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a82017%e5%b9%b4%e9%a0%92%e5%b8%83%e7%9a%84%e6%96%b0%e6%b3%95%e4%b8%ad%ef%bc%8c%e8%b3%a6%e4%ba%88%e5%be%b7%e5%9c%8b%e8%81%af%e9%82%a6%e6%83%85%e5%a0%b1%e5%b1%80%e8%92%90%e9%9b%86%e5%a4%96%e5%9c%8b%e4%ba%ba%e8%b3%87%e8%a8%8a%e7%9a%84%e6%ac%8a%e5%8a%9b%ef%bc%8c%e8%80%8c%e7%84%a1%e9%a0%88%e4%ba%8b%e5%85%88%e7%b6%93%e9%81%8e%e6%b3%95%e9%99%a2%e7%9a%84%e5%90%8c%e6%84%8f%e3%80%82

德國監聽恐懼再起 NGO:違反人權

林祐任 2020/01/15 13:30 點閱 3260 次
在2017年頒布的新法中,賦予德國聯邦情報局蒐集外國人資訊的權力,而無須事先經過法院的同意。(Photo by Flickr)
在2017年頒布的新法中,賦予德國聯邦情報局蒐集外國人資訊的權力,而無須事先經過法院的同意。(Photo by Flickr)

【台灣醒報記者林祐任綜合報導】竊聽風暴在德國真實上演!針對2017年新法賦予德國聯邦情報局蒐集外國人資訊的權力,自由權利協會等團體一狀告上最高法院,指出此舉違反人權,判決預計將在今年出爐。無國界記者表示,被監聽的風險恐怕對記者造成寒蟬效應。前德國聯邦情報局長則回應,若沒有監聽的權力,在海外的德國軍人將受到危害。

監聽引起德國恐懼

根據《德國之聲》和《紐約時報》報導,在2017年頒布的新法中,賦予德國聯邦情報局蒐集外國人資訊的權力,且無須事先經過法院的同意。對此,德國的自由權利協會(GFF)和無國界記者等組織,對最高法院提起訴訟,指控德國聯邦情報局此舉違反公民和記者的人權,於14至15日進行聽證會,預計在今年判決就會出爐。

「監聽」在德國歷史中一直是具爭議性的行為,早在納粹和東德時期,無數人民曾被政府監聽,在兩德統一之後,這個議題一度淡出人們的視野,但在2013年美國國家安全局被爆出監聽各國政要,包括德國總理梅克爾,被監聽的可能再度激起德國民眾的恐懼。

媒體人人自危

「我們受夠了情報機構毫無根據的保證了!」自由權利協會的總裁布米爾痛批。法律顧問貝克指出,在德國聯邦情報局「戰略訊息蒐集」的架構之下,所有外國人都有可能是被監聽的對象。

無國界記者德國分部的執行長米爾表示,德國聯邦情報局雖然是監聽外國人,但也會對國內的記者造成寒蟬效應,因不少德國媒體在海外雇用外籍記者,甚至有許多國外的「線民」,若是他們受到監聽,也將造成德國媒體界的恐慌。無國界記者也引述《明鏡週刊》的報告指出,過去至少50位記者受到德國聯邦情報局的監聽。

「倘若1949年制定憲法的國父們地下有知,我們以保護人權為名,終止對塔利班或伊斯蘭國的監聽,他們必會從墳墓裡跳出來。」前德國聯邦情報局長辛德勒強調,停止對外國人的監聽將危害到在阿富汗等地的德國軍人。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