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50歐元 19歲少年壯遊世界

醒報編輯部 2019/07/28 16:16 點閱 1507 次

人生正等你來探索!我在環遊世界的4年中所經歷到的事情非常多,多過這本書從封面到封底能收的內容,但我依舊希望盡量重現旅程中最有趣、最夢幻、最詼諧和最古怪的時刻。誰知道,也許這樣會讓你們想知道更多呢!

4年環遊45國

達成的人生成就:遊歷世界45國、1521個日子、海路遠征100,000公里、探索世界5大奇蹟、橫越5大洋、學會4種新語言、智齒少了4顆、古怪的遭遇、不斷結交新朋友、讓人羨慕的照片、吃噁心的食物、獲得改變人生的智慧、數不清的冒險。現在,跟我一起出發吧!

一對瑞典夫妻在奧斯納布呂克附近讓我上車,就算搭便車旅行對我來說是初體驗,我一點也沒有異樣的感覺,一次都沒有。幸運的是,大多時候車內氣氛都很坦率、很真誠,因為只有願意送人一程的人,才會讓人搭便車。我從來不必勉強誰。

而且雙方雖然以前從來沒見過,將來也不太可能再見面,談話時卻不用擔心話不投機。一開始可能會問幾個問題,例如「你是哪裡人?」還有「你要去哪裡?,」這些問題經常會衍生出(視車程長短)非常有趣,但也挺深入的談話。

搭便車交朋友

搭便車旅行讓我有機會認識別人的生活;由於我的年齡、興趣,或者因為我有限的社交經驗無從認識的人。在高速公路上確實遇得到各式各樣的人:醫師、建築工人、家庭主婦、鱷魚養殖場老闆、坐過牢的人,甚至黑手黨。

就像是打開電視機,用遙控器把所有頻道轉一遍,看一段影集10分鐘,然後接著繼續轉台那樣。你看懂了一小段故事,但不知道之前發生過什麼事,也不知道之後會怎樣。最有趣的是你不斷在學習:關於不同的職業、國家、人生觀。

第一個目的地

夕陽開始西下,我們抵達阿姆斯特丹的交流道出口,我的第一個目的地。之後我想去巴黎,接著去巴塞隆納。「今天晚上要慶祝一下!」和我交上朋友的兩個瑞典人這麼決定,我也同意。我們把行李留在他們入住的一間便宜旅館的房間裡,然後去找地方慶祝。

我瞇起眼睛,車裡的陽光好耀眼。揉一揉我仍然有點茫然的腦袋;很難說我的茫然究竟是睡眠、大麻,還是飲料引起的,大概每樣都有一點吧。4小時前我們才搭計程車回旅館,瑞典人讓我在他們的車子裡睡覺。

嘴巴好乾,我抓起儀表板上的水壺,連灌好幾大口水之後,我打開車門。迎面吹來舒爽的涼風,我一邊瀏覽旅館停車場,一邊伸手進長褲口袋,掏出剩下的錢,一塊嚼過的口香糖,以及一小張撕破的紙條。這張紙條是穿紅色T-Shirt的傢伙與我坐在酒吧前面的人行道上聊天時給我的。

首夜花一半旅費

我把紙條放回口袋,開始數我還剩下多少錢。天啊!出發時我帶了50歐元,第一晚就揮霍掉整整35歐元!有件事很清楚:我迫切需要一份工作和一個可以睡覺的地方。目前的最佳(也是唯一)的選項,是邀請我們串酒吧的那個年輕人的名片,因此我把他列為第一個拜訪的對象。

我散步穿過馮德爾公園,夏季裡大片綠地和輕鬆愜意的氣氛,特別吸引大學生與藝術家來閒晃。路邊一張椅子上有個留著一頭金色長髮的年輕男人,他懶洋洋地撥弄吉他,唱起歌來。打開的樂器袋子放在他前面,提醒路人打賞。他身後有一位很瘦的年輕女子,正看守著他們的兩個大背包。

她和她男友不同,頭髮很短,左邊鼻孔穿了鼻環。「你們從哪裡來的?」我和他們攀談。他們來自斯洛維尼亞,靠著在街頭演奏音樂,在歐洲旅行了好幾月。我們閒聊了一會兒,立刻覺得彼此很投契。我覺得這兩個人足堪信賴,便問他們能不能在我找工作的時候幫我看行李?他們欣然同意。

烏龍失竊驚魂記

幾小時過後,我興高采烈的步伐走進公園,因為我真的找到了一份派對導覽的差事。當我來到那個地點,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說確切一些,他們不見了!天正下著雨,街燈在我面前的公園椅子上投下淺黃色的光暈。太陽下山的時候,我的背包還放在那對男女旁邊,現在竟然全都不見了!

我絕望地東張西望,在灌木叢的剪影中尋尋覓覓。這附近連個鬼影都沒有。「不、不、不!」我的心臟劇烈跳動,我不相信!雨滴落在我的肩膀上,像是領會我的心情。現在怎麼辦?背包裡有我的證件,我剩下的錢,我的裝備,我才離開家一天,不只把旅費揮霍一空,還把所有東西搞丟了!

我為什麼這麼幼稚,以為可以信任他們呢?正當我絕望時……「克里斯!」幢幢樹影中有兩個人影在晃動,我朝他們跑過去,心頭的巨石落了地!「對不起,嚇到你了。但突然下起雨來,所以我們到那邊躲雨去了,」長髮音樂家向我解釋。頓時感到輕鬆的我擁抱了他,他顯得有點吃驚。我的直覺沒有騙我!

沙發客體驗

我在阿姆斯特丹認識了一位友善的不得了的沙發客;儘管是大清早,他仍然為我打開他儉樸公寓的門,從他的公寓可以看見艾菲爾鐵塔和蒙馬特。好客網的會員利用網站,就能找到旅途上免費過夜的地方,或者提供住處給旅客。你不只提供一張沙發,也可以帶客人看看你所住的城市。

我認為這很棒,但是回顧我整趟旅程,我才用了不到十次。這表示我的旅遊方式不夠衝動,而且我很難能夠規律上網。要是想「精打細算」旅行,那我建議你,一定要去當個沙發客!為了不在歐洲最昂貴的城市過超出我能力的日子,我規定自己,每天的花費不許超過5歐元:吃飯2歐元,別的花費3歐元。

實行起來很辛苦,但還算過得去。後來在其他消費較低的國家,我大多時候每天花1歐元,通常還不用超過1歐元就能活了。我在巴黎待了整整一星期,確確實實只花了33歐元,而且把所有知名景點都玩遍了,接下來繼續往西班牙前進!

巴塞隆納的女人

我在宜人的28度氣溫下快步遊覽巴塞隆納,因為我聽說這一區的某個地方要舉行城區派對,我希望能在那裡找到下榻處。背包很重,這可不能算是散步。「怎麼去?嘉年華?」我用當時極其有限的西班牙語,問一位個頭嬌小、擁有地中海膚色、黑髮,以及一張親切臉孔的中年女士,她是我唯一碰見的人。

她笑了笑,用西班牙語或加泰隆尼亞語說了幾句,總之我聽不懂,然後她換說英語,她的英語似乎不比我的西班牙語好。她說:「跟我來。」她對我表現的耐性和興趣,讓我倆能夠馬馬虎虎溝通。她說她來自哥倫比亞,住在巴塞隆納很多年了,在為學齡前的小孩上課。我用殘缺的外語「告訴」她,我旅行的種種。

她問:「睡在哪裡?」頭靠在闔在一起示意為枕頭的雙手上。我指了指背包上捲著的睡墊,再聳聳肩。她笑了起來,食指指著我說:「你睡,」然後指她自己,「我家。」我聽懂了,笑著道謝,大聲說:「謝謝!謝謝!」

雖然她看起來很高興收留了我,我仍然在一星期後告辭,繼續上路。我從小和馬打成一片,童年的夢想是有朝一日在西班牙的牧場上班。幾年前,我父親在白色海岸莫夕亞東邊的一座莊園買了一匹安達魯西亞種馬,我的下一站就是這個地方。

牧場的新工作

想靠搭便車離開巴塞隆納困難重重,這與西班牙流傳甚廣的偏見有關,他們認為,只有乞丐和罪犯才會搭便車;所以比起本地人,度假的觀光客比較願意送人一程。牧場主人記得那匹馬,也記得我父親。我很快就被雇用了。

除了照顧馬匹、清理糞便、當園丁、殺豬和各種修理工作之外,我在牧場的另一個任務是帶遊客騎馬,我非常樂在其中。幾個住在附近的外來移民常來牧場騎馬。其中一位來自德國,他以前是建築師,已經83歲,在牧場裡有自己的馬。

「你才多大,你爸媽就放你一個人到處旅行?」我陪這個德國人騎馬,和他說起我的環遊世界計畫時,他這麼表示。他拉了拉他的栗色閹馬,以便與我保持一致的行進。這次陪同騎馬,我再次察覺,以年齡而論,這個男人和馬都十分健朗。

壯遊前先說服父母

「是呀,一開始他們不贊成,他們也許以為我只是一時頑固,過不久就會把這個餿主意拋在腦後,」我笑著說,「但是我開始添加裝備,打預防針,準備得越來越用心,他們慢慢明白了:這小子是認真的。」他又問:「然後呢?他們有沒有勸退你?」

我說:「他們和我一起坐下來,很嚴肅地勸我:你知道你可能會死掉嗎?但我的回答是,我明白,但我還是要去旅行。因為我寧可在做我喜歡的事情時死掉,而不是在辦公室裡一待15年,然後對自己說:你本來應該可以……」。他點點頭,「和我當年一模一樣,所以我來到這裡。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我對他眨眨眼說:「征服全世界。」這個德國人搖搖頭說:「只有傻瓜才想要征服世界,智者要征服的,是自己。」我咧嘴笑了笑,顯然他沒聽懂我玩笑的暗示,但他的話含意頗深,我默默重複了他的話,記下了。

靠遊艇橫渡海洋

「你怎麼安排飛行?」他問。「我不打算搭飛機,如果飛很長一段路,就很容易失去那種遙遠的感覺,你在某地上飛機,幾小時之後,在另一地下飛機,根本不知道自己經過哪些地方。我打算在遊艇上當助手,靠這個方法橫渡海洋。」我說。他揚起眉毛問:「你會駕帆船嗎?」

我坦白我一無所知,他笑說:「嘿,你運氣不錯,我以前是帆船教練,你的計畫不會落空。」我問:「你認為我有機會搭上遊艇嗎?」他說:「如果你好好準備的話,我想會有機會的。對一個好船長來說,態度和經驗一樣重要。」

他接著說:「11月底到隔年2月是橫渡大西洋的季節,總會有幾艘遊艇願意收以工換宿的人。幫忙做事,免費搭船;我要是你,就會在直布羅陀那邊試試看,很多人從那邊出海。」我真的非常感謝他,我在出海季節來臨之前遇見他,感覺好像是天意。

登船的事前準備

接下來幾天中,他先是帶了一本帆船教科書給我,然後是一把索具刀和一套帆船服。「像我這樣的老人還要這些東西做什麼?如果你用得到,我會很高興。」我確實用得到,而且對整個旅程來說太重要了。「和別人一樣,把你的紙條貼上這塊板子。貼在空位上。」港口辦公室一位職員說。

我轉過身去,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氣:板子貼滿了紙條,他們都跟我一樣,想找艘船橫渡大西洋,很多人都已經有過經驗,有些甚至有資格證明文件。我沮喪地走出那間辦公室。競爭如此激烈,可以想見機會十分渺茫!基本上,我今年休想越過大西洋了。

與人交流換取機會

但當我走遍碼頭,盡可能多認識一些人之後,我又變得信心滿滿。港口辦公室裡寫招貼的人似乎把一切交給了紙條,但我可以給人留下個人印象,雖然我必須和兩位波蘭人,一位年輕的英國女子和一位澳洲人平分這份希望。

我在一艘停泊於港灣的小型法國遊艇駕駛艙內,與陽光、尖叫的海鷗和一些威士忌慶祝生日。乘務員用演奏街頭音樂支付他們的開銷,並打算留在地中海域。晚上我和一位捷克人一起去貨箱翻找,換句話說,從垃圾桶裡找出被丟棄、但還能吃的東西。

來自垃圾桶的禮物

4年以來,這個捷克人全靠丟棄的食物過日子,卻從來沒有健康上的問題。他曾在巴黎一個垃圾桶裡找出一件全新的亞曼尼西裝,他的朋友甚至在一個美軍基地的垃圾堆中,陸續收集到筆記型電腦、平板電腦和智慧型手機。那些儀器只因為插頭的規格與插座不合就被清理掉,除此外毫無損壞。

被丟掉的東西這麼多,實在不可思議!光是在德國,一年就有兩千萬公噸的食物進了垃圾場,等於每人扔掉了250公斤的食物!這天晚上,我們用挖出來的特殊寶藏來慶祝我的生日:一塊冷凍過的披薩,我們在一個垃圾桶裡發現的,然後放進微波爐加熱。在返回途中,我用手機和我的雙胞胎弟弟簡短地慶生。

攀談帶來好運

3天後,一個意外驚喜為我帶來好運:一位義大利人和他的泰國妻子打算駕自己建造的漂亮快艇渡過大西洋,原本有兩個要同行的朋友缺席了。這對夫妻傷透了腦筋,我卻因此獲救。之前幾天的幾次談話,讓那個義大利人注意到我,他很乾脆地答應帶我去加那利群島,如果一切順利,也會帶我去加勒比海。

我高興得要飛上天了!我的新船長想必從來不去看那些貼在黑板上的招貼,也許他去看了,但是他一個英文字也不懂,那裡有一大堆經驗豐富的船長在應徵。我不敢相信好運就這樣降臨。不到一星期,我就已經躺在58歲義大利人和他妻子13公尺長、4公尺寬的遊艇上。

他們想先去加勒比海,之後也許揚帆前往泰國。這位泰國太太有點暈船,基於安全理由,他們希望至少再帶一個人,讓甲板上多個人手。我們駛進直布羅陀海峽時已經是下午時分。我又開心又激動,我終於要進入旅程中第一個重要階段了。

大西洋的綠色閃光

這期間我已經離家4個月,但感覺上,橫渡大西洋才是目前「去世界闖蕩」最重要的一步。自由的景象在我眼前,我難以形容。西邊除了地平線,就是一望無際的深藍色大海,這可是我有生以來在海上度過的第一天呢,而且我馬上就要在甲板上欣賞落日了,這也是生平頭一遭!

「太陽正好要消失在海水後方的時候,你得看清楚喔!」義大利人用神祕兮兮的聲音這般建議,意味深長地看著我,「航海的人一輩子只有唯一一次機會,在剎那間看見那道綠色閃光。那個瞬間非常獨特,因為溺死者的靈魂會聚集在那裡。」

我很震撼,我能否在我短暫的航海生涯中有此體驗?我們一起追逐夕陽西下,果不其然:最後的一道光芒驟然染上了綠色。「那就是你說的光吧?」我問,但沒得到答案。船長的下顎往下垂了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