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a8%b1%e9%9e%8d%e8%8f%af_%e9%9b%bb%e5%bd%b1%e5%9b%9b%e5%8d%81

《許鞍華 電影四十》 新書用戲寫人生

施養正 2019/02/14 20:45 點閱 52528 次
《許鞍華 電影四十》描述許鞍華導演劇本般的電影生涯。(photo by 施養正/台灣醒報)
《許鞍華 電影四十》描述許鞍華導演劇本般的電影生涯。(photo by 施養正/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施養正台北報導】「想關心卻又幫不上手。許鞍華將這種心結投射在電影裡。」香港資深影評人蒲鋒14日在台北國際書展新書發表會中,如此描述香港導演許鞍華的電影風格,蒲鋒說,許鞍華的電影之所以深刻,因為那都是她四周的親友經歷的往事。影評人楊殿安也指出,《許鞍華 電影四十》將許導的電影生涯提煉濃縮,但一切,都僅是冰山一角。

導演關本良曾擔任許鞍華導演的攝影師,他回憶,許導在片場不像一般導演坐在導演椅,翹著二郎腿高高在上,而是看到喜歡的場景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做筆記,拍片時與演員面對面溝通,因為她「喜歡一群人工作的感覺」,她的電影構圖,充滿許多複雜、矛盾的元素。

資深影評人蒲鋒說,許導的名片《今夜依舊燦爛》描述一對師生戀的故事,許導曾說,這是她同學親身經歷的事情,當時儘管心裡很想幫忙,卻又不知從何做起,蒲鋒表示,許鞍華說故事的能力之所以強,在於她用真心在關懷周遭的所有人,她看過太多生活悲劇,卻從未停止關心,許導將這種無奈悔恨、力有未逮的心結,呈現在之後的《男人四十》及《千言萬語》。

影評人楊殿安表示,許鞍華的電影,就是現代中國變遷、進步的過程,從1982年劉德華的出道作品《投奔怒海》,到2003年中、港、澳簽訂CEPA,三方開始實質上的經貿交流,許導北上挑戰更多的題材、更大的市場。許導無論是改編張愛玲(《半生緣》、《傾城之戀》)或是金庸小說(《香香公主》、《書劍恩仇錄》)顯現出她那知識份子的情操。

關本良說,許導溝通的語言夠通俗,《許鞍華 女人四十》描寫她在片場、在人生、在生活的統合,她是苦幹實幹的電影鬥士,一位不折不扣的夢想家。楊殿安補充,許鞍華導演的電影生涯提煉在書中,但一切都只是許導對香港電影影響的冰山一角。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