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be%ae%e8%bb%9f%e5%85%a8%e7%90%83%e5%9f%b7%e8%a1%8c%e9%95%b7%e7%b4%8d%e5%be%b7%e6%8b%89(photo_by_%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財經觀察)跟比爾蓋茲打橋牌(游常山)

游常山 2019/05/28 13:54 點閱 5499 次

如果可以選擇,你要跟微軟哪個大咖交手?是要跟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打橋牌?還是要跟前任白人執行長,史蒂夫巴爾默玩個電競遊戲籃球賽?

就任全球微軟執行長滿五年的印度主管納德拉猶豫了一下,回答【華爾街日報】的記者:「還是跟巴爾默打籃球好了?」

文化管理新難題

跟創辦人、目前已成慈善天王的蓋茲打個橋牌有那麼痛苦嗎?這期間反映了一個跨文化管理的階級性問題,而這股印度總裁新興現象,正好可以詮釋這種曖昧的跨文化管理難題。

全球炙手可熱的財星五百大企業集團,特別是美國傳統的老牌大公司,最近有一股重用印度裔菁英當執行長的風氣。而這代表了全球化的什麼面向的新意義呢?

深夜在YouTube看到美國【華爾街日報】的視頻「我如何上班」,居然是訪問上任剛滿五年的印度裔微軟科技全球執行長納德拉,我對這位爬上美國企業界最高峰的老印一向好奇,加上他的前輩,印度女性卻能出任百事可樂集團執行長的諾伊,讓我衝動之下耐心看完這個輕鬆的小品短片。

除了知道21世紀大勢所趨,在這網路世代,連嚴肅到不行的【華爾街日報】都要開始製作花邊小品視頻,重點反倒是:讓我思考,族群與管理的問題。

在寶萊塢的電影【貧民百萬富翁】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之前,印度的「寶萊塢」電影一向代表著俗麗的歌舞片,不登大雅的;同樣的,老印與老中一樣,儘管在科技界是研發骨幹,但始終無法擔任高階主管。知名學府有很多名教授是老印與老中,但是五百大的大企業的總經理?過去只怕是「門都沒有」!

職場玻璃天花板

但是為什麼美國高階總經理的「玻璃天花板」到了二十一世紀第二個十年突然就被新興的有色人種突破了呢?社會學有所謂「族群、階級、性別」三大象限,而族群名列第一,顯示從有人類文明以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而這條分別異己的鐵律,已經被二十一世紀的美國企業界打破了。

我們再問,為什麼美國可以打破這條從埃及法老王分別猶太人的時代就如此的五千年鐵律?原因還是全球化的動能太過驚人。如果大家不健忘,美國以前最典型的管理菁英叫做「黃蜂」(WASP),也就是四個族群文化的縮寫:白人(White)、盎格魯(Anglo)、薩克遜(Saxon)、基督徒(更正教Protestant),四個英文字的第一個字母合成一個英文字黃蜂,清楚標示菁英藍血應該長什麼樣子,絕對不會是老印那個怪腔怪調的美國或英國英語。

時代確實變了,如今誰在講究出身?連黑人都當了二任美國總統了。只要管理能力強、操守好、專業優越,為什麼不能被董事會拔擢為執行長?反正做不好,隨時都可以叫他(她)下台。

最近美國科技大廠谷歌剛將了中國的華為手機一軍,隔絕華為使用gmail,太平洋二岸科技大廠戰火瀰漫,背後有中美貿易大戰的計中計,但是從美國科技大廠的「將官培訓梯次」開始有老印來看,美國自由開放的體系,用人唯才似乎也是一大競爭優勢。

不知道這點能給固守台灣的中小企業什麼啟示?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