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b0%8f%e6%95%85%e4%ba%8b%e4%b9%9f%e8%83%bd%e6%9c%89%e5%a4%a7%e5%95%9f%e7%99%bc%ef%bc%88photo_by_pixabay%ef%bc%89

【環境神學沙龍】大自然裡的女力不懈(郭怡君)

郭怡君 2019/03/14 19:03 點閱 4774 次
小故事也能有大啟發(photo by pixabay)
小故事也能有大啟發(photo by pixabay)

這週看見一個服裝廣告主打「女力不懈」,讓人莞爾。

有一種蜂叫做熊蜂,是我心目中「女力不懈」的典範。在英國的冬天末了,春天開始的時候,我曾遇見過幾次女王熊蜂,獨自在街頭,在草地,在墓園飛行,尋找可以挖地築巢的地方。

孤單狼狽女王蜂

在蘇格蘭酒吧密集的香草市場(Grass Market)遇見一次。這隻女王蜂孤單又狼狽,灰頭土臉的在行人和樹叢之間穿梭,估計她應是在土壤裡撐過一個冬天,剛順著春天的呼喚出來的,預備挖掘新巢穴。

只見她迎面飛來降落在我衣服上休息,「女力不懈」地細膩修整她灰撲撲的頭毛。我載著她走了一段,想她接下來找到新家還要挖洞產卵照顧嬰兒,待孵出女性工蜂(又是女兒又是同工)又要一起「女力不懈」地建立王國,很多事情要做,就沒有耽誤她到家喝杯下午茶,談談女力的心情。

螞蟻努力不懈

蘇格蘭國家博物館裡面有一缸子的切業蟻,每天工蟻和兵蟻「女力不懈」地切葉子頂在頭上運回巢穴,孕育真菌糧食。我看著這一大群女漢子忙忙碌碌,似乎沒有絲毫的抱怨,不禁想到《聖經‧箴言》6:6 說的:「懶惰人哪,你去察看螞蟻的動作,就可得智慧。」

就當我在博物館看得出神時,有一隻壯碩的女兵落水,她的塊頭是其他女工幾十倍大,簡直是龐然巨獸。只見她被水的表面張力困住,無法上岸,但是十幾隻小女工不知從哪得到了消息,突然聚攏到水邊開始「女力不懈」地拉手拉腳,全力救援。

我在心裡默默祈禱,只見救援行動進行了超過半個小時,巨型女兵終被拖上岸,而大家竟然在紛紛整理手腳觸鬚後,就若無其事地迅速回到崗位,隱身在蟻群之中。

母親、愛人與朋友

美國女性神學家莎莉.麥克菲(Sallie McFague) 在《上帝的模式: 生態核子時代的神學》中指出,傳統文明以「階層性」或是「效益主義式」的觀點形構了一個機械模式(mechanical model)的宇宙觀,上帝被視為「父權式的超越、絕對、完全、全能的國王、主人、征服者」;而自然則被化約為只具有工具的價值(instrumental worth) 而不具內在價值(intrinsic value)。

然而,從我們對熊蜂女王和螞蟻娘子軍的觀察,其中的內在價值與智慧,似乎更是母親、愛人與朋友。身為王,非為征服,乃是願意風塵僕僕「女力不懈」;身為工人,也不以自己為奴,而是盡力而為的好朋友。

從大自然女性生物的生命奮鬥,我們看見生命與生命之間謹守本分,互相珍惜的特質,好像也看見一個又是超越,又願意犧牲自己,女力不懈與人同在的溫柔上帝。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