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80%8b%e4%ba%ba%e5%9b%a0%e5%bf%83%e8%87%9f%e8%a1%b0%e7%ab%ad%e4%bd%8f%e9%99%a2%e6%aa%a2%e6%9f%a5%ef%bc%8c%e7%94%b1%e6%96%bc%e5%b7%a6%e5%bf%83%e5%ae%a4%e7%9a%84%e5%8d%9a%e5%87%ba%e7%8e%87%e5%b7%b2%e4%bd%8e%e5%88%b017_%ef%bc%8c%e5%9b%a0%e6%ad%a4%e9%99%a2%e6%96%b9%e5%ae%89%e6%8e%92%e5%90%84%e9%a0%85%e7%9a%84%e6%aa%a2%e6%9f%a5%ef%bc%8c%e5%b0%87%e6%88%91%e6%8e%92%e5%85%a5%e6%8f%9b%e5%bf%83%e7%9a%84%e7%ad%89%e5%80%99%e5%90%8d%e5%96%ae%e3%80%82(photo_by_pixabay)

人生是不可逆轉的嗎?(嚴震生)

嚴震生 2019/06/19 18:33 點閱 15446 次

Irreversible這個英文字在這一兩年,因為北韓核武問題而經常出現,美國就使用過「完全、可驗證、不可逆轉的去核化」(Complete, Verifiable, Irreversible Disarmament,CVID)。現實生活中,我的人生際遇也對 irreversible(不可逆轉的)有強烈的感受。

心臟無力等換心

個人因心臟衰竭住院檢查,由於左心室的博出率已低到17%,因此院方安排各項的檢查,將我排入換心的等候名單。若心臟功能持續惡化,又無法立刻能夠換心,就可能先裝置所謂的心臟輔助器。

我在四年前初次遭到不明的病毒攻擊心臟,引發衰竭,當時肺積水嚴重,曾住入加護病房治療。出院後,靠著吃藥維繫心臟功能,但每當我和內人詢問醫生是否有痊癒的可能時,醫師總是丟出這個字 irreversible,意思是他僅能幫助我維持當時的狀況,要想再提升心臟的搏出率,將會非常困難。

無法逆轉命運

經過三年多的「維持現狀」後,主治醫師認為我的狀況大概就是irreversible,因此提醒我應當考慮排隊換心。此外,他也建議我看一位他的學生,因為這位醫師使用一個較為有效的新藥,比較熟悉這個新藥的效能。當我看了這位醫師、吃了新藥後,情況並沒有好轉,最後他同樣建議我趕快安排換心。

去年十一月底,透過教會弟兄的介紹及好友們的從中引薦,我到了心臟科權威的振興醫院看診,並安排在學期結束後的一月中住院檢查。這一段時間我非常不舒服,不僅走路會喘、咳嗽不停、食慾不振、失眠嚴重,同時還因在家中院子工作時,割傷腿部。最後一個月在清華大學的上課,都是由內人開車陪我到新竹去的。

住進加護病房

在一月中之前,我和內人也看了一些朋友熱心介紹的醫師,詢問所謂的「第二建議」(second opinion),但檢查的結果也不樂觀,醫師們認為要朝著換心的方向思考。

我原定在一月十四日入住振興醫院檢查,前一天中午即使身體不太舒服,我還替一位好友的小孩在南崁證婚。下午回到家休息後,仍然非常不適,因此決定提前住院。兩天後,可能是狀況嚴重,院方趕快將我由普通病房轉入加護病房。

住院期間,不僅教會許多弟兄姊妹和牧者為我代禱,也有一些不辭辛苦來到醫院在病床前為我禱告。內人的禱告一直朝著不用換心的方向,並沒有因為我的主治醫師是台灣換心權威而有所改變。

我個人非常相信醫師的專業,也認為自己的心臟衰竭是irreversible。

上帝逆轉勝!

然而在檢查完順利出院、並排上換心名單後,經過藥物的調整和心臟復健運動,最近一次的回診檢查,左心室的搏出率竟已回升到31%,右心室更是由23%升到接近正常的50%以上。原來,在人看為irreversible的東西,在上帝凡事都為reversible。

我們在聖經中看到許多reversible的例子,如撒馬利亞的婦人、浪子的故事、稅吏撒該、耶穌釘十字架旁的強盜,甚至是司提反被石頭打死時喜悅他被害的保羅,在人看來他們是十惡不赦的罪人,但神還是視他們為reversible。原來在上帝沒有難成的事,同時在祂的眼中,沒有任何人或任何事是irreversible的。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