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8f%a4%e4%ba%91%ef%bc%9a%e3%80%8c%e8%90%bd%e8%8a%b1%e6%9c%89%e6%84%8f%ef%bc%8c%e6%b5%81%e6%b0%b4%e7%84%a1%e6%83%85%e3%80%8d%ef%bc%8c%e8%81%b0%e6%85%a7%e5%a6%82%e9%bb%83%e5%81%89%e6%96%87%ef%bc%8c%e8%a6%81%e7%bf%bb%e6%ad%a4%e5%8d%83%e5%8f%a4%e5%85%ac%e6%a1%88%e3%80%82%e4%bb%96%e5%af%ab%e5%87%ba%e3%80%8c%e6%b5%81%e6%b0%b4%e8%88%87%e8%90%bd%e8%8a%b1%e7%9a%84%e5%81%b6%e9%81%87%e3%80%8d%ef%bc%8c%e4%b8%8d%e6%98%af%e8%aa%b0%e6%9c%89%e6%84%8f%e8%aa%b0%e7%84%a1%e6%83%85%ef%bc%8c%e8%80%8c%e6%98%af%e6%b3%a8%e5%ae%9a%e7%9a%84%e7%9b%b8%e9%81%87%ef%bc%8c%e8%88%87%e6%b3%a8%e5%ae%9a%e7%9a%84%e5%88%86%e9%9b%a2%e3%80%82

《蕭旭岑談音樂》落花流水注定相遇、分離

蕭旭岑 2020/06/14 15:54 點閱 957 次

聽中文華語歌,偶而,會碰到靈光一閃的作品。黃偉文幫香港歌神陳奕迅寫詞的《落花流水》,在我心中,就是屬於靈光一般的絕品。

從歌詞體會人生

以前唸書讀唐詩、宋詞、元曲,乃至於讀新詩,會讀到許多很棒的作品,至高的境界,不但能寫情寫景,還能寓情於景,透過事物的描繪,勾勒出抽象的情感,更深一層,是寫出「意境」,讓後人不斷低迴再三。

第一次仔細看《落花流水》的詞,就讓人泫然欲泣。黃偉文用「流水」跟「落花」,寫出了愛情本質的最深刻處,或許也是人生的最深刻處,用粗淺的話說,就是「無常」。他寫道:

「流水很清楚 惜花這個責任
 真的身份不過送運
 這趟旅行若算開心
 亦是無負這一生
 水點 蒸發變做白雲
 花瓣 飄落下游生根
 淡淡交會過 各不留下印」

古云:「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聰慧如黃偉文,要翻此千古公案。他寫出「流水與落花的偶遇」,不是誰有意誰無情,而是注定的相遇,與注定的分離,有意還是無情,分得清麼?

流水淙淙流過,俯首自在流轉,焉知在某個斜陽閃照的瞬間,遇上了隨機飄落的花朵,相遇的時機沒有徵兆,相遇的地點無復記憶,相遇交會之後莫可名狀,流水承載著落花,兩者相扶共度,歷經一段美好時光。

只求過程開心無悔

然而流水很清楚,它與落花的相遇與緣份,不過是護送一段路程,到了分岔點,你的歸你,我的歸我,原來的歸原來,往後的歸往後;流水會蒸發,轉瞬變成白雲,落花飄流而下,注定會落花歸根,兩者的相遇如此美麗,然而注定美麗是要留存在一同依偎共度的時光,流水與落花淡淡的交會,不留下雪泥鴻爪。

黃偉文說,別喪氣難過啊,聚散總無常,分離無須驚詫,只要在這一段共同流過的時光,是開心無悔的,那就足夠了,「亦無負這一生」;流水不是只有遇過一次落花,落花也不是只有隨流水共舞一段,彼此都還有各自的旅程要前進,過分的執著,會破壞了那份留存的美感。

畢竟啊,你們看過了那最美的晚霞,共渡了最美好的時光,彼此為彼此,都渡對方一段美好的緣分,天涯路上,誰是主,誰是客,美好的筵席,怎麼分怎麼散,有什麼分別嗎?

生命中的過客

流水與落花,彼此都是彼此的過客,淡淡的交會過,各自沒有留下印跡,然而,雙方經歷過最溫柔的旅程,流水輕柔震盪著落花,那是無可取代的,也是最美的。

我想,王家衛《阿飛正傳》裡頭,張國榮對張曼玉說「一分鐘的朋友」,也是落花與流水之間的秘密與道理吧,王家衛當然是懂得的。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