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b3%b0%e5%9c%8b-%e7%b8%bd%e7%90%86%e5%b8%95%e6%8b%89%e8%82%b222%e6%97%a5%e6%99%9a%e9%96%93%e9%a6%96%e8%b5%b4%e6%8f%90%e5%90%8d%e4%bb%96%e7%82%ba%e7%b8%bd%e7%90%86%e5%80%99%e9%81%b8%e4%ba%ba%e7%9a%84%e5%85%ac%e6%b0%91%e5%8a%9b%e9%87%8f%e9%bb%a8%e9%80%a0%e5%8b%a2%e5%a0%b4%e5%90%88%ef%bc%8c%e6%89%bf%e8%ab%be%e7%82%ba%e5%9c%8b%e5%ae%b6%e5%b8%b6%e4%be%86%e6%9b%b4%e5%a5%bd%e6%9c%aa%e4%be%86%e3%80%82%ef%bc%88%e5%85%ac%e6%b0%91%e5%8a%9b%e9%87%8f%e9%bb%a8%e6%8f%90%e4%be%9b%ef%bc%89

泰國選舉軍方是影武者 白色力量崛起(20190327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03/28 14:08 點閱 14465 次

軍隊把持政權

嚴震生:泰國是亞洲第三波民主化的國家,雖然歷經民主選舉,但是軍方的介入還是很深。過去包括菲律賓、印尼、韓國、緬甸都有軍方介入政局、軍事政變,泰國也常有。其他國家如今民主制度都已成熟,可是,泰國軍方至今為止力量還很大,其原因,可以從受全民愛戴的皇室蒲美蓬國王過世之後談起,親皇室的力量弱了一些。

過去大家認為皇室與軍方某種程度勾結,但是軍方還是會尊重皇室。現在,新的國王上任後,雙方關係不錯。很多人認為讓軍方持續持政,泰國會相對穩定。前幾年黃衫軍、紅衫軍鬧得很厲害,最近這幾年,少了很多。

但是,這有可能只是表面上看起來平靜。此次選舉之後,是否有新的動亂仍要觀察。剛結束選舉,軍方的帕拉育總理,脫下軍裝,換上西裝,開始當平民百姓的總理。但是,他延續了軍方的政權,而挑戰他的為泰黨,票數從過往的1000多萬掉到7、8百萬,少了很多。

第三大黨崛起

2001年到現在接近18年的期間,塔克辛的政黨一直是第一大黨,目前有可能無法組閣。這一次落到第二名顯示,讓不同的代理人代理的政策失敗,過去有一陣子是塔克辛的妹妹,現在他的妹妹跟他一樣流亡海外。目前新的代理人沒有像他們這麼有說服力、政治領袖的魅力,因此票數少了很多。

此外,這一次特別興起的是未來前進黨,這個前進黨反對軍方執政,希望泰國走向民主化,但也不完全支持塔克辛這種傳統的民主,希望泰國能有新氣象。剛成立一年多,一下子躍為第三大黨,反而是過去長期代表黃衫軍、跟塔克辛的紅衫軍對抗的民主黨,這次淪落到第4名。

第五個小黨泰自豪黨,在選舉之前發生一個事件,他們找來泰國的皇室公主來參加競選,表示若公主選上就做總理,結果泰國皇室反對,他們表示皇室不能選舉。這個黨目前看不出來,會跟哪個黨結合。

選舉制度大有問題

泰國在上一次修憲的期間,把國會席次做了很大的調整。參議院250席,全部由政府指派,眾議院500席,加起來750席。大部分國家的總理,都是從下(眾)議院產生,包括英國、日本都是這樣。

可是,泰國是兩個議院加起來過半才產生總理,這個令人費解。250席已經被指派政府指派,只要再加126席就過半了,就可以擔任總理;可是新的總理沒有在眾議院過半,大概也難有作為。而塔克辛的為泰黨,要跟未來前進黨,組成一個政府也非常困難。看起來公民力量黨應該會繼續執政。

從憲法的設計來講,不用投票就知道今天的結果是如此。有些人認為,泰國這次投票率太低,導致對執政黨有利。泰國投票率一般是7成5左右,這次只有6成6,但是如果我是泰國老百姓,一看憲法的設計就會理解到,我支持的政黨候選人不可能成為總理,不可能成為第一大黨。所以他們的投票意願就會降低很多。

唯一的好處是泰國的軍政府,帕啦育總理可以對外聲稱,我是透過民主的洗禮選出來的。

問:第一,泰國在國際上會被認為是一個民主國家嗎?第二,縱使他穿上了西裝,統治的方式是不是仍有相當程度的威權?

選舉自由分數低

嚴震生:泰國在軍政府上台時,並沒有對公民權力有太多的箝制。很多專制國家箝制公民自由、或專門控制言論,泰國在這方面倒還好。但以選舉的制度設計來說,就是一個不公平的民主。

如果從自由之家組織的分兩類來看,就是政治自由度跟公民自由度。泰國的公民自由成績不會最高,因為人民不能批判泰國的皇室,言論自由有些受限,批判軍政府是沒問題;不過,政治自由、選舉制度這些分數是會比較低的。

問:目前看來,帕拉育領導的公民力量黨有相當程度掌控整個泰國的權力,制度設計的問題也使得第二、第三大黨的力量加起來,還是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推翻軍政府為主的公民力量黨嗎?

嚴震生:非常難,現在再發動紅衫軍抗爭的話,給了軍政府鎮壓的理由。他們會認為自己是透過民主選出來的,還不被接受,如此一來對塔克辛的抗爭合法性、正當性都會降低。

風水輪流轉

問:看起來這是一個很戲謔的制度,表面上是民主的外衣,實際上卻不是。

嚴震生:很像台灣過去的間接選舉,國民大會代表可以選總統一樣。

問:國際上可期待未來前進黨(類似台灣的時代力量),慢慢成為一個具有政治實力的政黨,因為塔克辛家族大概也出局了?

嚴震生:一些年輕人慢慢不認識他們家族,所以政治人物不能流亡太久。好多政治人物寧可被抓,都選擇回到祖國。包括委內瑞拉的反抗力量,在國家繼續抗爭,因為這樣才有機會,一旦流亡就沒機會了。菲律賓當年,馬克仕的反對黨也是回到菲律賓被暗殺,但他還是要回到他的第方。過去民進黨有很多長期在海外,也是也要回到這裡,才有土壤可以生長。

問:第三大黨黨魁的40歲塔那通能不能有效結合年輕人的力量,可能要再過若干年後吧?

嚴震生:他是富豪、同時表現輕民,其實有點矛盾。人民會認為,他出生於上層階級,說要幫助年輕人,無法接受,畢竟他沒有這種經歷。

問:不管如何,泰國有了一個表面上的民主,繼續期待泰國往民主的路上繼續前進。

嚴震生:可能還是要先修憲,不然這個制度下很難擁有好的民主行為。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