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處為對方著想 胡為真夫婦真愛永恆(20170607 鶼鰈情深-胡為真、林惠英)

醒報編輯部 2017/06/07 09:23 點閱 3818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胡為真(前國安會秘書長)
    林惠英(前華興中學執行董事)
記錄整理:謝宜帆、蘇家瑩、黃雅琪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 今天非常榮幸邀請到前國安會秘書長胡為真,以及夫人林惠英接受專訪。請問兩位結婚至今多少年了?

胡為真:44 年半。

問:哇!從年輕到現在仍是非常相親相愛,實屬不易。聽說兩位是政治大學的同學,先請林姐來說說您當初是怎麼認識胡為真大使的呢?

周牧師搓和兩人

林惠英:我們是周神助牧師不斷推薦認識的,他說胡為真人很好、很老實之類的,我說自己一向不交男朋友,他勸我試試看, 所以為真可說是我第一個男朋友,也是我生命裡唯一的男人。在這之後,我沒有交過其他男朋友。

問:是同班同學嗎?

胡為真:不是!她是教育系, 我是外交系。我們在政大基督徒團契認識的,我們的輔導是周神助牧師,他在我大學四年級時特別跟我說林惠英姐妹很好,要我去認識她。

問:所以是周牧師牽線的?

胡為真:對,周神助牧師可以說是我們的媒人。老實說,林惠英在我們那票人裡面,是非常的傑出,我那時是絕對不敢主動追求她的。

問:自覺配不上她嗎?

胡為真:配不上!

問:為什麼?

在校學業表現傑出

胡為真:絕對是高攀!我們政大一年級剛進去有新生盃演講辯論賽,她不但代表自己的班級,而且很快地就被選入校隊; 隔年,新生入學後,她就當上評審。當時,她擔任評審時認為有兩個人的口才特別好,一個是胡志強( 外交部長),在外交系, 另一個是法律系的李慶華( 立委),所以可見惠英的「資格」很深。

不論如何,我跟她相識在基督徒的團契。值得一提的是,她每年都得到「書卷獎」,而我拚命努力也只得過一次書卷獎,離她的「水平」差得很遠,所以我不敢追她。

問:惠英姐要不要說說您的「當年勇」?您在大學時期,聽來可謂是「叱吒風雲」?

林惠英:我沒有覺得自己有什麼特別可以提起的事蹟,我只是做我應該做的事。

問:您的功課很好?

林惠英:功課好,那是老師決定的,不由我自己覺得。

問:看起來參加很多活動、社團呀!

林惠英:我有參加很多社團嗎? (問胡為真)

問:像是演講辯論社?

林惠英:那是因為班上同學非要推薦我出來參加,老師也不斷鼓勵。我不認為自己有很好的口才,事實上我以前很害羞,而且我從香港來到台灣的時候,我只會講廣東話、不會講國語,後來也是有很多的機緣、上帝有恩典,我可以到多倫多留學,是國外付全額的獎學金。

我覺得我一生沒有什麼,但是上帝很恩待我,所以遇到的人都很好。

問:那時候,有沒有很多人追您呀?

追求者不乏外國人

林惠英:很多,連教授都在追我。

問:教授也追求您?

林惠英:對!但是我從來不回應。

問:為什麼?因為您的眼光很高嗎?

只願與一人交往

林惠英:沒有!我跟上帝說,我一生只要交一個男友就好了。所以,我需要非常慎重。教授裡面有很多外國人,我並不想嫁到國外,否則就意味著我得離開我的家庭、父母,加上外國人的作風、生活習慣很多跟我們都不一樣。

還有一點是,他們太開放了!我看到他們,我就有一點怕。因為他們看到妳,就會想要親妳啊、摟妳啊,我真的覺得是逃都來不及。由此可知,我跟外國人沒有緣分,然後我跟上帝禱告,我一生只需要交一個男朋友,若他是上帝賞賜給我的,我就嫁給那個人。而為真就是那個人。

問:您對他的第一印象是什麼?

嚴謹以對 來者皆拒

林惠英:他很普通,就是老老實實的樣子,看得出來他不會說謊話。很多男孩子為了想得到我的注意,說話時就會講得天花亂墜,或是拚命想要送禮,我一概拒絕。什麼禮送來,我都照退不誤。我對自己很嚴謹,身為基督徒,我覺得自己要有一個好的榜樣。

我是家裡的么女,上面有5 個哥哥姐姐,下面有3 個弟弟,等於是最小的女兒,其實是很可以被寵壞的,幸運的是,在我8 歲的時候,從香港到台灣我就認識上帝、尋求神。因此,我不敢做任何上帝可能不會喜悅的事。無論是教授、學長、同班同學,要跟我有進一步的交往關係或是約會,我一律「say no」。

問:這跟您的家教有關嗎?

父母拉拔9 名子女

林惠英:我父母親其實沒有限制我任何事,我爸爸長年在國外做事,因為家裡有9 個孩子, 這樣才能負擔一家的生活開銷。我們家9 個孩子都念到相當的學位,也沒有學壞變成太保太妹之類的。我覺得這是很不容易的, 爸媽把我們這窩小孩全部都帶大了。

感謝上帝的是,我們沒有偏離祂給我們的教導。

問:您大學四年級才跟胡大哥交往?

林惠英:我記不得了。

胡為真:(補充) 是大學四年級沒錯。

林惠英:我覺得讀書時最好就專心在課業上。

問:那您跟他交往的感覺是如何?您剛說胡秘書長個性和外表就是很老實的模樣。

林惠英:那時候,周神助牧師特別推薦他給我認識,說他很好。

問:您也覺得他很好嗎?

林惠英:他是我第一個交往的男孩子,我也只交過這麼一個男朋友。

問:所以是無從比較囉?

林惠英:我有很多追求者,但是我就不理他們。

胡為真:真的沒得比較啦!

同在團契認識漸深

問:胡秘書長,您在團契跟惠英姐認識應該也有幾年了吧?

胡為真:沒錯,但是我們沒有私交。

林惠英:沒有私交的原因是什麼?

胡為真:我跟她在同一個團契,我的基本觀念是:絕不交自己同團契的姐妹。這是我的一個原則。
問:是不希望摻雜任何愛慕在裡面嗎?

胡為真:我的目標是好好地在聖經方面有所增長,對上帝能有更多的認識,不想要分心,也不想影響到我的學弟、學妹。這是我的基本看法。

所以,在大學四年級的時候,已經快畢業了,周神助牧師特別找我跟我交頭接耳說:林惠英姐妹,你覺得怎麼樣?我說,我不熟。然後他說,「我覺得你們很配。」

由於有了一個「暗示」,我就找了惠英談話,好在她願意跟我說話。兩個人談得很投機,理念也很相近,慢慢就有更多的認識,那時候所謂的「約會」就是兩人一起到圖書館讀書。

重視孝道以長輩為重

說老實話,我必須要見證的是因為我父親(胡宗南將軍) 在我14 歲去世,我是長子,我看見母親( 葉霞翟校長) 的辛苦及弟妹的幼小,我在中學快畢業就已經在禱告求主,將來給我一個妻子能孝順母親與幫助弟妹。

周牧師推薦林惠英後我跟她交談很有好感,後來我帶她到學校附近的小吃店,小吃店老闆正好做過我父親辦公室侍衛,我和老闆介紹她,老闆的第一個反應是眼睛紅了,眼淚就要奪眶而出, 我感到疑惑,老闆說,因為我父親沒能看到我結婚的樣子,讓人焦急,現在因為我有了女朋友, 他為父親感到非常高興。

問:老闆才第一次見到她,就認為她是您的女朋友甚至喜極而泣了?

胡為真:對,高興的哭了,但是我們有個約定:我母親若對她有意見,或是她的父母,對我有意見,就要馬上分手,我們不追求自己的意志,完全聽長輩的。

林惠英:但凡他的母親看我不順眼,或是我的母親對他有意見就要馬上分手,不要讓長輩不滿意,這是我們先約在前,講得很明白的。

見母親前先被肯定

胡為真:第一次把她帶到家裡來時正逢過年,我從巷子這邊帶她坐公車下來,巷子那頭過來一輛黑色轎車就停在我家門口,我帶著她回到我家門口一看,原來下來的是我父親的老師蔣鼎文先生(前陸軍一級上將),他與夫人一起來拜訪向我母親拜年。

我介紹第一次來拜訪的她是我的同學林小姐,沒想到蔣伯伯把黑眼鏡拿下來嚴肅的從頭看到腳,再從腳看到頭,這老人家真的很奇特,他點點頭,那時我家的門正好是開的,他就一直走到客廳,在我父親的遺像面前鞠躬說:「你可以放心了,胡家有後了。」惠英那時連我媽媽都還沒見到。

問:還沒有見到母親就先被認定了?

胡為真:對,就先被認定了,蔣鼎文將軍是幫助過蔣公與黃埔軍校的,他非常欣賞我父親,當年一直勸我父親結婚,父親直到他52 歲才與我母親結婚,所以他急得很,這次他看到我帶一位女同學回家,馬上講了那些話, 我母親那時正好走出來。

母親期望與依賴重

問:他還說「胡家有後了」這樣的發言,頗令人感到害羞對不對?惠英姐。

林惠英:當然囉!我當時窘得不得了,感到很不好意思,現在想起來都會害怕。

問:結果胡媽媽也是很欣賞的嗎?

胡為真:我媽媽也很欣賞惠英,因為她是寡母,我是家中長子,她在父親去世後所有心事都是跟我訴說,可以想像的到她對我要求很高,不只是要求,心中也很自然的對我有依靠。

比如那時我在美國留學,念完碩士我想唸博士,她沒表態, 她不講話就是「NO」,意思是希望我回來陪她,我當然也就回國了,後來的博士(Ph.D) 是在南非讀的,也是靠惠英協助。

林惠英:什麼靠我?我又不能幫你寫論文。(嬌嗔)

胡為真:我在國外時知道有很多人在加拿大追她,我很著急, 當時我請我的母親向她的母親提親,母親就到她家正式提親了, 她母親也接受,接受以後就寫信給她,她當然就聽話定下來了, 等到我們回國以後,母親就說既然我們已經訂婚了,就快點結婚吧,所以我們在1973 年、民國62 年1 月結婚。

問:算是很早就結婚的,那時已經當完兵了嗎?

婆媳相待如母女

胡為真:我那時25 歲,是當完兵才出國的,所以後來我們就結婚了,結婚以後我很感謝上帝的是:母親有重大困難或什麼事請她幫忙,往往都辦成。我母親也說:惠英啊,媽媽交給妳的大小事,妳沒有一件沒辦成的,對她很是滿意。

後來母親得了癌症,我們從南非回來,她留在台灣照顧母親, 長期在醫院進進出出,護士以為她是葉校長的女兒,因為她的心與我的母親很近,所以我求上帝聽的禱告應驗了。

問:請惠英姐講講妳母親對他的第一印象?後來有沒有帶他回家過?

林惠英:當然有囉!我媽對他的印象還不錯,說他看起來老老實實也很正派,我們家比較注重品格方面,其他的家裡也沒有什麼要求,當年追我的人很多,像是教授、外國人,可是我都沒有接受,人家要約我出去吃個飯或是看電影我都會說沒有時間。

我媽認為嫁給他,他不會虧待我,做母親的最不放心的也是這點,她覺得他是那種可靠的男人,絕對不是會三心二意的人, 我媽對他有好感,所以對他的評價偏向贊同。

問:你們現在也結婚44 年了, 結婚後面紗就拿下來了,從婚後開始有無發現彼此之間在個性上的衝突?

相互體諒不易衝突

林惠英:我們的個性不太相似,但也不會因為個性不同而有衝突。

胡為真:我舉幾個例子:例如惠英非常愛國,我在外交部工作忙得不得了,她完全能體諒, 所以我們有孩子以後她是絕對配合,她雖然在師專教書,甚至還做心理衛生中心主任,但她不會讓孩子的事影響到我的工作,像是換尿片這些事。

在國內時是這樣,到了國外時很妙的是因為我個人不怎麼會交際,總是她主動幫忙,我們常在對外請客時才能打開外交局面, 白天在大使館工作已經很忙碌, 晚上也一定要應酬,她會說:「你放心,我來做菜。」

問:這是在哪裡發生的事?

胡為真:在南非、第一任的時候,她鼓勵我出去,因此我後來對外就非常開放,我發現這是很有效,請對方到家裡來吃飯,氣氛、互動馬上不一樣,所以我們在每一個外交崗位上都是這樣, 她做菜、招呼、請小孩幫忙,這就變成是在幫助我工作,不論哪一方面都有所拓展。

問:不論來的客人是如何,都是自己做菜的?既不是叫菜、也不是請傭人做的?

林惠英: 對!都是Home made。

問:如果外國人問您說這菜如何做呢?

林惠英:我就講給他聽呀!

問:誰教您做菜?

胡為真:她看食譜。她喜歡觀摩、她只要看一次就大概會做了。

林惠英:爸爸、媽媽,我們潮州人「講」得不好聽,但我們很能幹。

問:那您對胡大哥有什麼不滿嗎?又會為什麼原因吵架呢?

林惠英:我想不出來呢!

問:夫妻都沒有什麼意見不和嗎?

胡為真:有、有、有,當然有! 我是非常嚴格的,她也贊成,但是如果有時候我太嚴的話…其實也沒有嚴到不得了。

林惠英:也沒有嚴到會拚命打小孩的那種,就是頂多讓小孩罰站幾分鐘吧!做媽媽總是會比較不忍心啦,沒什麼大了不得的。

胡為真:我會打屁股當懲罰。

問:你們在外工作,還要教育兩男、兩女,一共四個小孩,有遇到什麼樣的挑戰嗎?

選擇家庭放棄事業

胡為真:我覺得太太有幾點德行是很特別的,第一她總是願意犧牲自己,比方說我在美國念完碩士就回台進到外交部服務,她明明已經拿到博士一年三千美金的全額獎學金,但她放棄,選擇回來陪我。

後來我要到南非去工作了,她在師專教書,已經是副教授了, 但為了家庭選擇再次放棄自己的事業,出國協助我做外交工作, 深得外國人的喜愛,所以她做外交工作很成功,朋友多得很呢!

後來到芝加哥做館長的時候, 那些僑社都是靠她,流利的潮州話一出口,就讓許多僑胞覺得有自家人的感覺。

問:如果工作上少了太太,那成果會不會打折扣呀?

胡為真:絕對打折扣,因為她在剛開始的性向幫助了我,後來語言能力也幫助了我許多, 最主要是她有愛心的個性擄獲眾多外國女士的心,讓人容易卸下心防、傾訴心裡話,而她也會安慰並幫助對方,不知幫助了多少人。

後來我母親去世,這是我最難過的事情,由於是寡母,因此更希望母親能夠安享天年,沒想到她因癌症在67 歲時過世了。原本我想寫一篇文章紀念我的母親,那時太太也在南非,同時還已經成為博士候選人的她就勸我不要寫文章,直接去念個博士。

我聽了她的話,因此開始白天工作、晚上寫論文的生活,這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因此太太看到這樣的情況就放棄攻讀,選擇回歸家庭照顧小孩,這是她第二次為了家庭放棄博士學歷。

林惠英:所以我一直沒念到博士。

胡為真:她放棄事業,二度放棄深造,她的個性就是這樣。

林惠英:這個家庭就是以丈夫作為頭,有好的機會應該先讓給他。

問:你會覺得委屈嗎?

以同理心維繫家庭

林惠英:不會、不會,所以我覺得這是上帝,給予我這樣的心胸。我覺得男性還是應該跑在前頭,如果我自己讀到博士,但丈夫卻沒有,會容易產生挫折感。我覺得我沒有念到博士也沒關係,因為我還有孩子要照顧,我完全不介意別人有沒有看到我的優點,只要上帝知道就好。

問:那你對於坊間時下年輕人對婚姻的態度,你會不會有些感慨?覺得年輕人和過去的差別在哪裡?

林惠英:我還好,沒有看到很多悲慘的,我同情心太強了,如果有什麼人在我身邊發生家庭不和,我會勸導,看到夫妻反目會到很可惜、也很可悲。

我覺得當太太的,不僅要全力以赴,也要學會忍讓的態度,如果丈夫真的不講道理,你能夠改變他就改,如果真的改不了要為了小孩容忍對方,不然就輕易毀了一個家庭。我覺得我很幸運, 上帝賜予我好的丈夫,所以我不需要什麼忍讓,就很正常的過日子。

問:那胡大哥是否曾和太太有過不講話、冷戰呢?

胡為真:有過不講話,但從沒發生長時間的冷戰,就算不講話也只是因為一些芝麻小事,現在回過頭來也不是記得很清楚。

問:所以原因是因為您心中對太太充滿了感恩,所以吵不起來?

胡為真:對!但是最重要的是每天都會自我反省。

問:那您有沒有做過對不起她的事?

胡為真:我覺得她為了我和小孩犧牲這麼多,讓我感到很對不起她。尤其是她放棄博士學歷、回歸家庭。

問:有沒有在外的誘惑?

胡為真:誘惑不是沒有,但我從中學開始,什麼都不害怕,只怕上帝。我還記得小學和中學成績優異,讓我容易驕傲,但只要驕傲就會很容易生病,讓我認為這是上帝對我的懲罰,因此就會時常提醒自己不該驕矜自滿。

問:從事公職忙碌時無法好好照顧太太,那退休後有什麼心願呢?

胡為真:所以我退休後都陪著太太,只要可以,都會帶著太太出席各種活動。

林惠英:我補充一句,我好像不需要他的照顧與陪伴,因為我自然會有朋友,也會過著充實的生活。
問:但他應該要為過去的忙碌賠罪,現在多花時間陪您啊。

林惠英:這不需要啦,我們還有四個小孩。

胡為真:四個小孩也都很孝順,都把母親對家庭的犧牲看在眼裡。

林惠英:我並不認為自己有什麼了不起的犧牲,這都是應該做的。

問:對於現代年輕人有什麼建議?擁有一段美好且長久婚姻的基礎是甚麼?

愛是恆久忍耐

林惠英:我覺得就是「愛」, 因為我的小孩和朋友的婚姻都很好,所以我也不知現在的大問題點在哪裡?以前若遇上朋友丈夫外遇,我也會去幫忙,把她的先生叫出來罵一頓,我這個人就是廣東人脾氣敢這麼做,我認為做人應該要守本分,丈夫應先好好照顧自己的太太,若反而照顧外面的女人,那是不對的。

胡為真:我認為第一是總會為對方著想,第二是有信仰,第三是聖經上的「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這些都是非常好的教導,透過年齡的增長更能體會這句話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