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9b%b8%e5%b0%81

《可不可以不變老?:喚醒長壽基因的科學革命》

醒報編輯部 2021/01/03 09:26 點閱 2740 次

你所知道的「老化」知識,可能全是錯的!老化是種病,而且是可治癒的疾病!「老化」是萬病之源,與其針對病痛各個擊破,還不如解決老化、釜底抽薪。本書首度提出「生存迴路」理論,解釋老化原因及逆轉可能。

每個人都可以不花一毛錢延緩老化,如何給細胞適當的「逆境」,重啟長壽基因?長壽的沖繩人教我們什麼?間歇性禁食如何安排?低溫有助長壽,那高溫可以嗎?

你可以不嚮往,但必須要認識長壽的未來社會人類延壽會導致人口爆炸、糧食短缺嗎?那些老古板政治領袖,該有什麼淘汰機制?社會福利支撐的了長壽人口嗎?

不過,用不著任何研究或統計數據來說明,我們都明白現在的情況,老化隨處可見,年紀愈大愈明顯。五十歲時,我們開始注意到自己的外表看來像我們的父母,頭髮漸白,皺紋愈來愈多;到了六十五歲,若那時沒有罹患某種疾病或身有殘疾,我們便認為自己算得上幸運;如果八十歲左右我們仍然在世,幾乎能肯定的是,那時一定在與病魔對抗,生活變得更艱難、不舒適,也不怎麼愉悅。

老化是疾病最大元兇

根據一項研究發現,八十五歲的男性平均被診斷出患有四種不同疾病,而同齡女性則患有五種疾病,心臟病與癌症,關節炎和阿茲海默症,腎臟病和糖尿病,多數患者還有其他幾種未確診的疾病,包括高血壓、缺血性心臟病、心房顫動,和失智症等。沒錯,這些不同的疾病具有不同病狀,分別在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不同的大樓,和大學裡不同的系所中進行研究。

可是,老化是上述所有疾病的風險因子。事實上,老化是致病的唯一風險因子。相較之下,其他事顯得無關緊要。

吸菸改變基因

以我母親在世最後幾年為例。我和大家一樣,清楚吸菸會增加我母親罹患肺癌的機率,但我也知道原因:香菸煙霧中含有一種名為苯芘的化學物質,會與DNA裡的鳥嘌呤結合,引起雙股斷裂,導致變異;而且DNA 修復過程中還會導致表觀基因體游離與代謝途徑改變,因此,在這個因老化誘發腫瘤形成的過程中,癌細胞會蓬勃發展。

長年接觸香菸煙霧引發基因和表觀遺傳的變化,兩者結合使罹患肺癌的機會增加了約五倍。正因吸菸導致罹癌機率升高許多,再加上癌症治療相關的巨額醫療成本,世上許多國家都有補助戒菸計劃,也有許多國家在菸品外包裝貼上健康警語,其中有些附有嚇人的彩色圖片,像是腫瘤或四肢發黑的照片。許多國家也通過立法規範,禁止某些菸品廣告,還有許多國家透過懲罰性的課稅來減少消費。

老年命該如此?

所有措施都只是為了防止幾種癌症五倍的增加率,而身為一位目睹自己母親深受肺癌折磨的人,我會率先發聲,說這一切努力完全值得。不論從經濟或情感角度出發,這些行動都是值得的投資。但是,請考慮以下幾點,儘管吸菸會讓罹癌的風險增加五倍,但當你五十歲時,會讓你的罹癌風險增加百倍,到了七十歲時,風險更增加上千倍。

如此成倍增加的機率同樣適用於心臟病、糖尿病,以及失智症,族繁不及備載。即便如此,世上沒有一個國家投入大量資源來幫助國民對抗老化,在當今鮮少達成共識的世界裡,大家對老化的感覺就是「命該如此」。

身體退化非不可逆!

老化導致身體退化。老化影響生活品質。而且,老化有特定的病理。老化符合上述條件,因此,它也符合我們稱之為「疾病」的所有條件,只除了一點之外,它影響了半數以上的人口。

根據《默克老年病手冊》(The Merck Manual of Geriatrics),一個影響不到半數人口的病就是疾病。但是,老化卻影響了所有人。因此,該手冊將老化稱為「即使沒有受傷、生病、環境風險或不當的生活方式,器官功能必然也會隨時間衰退,且無法逆轉」。

你能想像說癌症是必然且不可逆嗎?或是糖尿病?或壞疽?我可以,因為我們曾經如此說過。這些疾病或許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問題,但不表示它們就必然且不可逆;當然也不表示我們就得照單全收。

LINE-1物質

近期的一些研究顯示,每個人基因體內都帶有所謂的自私基因,名為LINE-1物質,它會隨著我們年歲增長不斷複製且破壞細胞,加速身體衰亡。後續章節將有更詳細的討論,但現在我之所以想聚焦於此,主要因為它提出了幾個重要問題:LINE-1直接來自你的父母或是透過病毒感染,這很重要嗎?你想根除LINE-1,還是讓它在你的孩子體內生長並造成可怕疾病?你認為LINE-1會引發疾病嗎?

若答案是否定的,是否是因為半數以上的人都帶有此基因?無論它是病毒、自私的DNA物質或僅是導致健康問題的細胞成分,又有何分別?最終結果都是相同的。「老化是一種自然歷程」的觀念根深柢固。

久坐有害健康

齧齒動物研究進行的時間多半比正式的人類研究早得多,NAD 促進劑就是一例。但是,這些分子用於酵母、線蟲和齧齒動物,展現出許多安全性和效力上的早期指標,以致於許多人開始進行自己的私人人體實驗。家父也是其中之一。

雖然他念的是生物化學,但我父親卻熱愛電腦。他任職於一家病理公司,擔任資訊人員。這意味著他得長時間坐在電腦螢幕前,「久坐」又是另一件專家學者說對健康有害的事,部分研究人員甚至暗示這對健康的危害程度可能與吸菸沒兩樣。

2014年,我母親去世時,父親的健康狀況也無法抵擋地開始下滑。他六十七歲退休,七十五歲左右依然相當活躍。他喜歡旅行與園藝,但是,他已經跨過了第二型糖尿病的門檻,聽力下降,視力衰退,很快就感到疲倦,說話不斷重複,脾氣暴躁,根本稱不上朝氣蓬勃。

他開始服用二甲雙胍治療邊緣型第二型糖尿病,隔年他開始服用NMN。家父一直是個懷疑論者,但他永遠充滿了好奇心,而且從我這裡聽到關於實驗室小鼠發生的事情後,他深深著迷。NMN並非受管制物品,市面上可以買到NMN 營養補給品,所以他也從小劑量開始嘗試。

不過,他很清楚小鼠和人之間存在著偌大差異。起初,他會對我和其他關切的人說:「目前還沒啥兩樣。」正因如此,他試用了NMN約六個月時的聲明便頗具說服力。他說:「我不想顯得太過激動,但是,我感覺有些不同。」

老得像年輕人

他告訴我,他感覺比較不疲倦,身體較少痠痛,而且神智更清明。他說:「我超越了我的朋友,他們經常抱怨覺得年紀大了,而且再也無法和我一起去山上踏青。我和他們感覺不同,我不感到疼痛或痛苦。我在健身房划划船機還贏過許多年輕人。」同時,他的肝酵素異常二十年後,竟又恢復正常,讓他的醫生大感驚訝。

這些時日,他像個青少年一樣四處歷險,在風雪中徒步六天登上塔斯馬尼亞最高的山峰頂端;騎三輪車穿過澳洲叢林;在美國西部搜尋偏遠的瀑布;在德國北部森林玩高空滑索;在蒙大拿泛舟;在奧地利探索冰洞。

他期望退休後能過上十年體面的生活,然後再搬進養老院。對他而言,未來的路很明確。他親眼目睹發生在他老母身上的一切,無助地看著她的健康狀況在七老八十時下降,還有她晚年最後十年遭受痛苦與失智症折磨。

這些情景歷歷在目,對他來說,想到年過七十後的生活,其實並不怎麼吸引人;事實上,還非常駭人。但是,現在他非常享受目前的生活。每天早晨醒來,都深切渴盼能擁有全新、激動人心的經歷,充實自己的生活。

《可不可以不變老?:喚醒長壽基因的科學革命》
作者:辛克萊, 拉普蘭提
譯者:張嘉倫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20/06/30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