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8f%8d%e9%80%81%e4%b8%ad

香港反送中抗爭港府與群眾能妥協?(20190612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06/16 15:57 點閱 135407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廖亭雅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目前全台灣、全世界都在關注「香港反送中」大遊行事件。最新的進展就是香港的立法會,本來是準備用最短的時間,強制把逃犯條例送審並實施,但因為香港市民強烈反對,決定將二讀時間延後。

這次的反送中遊行是繼雨傘革命後,史無前例的大規模群眾抗議遊行。第一、他們到底為什麼反抗?第二、這件事還有妥協的空間嗎?第三、我們明白對於中共,任何的示威遊行都很難產生作用,相反還會成為枉死的冤魂,不曉得嚴老師如何看待這次事件?

原為中國「對外櫥窗」

嚴震生:在1997年之前,英國給予香港很大的經濟自由,同時也有很高標的民主法治、言論自由等等,唯一沒有的就是我們台灣最在乎的民主選舉。

1997年香港移交給中國後,立法會成員與特首希望慢慢進階由選舉出來,但時間卻都拖很長,包括立法會直接選舉的人數慢慢在增加,可是真的很緩慢,所以基本上香港並不是一個「非常民主」的地方,尤其從特首到立法會成員的任命都與中國相關。

香港從過去就長期存在一個自由的、資本主義經濟的環境一直沒有改變,中國也很在乎這點,尤其當時中國發展還沒有那麼迅速,於是1997年中國先將香港作為自身的「對外櫥窗」。

20多年後,可以看到中國南部,包括深圳、廣州等,很多地區的發展都已超越了香港,所以現在中國並沒那麼在乎香港作為門面的作用。過去中國是真的希望能藉由與香港的互動,讓投資能進來中國,可是現在這方面的經濟效益已經降低許多,所以中國對香港也就沒那麼「客氣」了。

英國法治精神

可是,中國卻完全低估英國當時留下來的法治精神。香港在97年之後,外交、國防上都是由中國負責,也就是我們所說的特別行政區,一國兩制,但香港在司法上是擁有最終決定權的。

可是中國現在卻認為,香港歹徒所犯的罪與中國若是有關,好比對方在中國殺人,那中國當然要把他引渡回去,我想這大部分的人都能接受,畢竟這有關逃犯條例。

但也會開始擔心逃稅、顛覆政權甚至是貪腐的狀況發生,會很容易被中國警方抑或說是公安部門把你羅織於罪。如果今天政治、言論上有挑戰中國的主權,或是推動香港港獨的話,中國不一定要以言論自由去抓人,可是它卻能以別的罪名去逮捕。

初期的善待假象

譬如美國電影常上演的情節,警察要抓嫌犯時,最快的方法就是塞毒品到對方家中,這個就是「羅織於罪」,非常容易。今天在香港遊行的那些人,倘若是做生意的,中國就能硬抓著對方說逃稅或栽贓貪污、賄賂等等,這些都有可能發生。

因為政治立場,只要中國找上述犯罪的理由,就能將你帶回中國。基本上,我認為這次抗爭最重要的是讓北京清楚明白,香港人對中國的法律、法治精神完全沒有信心,畢竟英國即使沒有給香港民主,但在法制方面是非常充分的。

至於中國大概也沒辦法取信於香港,而香港更是完全不信任中國,特別是習近平近幾年給外界的印象是越來越集權、威權。中國現在就是認為,香港是自己的一部分,利用價值太低就不需維持善待香港的假象,想要執行就執行,更不能讓香港在這時間發展出所謂的港獨。

港獨挑戰中國

過去,中國是不相信有港獨的。他們認為香港就是比較喜歡賺錢,於是就維持一個自由開放的資本主義社會,同時也給予一部分民主空間,卻沒想到經過移交22年後,竟然就出現了所謂的港獨。

港獨等同在挑戰中國,這也讓中國與台灣的關係會受到衝擊,我相信中國北京是希望能在此事上修改條例,並加緊控制。

問:所以這產生了兩個議題,請教嚴老師。第一個,究竟雙方還有妥協的空間嗎?如果逃犯條例是真的為了逮捕逃犯,是合理的。但這中間有很多灰色模糊地帶,畢竟有可能也是逃稅、顛覆、貪腐等問題,雙方到底能不能取得一個平衡點?

第二個問題,我們台灣最擔心的就是「今日香港,明日台灣。」這一國兩制郭台銘也有說到,在香港是徹徹底底的失敗,這議題您怎麼看?

言論自由需保障

嚴震生:第一個,我覺得當然不是完全沒有妥協空間。就是在通過逃犯條例的時候,中國應該要更清楚的說明,罪名與罪犯個人的言論是沒有關係,可是這一點絕對不能大意,必須說得非常清楚,也就是要繼續保障言論自由。

不過,我們也知道,過去有很多人就是如此,像有人如果犯有關經濟方面的犯罪,但他卻認為自己被逮捕是因為政治立場、政治意識或思想,於是他成了政治犯,但不是這樣的。

這方面我認為中國必須要分清楚,遣送應該是要有實際的犯罪,而不是因為政治意識形態而被遣送。倘若能分清楚,就有可能妥協。

香港現在的情形,是立法會要開會修訂法案,而抗議群眾則是擋在立法會外面,不讓立法委員進去開會。這只是拖延方式之一,但我不知道香港的抗議民眾能維持這戰略多久。

台灣罪犯遣至中國

再來談一國兩制。台灣跟中國有共同打擊犯罪的條例,在過去馬政府的時代就能看到,中國將在國外的台灣詐欺犯送回台灣,當時那些犯人就好高興,因為在台灣被判的刑會比較輕。

可自從蔡英文上台後,這方面就無法被落實。從羅馬尼亞也好,到過去的肯亞,到現在的西班牙,很多的台灣詐欺犯就直接被遣送到北京,無法送回台灣。

在這方面,我認為我們陸委會處理得非常糟糕,竟然還做相關廣告,表示「請台灣民眾不要詐欺,不然你就會被送到中國。」陸委會應該思考如何與中國互動,將台灣詐欺犯帶回台灣來審判。

僅止於網路聲援?

就算台灣審判,民眾可能會認為刑期太輕,但台灣所要做的應該是為此修法,讓民眾既能接受,也能讓犯人有足夠的刑期,達到嚇阻作用。這點這我覺得非常重要,不僅能彰顯台灣司法的獨立,也能保障我們身為主權國家的權利。

結果台灣自己罪犯被帶走無法做任何動作,現在卻大力聲援香港,但也僅止於在網路上聲援,我認為這太廉價了,應該要用更積極的作為去實行。

即使我們都知道,大部分的詐欺犯是真的有問題,但是在我們證明他有罪之前,還是需要一個公正的司法審判。我覺得針對這一點,台灣跟香港這一次的抗爭來做對比的話,我們應該為此感到汗顏。

尤其香港這次遊行這麼多人,台灣卻在兩個禮拜前,發生位於西班牙94人被送回中國,但卻一點聲音也沒有,完全沒有任何反應,這就是一個問題。

問:總的來講,香港這次有幾十萬人抗爭,這就是他們談判的籌碼?

續為香港守候、禱告

嚴震生:這也是個問題,因為他們沒有大組織或是大明星走上街頭,這很容易讓遊行不了了之。不過這也有好處,因為當沒有一個組織時,整體是比較平和的,不會一路僵持到最後,反而會比較麻煩。

問:而且也不會有人被攻擊的危機,像當初雨傘革命的人到現在都還在被審判。

嚴震生:其實這些人都是自動自發的,畢竟有時候也沒辦法真的攻擊對方,像是遇到老人家、中學生,不僅是你,警察也無法真的下手。

主持人:謝謝嚴老師的分析,讓我們為香港繼續守候、禱告,希望能有一個很好的結果。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