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9a9cee-2982-4eaa-ae76-7ff4f14d2670

情到深處出新書 胡宗南伉儷的家國大愛

林意玲 2020/09/13 19:55 點閱 2368 次
紀錄抗日名將胡宗南與葉霞翟女士的烽火戀情「情到深處」新書發表會,胡宗南將軍長子胡為真(左)、與本書另一位作者汪士淳(右)都到現場分享心得。(photo by 林意玲/台灣醒報)
紀錄抗日名將胡宗南與葉霞翟女士的烽火戀情「情到深處」新書發表會,胡宗南將軍長子胡為真(左)、與本書另一位作者汪士淳(右)都到現場分享心得。(photo by 林意玲/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林意玲台北報導】刻劃抗日名將胡宗南與台北師專校長葉霞翟烽火戀情的「情到深處」新書,台灣商務印書館於12日舉行發表會,國家圖書館國際會議廳座無虛席,都是來見證歷史戀情的軍事界與教育界人士。胡宗南將軍長子胡為真、長女胡為美與本書另一位作者汪士淳都上台致詞,敘說本書背景故事,令與會者無不動容。

胡宗南被父親逼婚

胡為真說,父親離開家鄉進入廣州黃埔軍校讀書,從軍後一路東征、北伐、平亂、剿共,無役不與,到民國26年他已經是軍長,卻誤了婚事,祖父責怪他:「已經42歲還不結婚?對不起列祖列宗。」

父親便拜託他的好友、軍統局長戴笠,為他說一門婚事。戴笠立刻想到杭州警校第三期畢業的高材生、我的母親葉霞翟女士。母親收到電報不知何事,趕緊前往杭州戴老師家,一見到父親,兩人很快墜入了愛河並訂了婚約。無奈戰事又起,婚期一延就是10年。

他說,後來母親大學畢業後到美國深造,民國33年在威斯康辛大學拿到政治學博士學位,她也是第一位在美國拿到主要大學的政治博士華人女性。
民國36年,攻陷延安之後,父母才結婚。可惜後來內戰失敗,一家來到台灣,那時台大校長傅斯年請母親到台大教書,但父親是傳統觀念,不希望太太拋頭露面,期間父親還曾受命到西昌負隅抵抗共軍,也曾在大陳率領反共救國軍突擊大陸39次。

葉霞翟貢獻基層教育

胡為真回憶說,直到父親因病去世,民國51年,母親開始教書,到她去世前共有19年的教書生涯。父親去世時我14歲,弟弟11歲,兩個妹妹9歲與7歲。我們是非常清苦,典型的單親家庭。

胡為真說,父親剛過世時,蔣夫人曾跟媽媽說:「胡太太,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如果你想換個環境,我可以為你們一家安排去美國。」媽媽正色說:「謝謝夫人好意,我要讓我的孩子能在台灣受完整的中華文化教育。」後來我們家的孩子都是念完大學才出國深造。

他說,母親在這19年間,不但把四個孩子拉拔大,也幫助張其昀先生成立中國文化學院,還擔任訓導長兼家政研究所的所長,以後成為副院長。

民國57年,葉霞翟受到省政府教育廳長的邀請,擔任台北師專校長,13年任期培育了無數國小師資,並成立了特殊教育師資班,培養教育天才兒童與學習障礙兒童的老師。

胡為真也回憶說,日本當時的首相佐藤榮作曾經特別接見母親,並致贈Yamaha大鋼琴給台北師專,代表日本人對胡宗南將軍的敬意,大鋼琴現在還在使用,他的親筆信至今仍保留在學校校史館內。

他說,母親也曾寫了11種家政學與教育理念的教科書,我童年的印象,總是母親清晨振筆疾書的背影。她也寫了6本散文集,其中一本寫與父親感情故事的「天地悠悠」在台灣已經發行10版。

還原歷史紀錄

胡為真說,我父母親都是六十多歲過世的,他們的情到深處,到底深在哪裡,那就是他們有共同所愛,就是為了中華民國、為了台灣人民,毫不保留的奉獻了他們的青春年歲,甚至耽誤了婚姻。
他們所遺憾的是國民政府不能光復大陸,在中華民國歷史不斷扭曲的時代,盼望父母親的故事能成為許多人的鼓勵。也希望大家能把所知道的中華民國歷史寫下來,好教育後代。

cari
圖說:紀錄名將胡宗南與葉霞翟女士的烽火戀情「情到深處」新書發表會,胡宗南將軍長子胡為真(左三)、與本書另一位作者汪士淳(右一)都到現場致詞。(photo by 林意玲/台灣醒報)

作者之一、資深記者汪士淳上台分享寫書的心路歷程表示,這本書的主人翁是三位,一位是胡宗南將軍、一位是他的夫人葉霞翟女士,一位是胡為真先生。他們作為夫婦、親子間關係,情感非常真摯。由於他們經歷大時代,故事結構非常多重。「我寫的時候,一條線是國史,一條線是胡上將夫婦的歷史,一條線是70年後我們走了七個城市追蹤歷史腳蹤,除了胡為真先生緬懷新人,也把故事拉到現在,讓讀者能有臨近感。」

寫情也寫大時代故事

汪士淳說,書名「情到深處」,顯示要寫的是情,而胡上將夫人的愛情非常動人,胡上將則流露出國家民族的大愛。主要的資料來自胡夫人的許多書信,她的文筆非常好,文字表達能力非常強,又是用真誠的感情寫給她的未婚夫。
傳記除了寫歷史,也要展現出戰火時代對胡上將夫婦生命的衝撞。並深度還原我們的國家中華民國到底是怎麼走過那段艱難的歲月。

他強調,歷史學者研究中華民國史多半只研究到38年遷台以前,但是如果查考胡將軍的故事,他主要的經歷多了國軍在大陸淪陷最後一刻,在蔣總裁的期待之下,他率領核心幕僚飛往西昌,其實是不切實際的,雖然蔣總裁不肯承認失敗,想戰到最後一兵一卒,但當時的總長顧祝同、羅列等將軍都期期以為不可,書中以三章的篇幅,完整記錄前後的過程。
汪士淳說,重點有三,一是胡夫人也知道胡上將去西昌根本是去犧牲的,她在民國39年一月三日的信上寫出她的悲切;力勸丈夫留一條命報效國家,不要自裁。

兩蔣與胡宗南的愛恨

第二是蔣總裁請經國先生親自去一趟西昌,當面下達希望胡上將與西昌共存亡的指示。這個指令,從正面來看是要激發戰士以精神克敵的鬥志,但實際上是希望胡上將求仁得仁,死得其所。但胡上將的部屬則力勸胡上將,活著比死更可以貢獻國家,加上敵軍欲除胡上將而後快。後來胡上將還是從西昌回來了。

第三個重點是,兩蔣對於胡上將沒有在西昌犧牲,非常不以為然,回台灣後不見他,還把他派到花蓮。胡上將在最後的十年裡不斷期待戰事,他也一直很遺憾,自己為什麼沒有死在戰場(成多或是西昌)?他這種心思一直到他死前最後一刻。

汪士淳感嘆說,胡上將一生不為自己積財,也不購屋,把他的薪水都分給部屬,全心盡忠國家。好在兩蔣後來慢慢肯定了胡上將的人格、作為,老蔣除了民國40年到42年譲胡上將去大陳指揮反共救國軍,以及民國44到48年接任澎湖防衛司令,也曾在49年50年兩度讓經國先生告訴胡上將,打算任命他為總統府參軍長及其他,卻被胡以心臟病為由婉謝。
在胡上將過60歲生日時,蔣經國送他親校的「荒漠甘泉」,在胡上將過世後,蔣總統也把他安葬在陽明書屋上方,並親自走入墳墓勘查。

cari
在胡上將過60歲生日時,蔣經國送他親校的「荒漠甘泉」,並題字致意。(圖:胡為真提供)

從父母的婚姻學習

作家胡為美是胡上將夫婦的長女,她一襲白色繡紅花洋裝,上台致詞時輕聲細語指出,「母親在一九三七年認識我的父親,那是一個美麗的人間四月天。她少女的情懷馬上就被我父親吸引住了,父親也展開熱烈的攻勢,一天來看她3次,所以在六月的時候,他們就宣布訂婚了。」

胡為美說,可是七七事變,父親必須要到前線去打仗,他們的婚期必須延期,一延期就到了1947年,那年他們終於結婚了。到了1950年春天,大家來到台灣,父親在1962年過世,這麼長的一段時間裡,「我親眼看到父母親的相處,讓我無形中學會對待自己的家庭。」

她說,父親當年跟母親求婚、重逢,他曾經寫給母親的信說:「唯有天涯奇女子,相逢依舊未嫁時,我亦思君情不勝,為君居處尚無家。」

在他們的婚姻生活裡,胡為美小小年紀看到的就是父母親互敬、互愛。她回憶說,父親晚上回家很晚,母親都會親自給他打一盆洗腳水,然後他們倆就把房門虛掩,因為母親要親自幫父親洗腳;父親對母親的尊重,是他講話永遠是溫柔體貼,從來沒有大聲說話、紅過臉。

參加新書發表會的來賓多半是七八十歲的長者,會後互動懷想過去,購書合影,場面非常溫馨,這些人曾一起寫下中華民國歷史重要的一頁。
(編按:本書篇章曾在本報連載。)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