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7%b6%93%e6%9c%ac%e5%a0%b1%e8%a8%98%e8%80%85%e8%bf%bd%e6%9f%a5%e7%b5%90%e6%9e%9c%ef%bc%8c%e5%8f%b0%e4%b8%ad%e5%b8%82%e6%94%bf%e5%ba%9c%e5%90%84%e5%96%ae%e4%bd%8d%e9%82%84%e6%98%af%e6%90%9e%e4%b8%8d%e6%b8%85%ef%bc%8c%e6%98%af%e8%aa%b0%e5%be%97%e7%bd%aa%e4%ba%86%e7%b4%99%e9%a2%a8%e8%bb%8a%ef%bc%9f%e5%9c%96%e7%82%ba%e7%b4%99%e9%a2%a8%e8%bb%8a%e3%80%8a%e5%b1%8b%e9%a0%82%e7%9c%8b%e4%b8%96%e7%95%8c%e3%80%8b%e6%bc%94%e5%87%ba%e7%85%a7%e3%80%82%ef%bc%88photo_by_facebook%ef%bc%89

誰惹紙風車生氣了? 還原真相說分明

劉東皋 2019/08/07 12:45 點閱 14683 次

【台灣醒報特派員劉東皋分析報導】到底誰惹紙風車生氣了?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5日忽在臉書發文,說是遭到質疑政治立場及刁難、羞辱,而決定取消台中市的演出。此訊息引發各界關注,盧秀燕及其團隊一時受到多方指責。但經本報記者追查結果,台中市政府各單位還是搞不清,是誰得罪了紙風車?

被當「廠商」不平

李永豐6日下午與台中市文化局長張大春在台北碰面後說,只要恢復過去胡志強、林佳龍時代,由行政單位掛協辦,免收租金並提供各項行政協助,則未來願意回到台中演出。他並說,此次台中市政府要求付場租、還要求紙風車指揮交通、清廁所,讓他覺得「紙風車被羞辱成廠商」;而他從未受過這樣羞辱。

原以為,李永豐是在氣市府及各行政單位未掛協辦、未提供免費場地、未提供清廁所、指揮交通的行政支援,而大感不平與羞辱。他卻又說,台中市政府對紙風車的羞辱其實不是「要不要付租金、指揮交通、清馬桶」,而是將公益演出的表演藝術團體當成「廠商」,這才是他過不去的「關」。(「廠商」與「公益團體」有高下之分嗎?)

教育局未針對

經記者查問結果,市府教育局不掛協辦,是因今年上半年內部會議討論結果,為避免主辦單位活動執行未周延造成民眾抱怨而怪罪教育局,未來除非有教育局補助或共同籌辦之事實,否則將不予掛協辦。這是通案,並非針對個別團體。

另外,紙風車原預計10、11日分別在豐原南陽國小與西屯永安國小演出;但實際上南陽國小因掛名協辦,因此場地免費,卻因紙風車未具體指名而遭受池魚之殃;而永安國小雖收取1萬2千元租金,但校方說,雙方早在7月11日完成場地租借及繳費手續,對方承辦人員也未反映不妥或不愉快。

永安國小校長陳靜姿受訪時表示,兩年前永安國小舉辦100周年校慶時,她就洽請紙風車到學校演出,那場活動很受歡迎,彼此也合作愉快;因是校慶活動,自無租金問題。這次則是由西屯區公所來文請學校配合辦理(南陽國小則是由豐原區公所去函)。她早在6月就告訴所有學生,紙風車8月將到校表演,以免放暑假後學生不好連繫;大家也都很期待紙風車的前來。

永安依規優惠收租

依台中市政府107年版的場地租借辦法,陳靜姿說她已按「合作辦理」的最優惠規定,只收演出當天的租金,第一天的進場及第三天的撤場都未算租金。且因逢暑假期間,她還調請同仁協助到校維護及清潔。由於長期以來很多單位會租借永安國小場地舉辦活動,因此她必須依規定儘量公平辦理。

如果紙風車承辦人員當時反映能否不要收租金,她也會考慮,但「收了也是為繳公庫啊」。在學校經費有限之下,校方也希望多一些校務收入。而且,公版合約上只有要求承租者要將場地「恢復原狀」,但多半還是得由校方事後清理,她不知道怎麼會有要求紙風車清廁所的事情。

從追查過程中顯示,兩所國小都很高興的同意紙風車到校舉辦活動;兩校也都依區公所的公文辦理;且洽借或洽租場地的手續也都已辦妥,這中間,到底是教育局、區公所、或校方的哪個單位「刁難」了紙風車的承辦者,顯然成了羅生門。

受誰刁難應具體指明

或許,有兩件事可能讓李永豐感到受羞辱。一是,教育局不同意協辦。但雖不同意協辦,教育局似也並沒有刁難阻撓紙風車去洽借兩所國小場地。

另一件讓李永豐不開心的則可能是,永安國小校長陳靜姿竟收取紙風車租金。但從一個公立校長的立場,面對各式各樣團體來洽借場地,她不能不秉公處理。她已給予紙風車最可能的優待,收取1萬2,可能連同仁加班、冷氣費、事前整地、事後清理的費用都不夠。為學校省點公帑,也是她應盡的責任。不是嗎?

說起來,李永豐最感羞辱的事,也許真的不是為了區區1萬2的場租及演出後請人協助清潔及「恢復原狀」的那點費用,而是長久以來視為理所當然的「禮遇」不見了。

按理講,事涉教育局、兩所國小、區公所及文化局等,以紙風車之能力背景,應針對什麼單位或什麼人刁難他了,具體提出,不應一竿子將所有單位都攪進去,造成其他單位遭受不白之冤。如今在兩校都同意洽辦手續後近一個月,才以令人難以理解又措手不及的理由罷演?這在管理上,到底是下情上達反映太慢呢?或心態上,欲陷人於不義?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