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97%a5%e6%9c%ac%e5%a4%a7%e5%a1%9a%e5%85%ac%e5%8f%b8%e6%97%97%e4%b8%8b%e7%9a%84%e9%a6%99%e6%b8%af%e5%88%86%e5%85%ac%e5%8f%b8%e6%97%a5%e5%89%8d%e6%b1%ba%e5%ae%9a%ef%bc%8c%e6%92%a4%e5%9b%9e%e5%9c%a8%e9%a6%99%e6%b8%af%e7%84%a1%e7%b7%9a%e9%9b%bb%e8%a6%96%e5%8f%b0%e6%92%ad%e6%94%be%e7%9a%84%e9%81%8b%e5%8b%95%e9%a3%b2%e6%96%99%e3%80%8c%e5%af%b6%e7%a4%a6%e5%8a%9b%e6%b0%b4%e5%be%97%e3%80%8d%e5%bb%a3%e5%91%8a%ef%bc%88photo-by-wikimedia%ef%bc%89

(社論)當全球化遇到民族主義(彭蕙仙)

彭蕙仙 2019/07/11 19:01 點閱 7577 次

日本大塚公司旗下的香港分公司日前決定,撤回在香港無線電視台(TVB)播放的運動飲料「寶礦力水得」廣告。一般認為,大塚的這個決定與香港輿論及市民認為TVB香港反送中的報導,立場比較傾向中國大陸的觀點有關。

撤廣告是商業考量

儘管大塚公司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撤掉香港的廣告純粹是商業上的考量,沒有政治意圖,不過,外界顯然不是這麼想。寶礦力水得在香港的人氣正快速上升,甚至出現缺貨,但是中國則出現抵制的聲浪,例如,中國的「微網誌」已把寶礦力水得列入抵制的黑名單。

因為政治因素、特別是民族主義的作用,影響商業運作,早已有之,例如百年前五四運動發起時,就曾同時出現人民抵制日貨的現象。但是現在的狀況比過去更為複雜,對商業影響的力道也更大,因為如今已是全球化時代。

政治影響企業

隨著商品全球流動,企業的獲利也更容易受到國際政治的影響。特別是在進入21世紀「新民族主義」興起後,跨國企業很容易就陷入動輒得咎的風險。

換言之,商品越來越無國界,但是政治的疆界卻越來越明確且堅固。各國政治也越來越習慣介入商業的運作,且在民族主義的作用下,被不少該國人民認為是理所當然,甚至鼓勵「國家」加大管制的力道。

在美國的協助下,南韓於2017年9月完成薩德反導系統(終端高空防衛系統)佈署。由於中國認定這套系統影響其國家安全,因此對同意提供旗下高爾夫球場作為薩德系統佈署地的南韓樂天集團,強烈不滿。

除了民眾抵制該集團、眾多商家停售樂天商品之外,樂天集團本身也大規模退出中國市場,每月損失高達人民幣7億元(近台幣32億元)。

商業全球化 政治在地化

此外,中國國家旅遊局對旅遊南韓發出警示,建議遊客「慎重選擇目的地」;中國旅行社「零出團」到南韓,前後持續了近8個月之久,南韓陸客因此減少了5成,不少南韓旅遊業者被迫放無薪假。

從某個層面來看,美國川普政府挑起的美中貿易戰,也可以放在這個「商業越全球化、政治越在地化」的脈絡來理解。然而,事實上,在連續幾波的關稅制裁下,並沒有真正實踐川普「找回美國失去的工作」的政見,與「讓美再次偉大」的距離則更遙遠。

越南成最大受惠者

因為受貿易戰影響,從中國遷出去的工廠並沒有移到美國,而是去了東南亞國家,特別是越南成了轉單效益的最大受惠者,就連受到懲罰性關稅制裁的台灣和韓國鋼鋁業者,也紛紛到越南「洗產地」。因此,川普又把矛頭轉向了越南。在G20前夕,川普大罵越南佔盡美國便宜比中國還可惡。

照川普的標準,他的貿易戰大概打不完了。因為美國的「第一次偉大」本來就是建立在自由、開放的市場上,所以恐怕不少國家都跟美國的貿易逆差脫不了關係。

然而,從過往的「有容乃大」到如今的「錙銖必較」,川普雖然是商人,但他的出發點其實是政治的。因為他知道當民族主義與商業全球化碰撞時,就是「對外要鈔票、對內要選票」、採收政治利益的最佳時刻。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