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94%a1%e8%8b%b1%e6%96%87%e7%b8%bd%e7%b5%b1%e6%98%af%e5%90%a6%e8%a6%ba%e5%af%9f%e5%a5%b9%e6%89%80%e9%a0%98%e5%b0%8e%e7%9a%84%e6%b0%91%e9%80%b2%e9%bb%a8%e6%94%bf%e5%ba%9c%e6%ad%a3%e4%b8%80%e6%ad%a5%e4%b8%80%e6%ad%a5%e8%b5%b0%e5%9b%9e%e9%81%8e%e5%8e%bb%e5%9c%8b%e6%b0%91%e9%bb%a8%e7%b5%b1%e6%b2%bb%e7%9a%84%e5%a8%81%e6%ac%8a%e6%99%82%e6%9c%9f%ef%bc%9f(photo_by_%e5%8f%b0%e7%81%a3%e9%86%92%e5%a0%b1%e8%b3%87%e6%96%99%e7%85%a7%e7%89%87)

(社論)修法箝制言論 一切執政者說了算?(彭蕙仙)

彭蕙仙 2019/07/08 17:28 點閱 10086 次

不知蔡英文總統是否覺察得到,她所領導的民進黨政府正一步一步走回過去國民黨統治的威權時期?在完成蔡英文所說的「國安五法」修法後,日前她又宣示立院將在下個會期完成「中共代理人」修法。

走回威權時期

立法院民進黨團已提出《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明定禁止台灣人民、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為中國大陸黨政軍機關、相關團體或其派遣人之代理人、危害國家安全或社會安定。

民進黨表示,此次修法的用意是防堵對岸滲透我民主。然而,「代理人」的定義不清、要如何認定什麼是「危害國家安全或社會安定」?這令人聯想起原《刑法》100條對所謂「意圖犯罪」、「預謀犯」,以及已經在 1991年廢止的《懲治叛亂條例》中有關「參加叛亂之組織或集會者」、或是「以文字、圖書、演說,為有利於叛徒之宣傳者」均處7年以上甚至唯一死刑的重罪。

執政者說了算

面對外界的質疑,綠營有3種辯護的說法。一是民進黨保證不可能實行文字獄、箝制思想犯;其二,修法完成後,認定為中共代理人必須要有足夠的事證,不會無端入人於罪;第三,單純的市政、經濟交流不會受到限制。

老實講,這些話,過去實行威權統治的國民黨政府也曾一再說過,問題在於,什麼是「單純的交流」,什麼又是「為匪張目」,豈不是執政者說了算!人民不會相信當權者的保證,而是要求法律不可給予執政者自由心證的空間。

事實上,就連民進黨立委都不小心承認,這次的代理人修法著重的是「事前預防」,換言之,就是還沒有出現實際的作為之前,就必須予以遏止、乃至於定罪。試問:所謂的事前預防要對付的不就是意圖犯、言論犯和思想犯嗎?

法案當政治炒作

民進黨根本就是在走過往威權統治的老路,怎麼好意思說,「中共代理人」修法是為了保護台灣,確實有國家安全的必要性,還「請國民黨不要把法案做政治化的炒作。」

尤其值得觀察的是,行政院發言人尤達卡說,台灣有言論自由,但是對岸沒有。難道是因為政府對享有言論自由的台灣人民沒有信心,或是認為跟對岸較量起來會因此受到比較大的挑戰,所以決定修法預防、限制嗎?

如果照民進黨一路修訂與國安相關法令且越修越嚴格來看,民進黨頗有以過去的國民黨為師的態勢。這究竟是民主進步還是民主退步,難道民進黨人真的不知道嗎?

民主的倒退

更讓人感到可悲的是,無論是修正《刑法》100條的內亂罪條文或是廢止《懲治叛亂條例》,都是過去的民進黨人拿命拚出來的成就,如今的民進黨人享受了前輩打拚出來的民主果實、掌握了權力之後,卻走回走過往威權統治的老路,而且還振振有詞、視為理所當然。

陳水扁執政時期,還有所謂的「11寇」,敢於挑戰當權者,如今的蔡政府卻是一片寧靜,難道滿朝文武皆佞臣?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