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b7%9d%e6%99%ae%e5%9c%a8%e6%8e%a8%e7%89%b9%e8%a1%a8%e7%a4%ba%ef%bc%8c%e8%8b%a5%e6%9c%89%e8%89%b2%e5%a5%b3%e8%ad%b0%e5%93%a1%e4%b8%8d%e6%bb%bf%e5%8f%af%e5%9b%9e%e8%87%aa%e5%b7%b1%e5%9c%8b%e5%ae%b6%e3%80%82%ef%bc%88photo_by_youtube%e6%88%aa%e5%9c%96%ef%bc%892

川普歧視少數族裔能維護基本盤?(20190718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07/18 09:32 點閱 99687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鄭吉峻、廖亭雅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川普最近惹了大禍,他在推特裡面批評一些聯邦眾議員是有「色」的女性,引起軒然大波,因為這觸犯不少禁忌,一個是針對少數民族、族裔;第二個是針對女性。嚴老師有甚麼看法?

「歸化」者不應受歧視

嚴震生:他好像也有針對所謂的外國人,就是指不是在美國出生的。因為在這4位當中有一位是在索馬利亞出身,小的時候才來美國,後來歸化成美國公民。事實上,美國眾議員只要在美國待過七年以上,據說就可以成為美國公民,就可以選舉,所以他的資格是沒有問題的。

很多美國的眾議員都不是在美國出生,甚至參議員也可以不用在美國出生,除了總統之外,這些人,他們從小歸化成美國人,那應該是成為美國一樣的待遇,所以不僅是女性及少數族裔,同時還有歸化的美國人都不應該被歧視。

「滾回你的國家」

在美國出生的少數族裔,那就更離譜。因為川普對他們最大歧視就是「你們如果批評我們,覺得這個國家不好、不滿意,請你滾回你的國家,看看你的國家有多糟!」

這4個人裡頭,一個就是我剛剛講歸化的這一位,是從索馬利亞來的,確實索馬利亞是很糟糕的國家,但另外一位是巴勒斯坦人,她是密西根州選出來的,甚至是在美國出生。

還有一位是波多黎各裔、紐約出生、最年輕的議員,因為她對川普的攻擊從來不假辭色,所以攻擊得很兇。還有一位更離譜,是康乃狄克州第一次選出的女性黑人眾議員,她也不知道是美國第幾代,祖先可能是奴隸還說不定呢。

問:川普本來就是白人至上主義者,也就是說,他的白人血統是盎格魯撒克遜人,這個血統本身是很驕傲的。從他平常過去的言行中,一直都是有某種程度對女性也好、對非美國人及非白人的歧視。不只是川普,包括整個共和黨都有一點這種身段。

貶抑女性花邊多

嚴震生:不只是女性,川普對侵犯女性這件事情上面,過去也有很多的報導,他的花邊新聞更是特別多。但在另一方面,他又常貶抑女性,我寫過一篇文章叫做Formal Social,所謂的Formal Social,就是他比較看得起男性,所以他喜歡跟男性互動。

可只要碰到女性,他就會貶抑對方。包括他跟德國總理梅克爾及英國首相梅伊的互動,都不是非常自然,反而是跟普丁、習近平較自然、親近,這就是川普的風格。不過他碰到眾議院議長裴洛西,也是沒輒。

裴洛西可不是一般的政治人物,我們看到他在國會演講的時候,大家不是要鼓掌嗎?裴洛西就故意做小手勢「拍拍手」,每個人都覺得很好笑,這有點輕蔑的意思,川普碰到裴洛西,真的是「沒辦法」。

要求宗教血統純正

不過很多年輕的女性眾議員都覺得川普是「美國的羞辱」,才會常常批判他。川普也覺得說妳們老是批判我、批判美國做什麼,不如妳們就乾脆回國去。

我剛才講到,第一是有色人種,第二是女性,第三還有可能是針對不在美國出生的人,第四個更重要,4位女性中有2位女性是索馬利亞跟巴勒斯坦來的,索馬利亞那位是信奉伊斯蘭教,另一位則是穆斯林。

於是這又有宗教因素牽涉在裡頭,讓我們知道民主黨是一個比較大的帳篷,什麼人都可以進來,所以民主黨當然也會有各種不同的聲音。民主黨有白人,也有男性,反而是共和黨越來越少數,就變成很多血統純正的白人,等同於川普已經把整個共和黨給佔領了,就是他已經收編整個共和黨。

攻擊女性護基本盤

現在剩白人的男性議員比較多,他們想要招募女性的議員,譬如說選舉的時候想找女性來選,連初選都難出頭,感覺上誠意就不夠;但川普在對抗這些少數族裔的女性議員的時候,他的基本盤反而非常高興。

也就是說,他認為今天他推特的談話,雖然看起來很不禮貌,但是對於鞏固基本盤很有幫助,所以他就繼續不斷的做。然後變成很多慕僚就要幫他去圓謊,說他其實講的是,「請你們回你們國家看看,回來後再做個比較,其實美國還不錯。」

但這些都沒有用,因為大家已經認定,從一開始川普就是一個種族主義者,一個歧視女性的男性沙文主義,而且對強烈的美國白人至上者。

政治正確的壓抑

如果我們從台灣來看,我們的政治人物現在也非常民粹,可是也沒有人敢公開撕裂族群,也沒有人敢說誣衊的言語。所以我最近比較了一下台灣跟美國,覺得台灣比美國強很多。

美國因為有了川普的鼓舞後,很多長期覺得過去受到政治正確的壓抑,這些白人現在越來越勇敢支持川普,去挺這樣的言論。如果說2020年川普還是當選的話,那我覺得這個就是美國必須要面臨的挑戰。

美國過去是大熔爐、移民的天堂,當大家看到這個自由女神神像的時候,這彷彿是人類一個新的天堂,來到這大家都有機會。但如果今天這個繼續的話,就代表美國的歷史一直在找一些新的移民來做它的代罪羔羊。

走回白人至上社會

他們最早的純種是英國裔,19世紀的時候,也有這種美國優先、美國第一的案子,當時他們不想要德裔,特別是天主教的德裔與愛爾蘭裔。19世紀中期也是一樣,還會在商店的門口說「我們招人,但愛爾蘭人就不必來申請工作。」

所以一路看下來,包括過去將中國人排除的排華法案,然後二次大戰美國還把已經第三代的日本人關到集中營裡頭。美國一直在這兩個力量間拉扯,一方面是非常有理想、自由、開放的社會;另一方面又有一個偏向封閉,希望走回純白人的社會。

長期以來,美國多元文化是順利的,但現在看起來川普想走回頭路,將美國帶領回白人至上的社會。

問:所以才會有人說,川普口號所說的「讓美國再次偉大」,其實是「讓美國再次『白』回來」。

共和黨加入批判

嚴震生:對!這是美國眾議院院長裴洛西所對他的批判,她說川普並不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而是「Make America white again.」當然,裴洛西對川普的批判很兇。

川普譴責這4位女性眾議員時,能看到眾議院民主黨已經佔了多數,他們已通過決議案來譴責川普,甚至還有4位共和黨的眾議員也有加入,其中一位是密西根州的眾議員,早已跟川普鬧翻,但還有另外三位。

我希望能看見越來越多共和黨的眾議員,在對於禮貌及人與人的互動上,還是要有一些應遵守的規範。

問:再請教嚴老師兩個小問題,第一、原因是不是白人慢慢產生了危機感?也許是因為他們發現身為白人並沒有比其他人種優秀;第二、如果以選票利益考量,川普是否只要確保白人的票就能勝選?難道他不需要亞裔或西班牙裔的票嗎?

白人不再有優勢?

嚴震生:第一個問題,要先看過去白人的工作,或者是他在社會階層上的狀況,如果算還不錯,那再考慮是不是跟他的種族有關。舉個例子,藍領階級工人的工作從台灣來看不算什麼,可在美國來講,因為有工會的保障,待遇很好,基本能被視為中產階級的工作。

對此,白人不需要去讀大學,甚至高中畢業就可以直接進入好的工廠,或者依靠親人曾在工廠上班的交情,拿到不錯的薪水,也讓這類型的職缺慢慢消失。而高科技的工作,因白人不太喜歡讀研究所,於是慢慢有其他族群升上來,確實漸漸讓白人產生了危機感。

少數族群生育率高

第二,有關於未來白人人數的問題,過去他們眼看天主教徒進來了,像西班牙裔及拉丁裔。所以到了美國以後,越來越多的人是來自少數族群,再加上還有移民,包括亞裔。

台灣出生率是世界倒數第一,但台灣人到美國都很敢生,為什麼?可能是亞裔家庭會認為,需要組一個比較強的家庭組合,且在這移民社會中,或許是因為感到孤單,才會希望能有更多的孩子陪伴,導致整個少數族群的出生率是比白人高的。

問:聽起來,川普是無法只靠白人的票數獲勝?

美國怪現象

嚴震生:對!白人的票已經快要不夠了,尤其川普又得罪很多白人女性。

問:川普這策略真的不是很聰明。

嚴震生:問題在於,川普認為他只要獲得白人的票就足夠了,可是白人的票也不是完全願意要投給他,如果川普只願意鞏固他那35%至40%的票,到時候大選也不一定能夠當選。

問:不管從道德的角度,或從選票現實上的考量,川普恐怕都應該要改弦更張?

嚴震生:但川普的風格就是要強悍、要罵人,他的基本盤才會高興,反應也才會激烈,想要讓川普變成溫良恭儉讓?不太可能。

主持人:這真是美國的一個怪現象。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