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e5%b9%b4%e5%9b%a0%e5%bd%b0%e5%8c%96%e9%8a%80%e8%a1%8c%e5%9b%a0%e7%82%ba%e7%b6%93%e7%87%9f%e7%9a%84%e5%95%8f%e9%a1%8c%ef%bc%8c%e9%80%be%e6%94%be%e6%af%94%e9%ab%98%e9%81%9410.2_%ef%bc%8c%e6%94%bf%e5%ba%9c%e6%8e%a1%e5%85%ac%e9%96%8b%e7%ab%b6%e6%a8%99%e6%96%b9%e5%bc%8f%ef%bc%8c%e6%89%bf%e8%ab%be14%e5%84%84%e8%82%a1%e7%89%b9%e5%88%a5%e8%82%a1%e7%9a%84%e5%be%97%e6%a8%99%e6%8a%95%e8%b3%87%e4%ba%ba%e5%8d%b3%e5%8f%af%e5%8f%96%e5%be%97%e9%81%8e%e5%8d%8a%e6%95%b8%e8%91%a3%e4%ba%8b%e5%b8%ad%e6%ac%a1%e5%8f%8a%e7%b6%93%e7%87%9f%e6%ac%8a%e3%80%82(%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彰銀經營權之爭 台新與政府如何解套?(20200915財金論壇─林火燈、龔天行)

醒報編輯部 2020/09/16 16:36 點閱 16822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林火燈(前證交所總經理、福邦證券董事長)
龔天行 (前富邦金控總經理、台大管理學院兼任教授)
記錄與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林意玲(以下簡稱「問」):今天要來談纏訟已久的台新金併購彰銀事件,已經歹戲拖棚了15年,每3年打一次官司,最近高院更一審判決出爐,再次判台新金勝訴,使得這件事再引起話題。從2003年底,彰化銀行因為經營的問題,逾放比高達10.2%,因此政府於2005年6月,採公開邀請競標方式,募集現金増資特別股,7月21日致函彰銀,承諾14億股特別股的得標投資人即可取得過半數董事席次及經營權。

財政部並敍明將股份完全釋出給得標人,俾確保得標人能夠取得主導之經營權。台新金以新台幣366億元投標,最終得標成為佔股22.6%的大股東。但自此以後,歷任不論藍、綠的財政部長都反悔翻案,違背當初的合約,阻止彰銀落到民營銀行的手裡,對此,台新金多次興訟,要求法院判奪,事情到現在已經糾纏不清。

先請龔教授分析,根據這整件事情,您覺得政府有多少責任,而台新金有多少責任?

政府公信力大打折

龔天行:很難去定義誰的錯比較多,誰的錯比較少。如果是從政府的公信力來講的話,政府在台新金併彰銀的事件中,各法院都判定政府是違反了當時的招標的合約,這對於政府的公信力影響很大。

而從台新金的角度來看,其實在當時台新金的想法,並不是想一直維持在23%左右的持股,而是有後續的計畫,想把政府的持股也一起買下來,而政府在招標時,也很明顯的表達了這個意願,但是台新金在後續要把政府剩餘持股買下時,所提出的價格政府不滿意。

再加上政府也覺得台新金有點想要利用自身對於彰銀董事會的控制權,藉此佔政府便宜,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最終政府無法同意台新金收購剩餘股權的要求,這件事情就一直延宕,直到馬英九時代的財政部長張盛和時,悍然的決定取回
彰銀的經營權。

這些都是歷史,我想也不用再去糾纏在過往的錯誤當中,而是應該去思考出如何解決的辦法。

問:也請林董事長分析,這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您覺得功過如何?

官股制度不公平

林火燈:很明顯的是財政部並沒有信守當初的承諾,這個也突顯出一個問題就是,有官股的金融機構,政府股權只佔20%或30%,但是董事長、總經理、副總經理都由政府指派,我覺得從公司治理的角度和股東的角度來看,這個制度並不公平。

所以我覺得整件事情,不管誰錯的多誰錯的少,其實兩邊都有義務儘快去找到一個解決的方法,否則就會看到不管台新金、彰銀、政府似乎都現在這個泥淖裡面。現代的金融環境面臨很多挑戰,金融科技變化這麼快,所以我覺得不要再蹉跎下去,趕緊將事情解決,才能好好的處理接下來的挑戰。

最近開的的股東會,看起來政府保住了董事的席次,可是台新金運用選舉的策略,取得三席獨立董事,最近公司法修正的趨勢,一方面希望賦予獨立董事更多的責任,但某種程度也有更大的權力,一個獨立董事就可以單獨召開股東會,所以我覺得只是看似和諧,但其中也埋藏一些不安定的因素,應該要趕快解決。

問:兩位專家都提到無論誰是誰非,都應該要趕快想辦法解決問題,才能再向前邁進。但是這當中有很多結構的問題,或者說是歷史共業,大環境的問題所造成,再請林董事長說明,是什麼時空背景造成了僵局?

社會風氣無法接受

林火燈:在當時二次金改的環境背景是對的。可以看到現在金控裡頭,幾個民營金控的績效,以及資產的利用其實都高於官股行庫的。但這也是政府的一個軟肋,沒辦法像民營公司一樣,盡量去發揮它的資源。

另外,這個案子會拖這麼久,原本民進黨執政的時候還好,而馬英九時代的財政部長張盛和一刀下去,到現在為止沒有人敢去碰這個議題,我覺得也跟現在社會民粹的風氣有關,大眾對於把官股銀行交給一個民營的銀行經營,還是不太能放心。

問:林董事長提到一個重點,就是在現在的大環境之下,大眾還是不太能夠接受政府的銀行給民營企業去接手,也因為這樣的關係,大家好像又支持財政部,不要隨便把彰銀放掉,但是此時此刻應該是要解決問題的時候。請教龔教授您認為要如何解套?

台新肯讓步政府卻不買

龔天行:剛才林董事長和主持人都有提到,現在社會的政治氛圍,是不利於官股銀行的民營化。所以現在如果調查的話,民間對於要把彰銀交給台新金經營,一定是持保守的態度,當然我不見得同意這樣子的看法,我一直主張公股銀行要民營化。

但在政治的現實和社會的氛圍之下,台新本身也體察這樣的情況,所以近期台新也有一些動作,在一定程度上表達,他並不堅持一定要把整個把彰銀給全部併購下來,甚至願意退出彰銀,我想這是一個解決方向,但不見得是最好的方法。

合併另一公股銀行

最大的問題是政府不願意編預算去把台新在彰銀所持有的股權買下來,本來是雙方堅持不下,現在台新姿態已經放軟了,甚至願意退出,結果政府說ok,你退出,但是我不會出錢把你的股權買回來,這實在是說不過去。

政府不去回應台新所做出的讓步,基本上就是說你現在掉入我的陷阱了,就乖乖在這挨我打就是了,連要投降都不讓你投降,真的有點太不像話了。我認為政府必須回應,行政院蘇貞昌院長近日也代表政府表態,說是政府願意讓台新退場,也不會讓台新太吃虧,我想政府已經做了一個政治的指示。

但是怎麼樣去做?是否採取合併的方式,因為以現在彰銀的股價來看,你說要台新退場肯定賠錢,所以是否讓彰銀先跟另外一家體質比較健全的公股銀行合併,
等合併之後的股價有所提升,再讓台新在市場上把股票賣掉,可以讓他不至於賠太多錢,這個可能是一個方法。

那當然政府也有另外一種算計是說,台新已經賺了很多錢,但做生意的人都知道賺錢與否,其實是要從機會成本的角度來看,不是看說我現在這筆錢投入,等15年之後,我原封不動的拿回來,就叫做沒有賠錢。

問:如果按照龔教授的方法,是不是得要再拉一個公股銀行下海,政府得要有更大的魄力去做這件。

龔天行:政府本來就說公股銀行要整併,這也是政府本身的政策之一,所以也是一個契機,去做這件事情。

問:請教林董事長,您有沒有更好的方法?

整併是最可行的方法

林火燈:剛剛龔教授有提到,現在不管是要哪一方退場,其中的障礙就會是在價格方面談不攏,退場機制裡的價格到底是多少?如果以現在彰銀的股價17塊多,但當時買進的時候可能是26塊,這樣就會很難達成交易,所以,如果台新願意釋出,價格只要低於26塊,就是虧損。

那要把彰銀的賣相弄得好一點,讓它的價格好一點,那大家可以想到的就是跟其他的金融機構整合,產生規模經濟。否則短時間我們看不出來,你要等到彰銀成長,讓它的股價高起來,我個人判斷是不太容易的。所以目前看起來,我想最有可能的也是與其他金融機構做整併,是比較可行的方法。

委託民企再給承諾

問:龔教授有提過一個方法,就是讓台新金出你願意買的價,不然就是政府也用同樣價格買。

龔天行:這個方法最大的困難點,就是沒有考慮到政府其實是沒有錢買,但也不是說就沒有解決之道。政府可以委託其他民間機構買下,但問題是政府要承諾這個民間機構什麼條件?

問:又是一個新的承諾!

龔天行:對,沒有人願意花大錢跑去那邊做老二的,我今天花那麼多錢,然後讓你去玩?所以說今天政府要找另外一個民營企業進來吃下台新的持股,那政府要給他什麼約定?

問:再加上現在政府的信用已經大打折扣了。

龔天行:對,我想當整個社會的政治氛圍改變,就會有這種狀況發生。在馬政府時代,張部長悍然地做了這個決定,沒有考慮到這種後遺症,對政府的公信力殺傷力實在是太大了。

主持人:非常謝謝兩位,目前我們也只能提供一些解決的方法讓政府來參考,也期望政府能夠有魄力,趕快終結這個三輸的歷史共業吧。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