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6%ae%e8%ba%ab%e7%94%b7%e5%a5%b3%e5%85%b1%e7%b5%90%e9%80%a3%e7%90%86_%e7%b5%84%e6%88%90%e5%ae%b6%e5%ba%ad%ef%bc%88photo_with_c.c_license_by_stocksnap__on_pixabay%ef%bc%89

(醒小說)頂樓加蓋的情事(溫小平)

溫小平 / 旅遊作家 2019/05/16 10:37 點閱 3889 次

當初選中這間頂樓加蓋的小屋,除了租金便宜,也是因為經常工作到午夜的她,走出房門,就可以張望整片遼闊的天空,彷彿回到家鄉的曬穀場,沐浴著月亮的陰晴圓缺,稍稍填補她思鄉的心情。

唯一令她擔心的是連棟大樓的屋頂,加蓋的不只她這棟小屋,屋和屋之間沒有磚牆或鐵欄杆阻隔,任誰都可以自由穿梭來去。房東跟她保證,鄰居向來安分守己,出租房客都精挑細選過。

雖然如此,剛開始,她走到兩屋之間的小空地賞月時,還有些提心吊膽。一陣時日過後,幾乎不曾看到隔壁加蓋房客的身影,小屋燈光也是十一點就熄滅了,看樣子,生活作息比她正常得多。

她這才安下心來,慢慢開始布置小屋四周,除了在門前擺設一組戶外桌椅,供她早餐、消夜或是喝咖啡時小坐片刻。另外添置九重葛之類的盆栽,權充圍籬,並且在枝頭綁了許多鈴鐺,只要有人經過觸碰,就會發出聲響,算是添了幾許安全感。

她的設計工作依然忙碌,尤其是歲末年終時,各大百貨公司輪流舉行周年慶,她更是有接不完的案子。有些業主,把她當成機器人,下了訂單,就要她第二天交稿,完全不顧念她也是需要休息的。

每回趕到午夜,終於完工了,她就會到屋外伸展軀體,呼吸屬於頂樓的新鮮空氣,偶而也會捧著熱呼呼的泡麵,想著孤單無伴的自己,何時才能遇見一顆懂她的心。

某個寒流天,洗完熱水澡,她套上襪子,正想縮進被窩,卻突然聽到屋外傳來重物落地聲,緊接著鈴鐺也響了,她起身輕輕打開一點窗縫,只見屋頂一片漆黑,大概是鄰居飼養的貓咪吧?她重又躺回床上,卻聽到有人的呻吟聲。

她開亮屋裡所有的燈,拿了兼做防身的長型手電筒,只見有個人躺在隔籬的盆栽上,隱隱嗅到酒味,竟是那位很少現身的加蓋房客。她推了推他,他醉得好深好沉,她想拉起他來,卻怎麼也搬不動。

這麼冷的夜晚,別凍壞了,她只好拿條毯子給他蓋,自己則裹著羽絨衣陪他。直到天濛濛亮,他半瞇著眼醒來,問她,「我在哪裡?」她打了個哈欠,回他,「你不在天堂,也不在地獄,你喝醉了,在屋頂睡了一夜,現在你可以回房去睡了吧!累死我了。記得把我的毯子洗乾淨,還給我啊!」

他倆就這麼認識了,當晚,他買了火鍋料來,說是要賠罪。她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他,退去酒醉的狼狽,穿著套頭毛衣的他,有一種說不出的親切感。他們坐在小屋前,享受豐盛的海陸鍋。寒冷的夜,風在耳邊吹,有人陪著她,喝著熱熱的湯,那種感覺好奇特。

邊吃邊聊,她才知道他失業又失戀,所以喝得酩酊大醉,希望自己乾脆一醉不起,「你說,世界上有我這麼倒楣的人嗎?」「還好啦!我也曾在同一天失去媽媽和男朋友。」她吞下一個魚餃,「那時候開始,我體會到,世間沒有挺不過的苦難。」

那以後,他不時會買些滷味來,找她聊聊天。她自有分寸,從不邀他進屋裡,除了小屋空間不大,也覺得那是她的私有禁地。他曾經探頭探腦過,說,「你屋裡佈置得好有品味,不愧是學設計的。不像我,我媽說我,再好的房子都會被我睡成豬窩。」

看他表情,一副很想登門探索的味道,她卻淡淡說,「屋裡空間小,除了睡覺工作,我喜歡坐在屋前喝咖啡、聽音樂、吹風。」原想,就維持這樣的關係。誰知,春天過後,他找到新的工作,買了酒來找她慶祝,似乎是春風裡的春意,撩動她的春心,她竟然讓他吻了她。擔心被鄰居瞧見惹來閒言閒語,他提議進屋去,彷彿就此開啟她禁閉的心。

他開始以她的男人自居,跟她說,「我想把我那間小屋退租了,跟你一起住,這樣既可以節省租金,而且兩人也可以做個伴。」「你…這是求婚嗎?」她有點被嚇到。「你別開玩笑了,我哪來的錢?」他說。她搖搖頭,拒絕了他的提議,「我想找的是可以共度一生的人。」「拜託,現在有誰想要一輩子,那是古代人的思維,我們這樣同居不好嗎?反正我們也不生孩子。」

不,她要生孩子,她要在自己35歲以前,卵子還沒有衰敗、走下坡以前,找到一個愛她的男人。

藉口天熱了,房東不肯幫她加裝冷氣,她決定另外租屋,離開頂樓加蓋。他有些失落,「你真的不考慮我的提議嗎?。」

頂樓加蓋畢竟不合法,她計畫多加一些預算,租一間正式的套房,希望會遇上願意跟她結婚的人,而不是黏著她,只是為了節省房租,有個免費情人作陪的伴。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