次
我們不免要問到一個終極問題:民主政體中,誰有資格攻入國會?(photo by Tyler Merbler via flickr, used under CC License)
我們不免要問到一個終極問題:民主政體中,誰有資格攻入國會?(photo by Tyler Merbler via flickr, used under CC License)

成者英雄敗者賊,兩千多年前莊子說:「諸侯者盜天地,賊盜者盜物品」,設若美國川粉6日中午攻入國會成功,高喊「公民不服從」,繼續霸佔國會,此時此刻,川普總統會譴責他們「暴力」嗎?或已在白宮慶祝與聲援?派人送水、送食物過去?若然,軍隊與警察應該聽命與川普嗎?川普還有十三天任期,理論上他是總統,有權行使總統的一切權利。

從川普的角度看,功敗垂成啊!假若鎮守國會的便衣警察沒有在關鍵時刻開槍,擊斃率先侵入的「愛國」民眾,川粉已經在國會山莊「埋鍋造飯」了,川普也可在白宮指揮軍警,抓走那些「偷走選舉」的民主黨議員與政治人物了。如果走到這一步,此刻美國國會已經停擺,國會議員鋃鐺入獄,美國可能陷入無政府狀態,甚至觸發內戰。

還好,事件並未惡化到這個地步,我們驚覺到民主與民粹只在一線之隔,法治存續與否取決於執法者的關鍵開槍與五條人命。民主與法治的脆弱性讓人膽戰心驚!我們不免要問到一個終極問題:民主政體中,誰有資格攻入國會?

同為民主政體下的中華民國台灣於2014年3月18日夜晚,以學生為主體的示威群眾攀爬立法院圍牆、擊破玻璃、拆毀門窗、侵入國會。三天後,學生在立法院外牆噴上:「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為佔據的正義性定調。另一群學生於3月23日深夜攻入行政院,但旋即於24日清晨遭遇警方強勢驅離。

領導者之一的清華大學研究生魏揚在臉書上貼文:「抱歉,我知道這樣動員很不負責……之所以佔領行政院是爲立法院夥伴舒減壓力。」此後,抗議民眾佔據國會,直到4月10日退場。2016年5月20日民進黨政府入主,行政院長林全立即簽署公文,撤回對「太陽花學運」侵入行政院的126名被告「告訴乃論」的刑事告訴。

當年「太陽花學運」的要角林飛帆現任民進黨副秘書長,魏揚的母親楊翠女士是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主任委員,辯護律師顧立雄成為國安會秘書長。事實勝於雄辯,太陽花學運的正當性都已無須再談了,因為在執政黨眼中,他們都是英雄,也都成了民運獲利者,有的操盤政黨政治,有的執掌正義,有的捍衛國家安全,以致民進黨上下對於川粉攻佔美國國會山莊事件失語無言。

美國共和黨閣員,趙小蘭於國會山莊事件後第一時間辭職,好幾位內閣與國務院官員相繼跳船求去,成為莊子說的「小盜者拘,大盜者為諸侯,諸侯之門,義士存焉」的現代註解。

觀看世局,反思歷史,我們應重新檢視這五年來台灣社會對於「太陽花」暴力侵入立法院與行政院事件的迷思與處理,我們應考慮:

  1. 民主體制下的國會、行政院與總統府是否神聖不可侵犯?在什麼情況下可以衝撞乃至入侵?
  2. 學生和年輕人是否有更多的權利可以衝撞民意機關與政府機構?如果被抓被告,是否應該得到多的寬容?
  3. 誰有資格定義正義,誰來執行轉型?

對於這些問題,事關民主法治的乾淨論述、普世價值的站穩立場,與台美關係的正確拿捏,並非單純的興亡看飽,口水閒話吧!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