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b8%8d%e5%91%8a%e8%80%8c%e5%88%a5_%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醒小說〉不告而別 (溫小平)

溫小平 / 旅遊作家 2019/01/01 14:49 點閱 596 次

她準備出門時,丈夫問她,「要去上油畫課嗎?搭公車?」

她點點頭,邊穿上鞋,刻意把超大的手提袋擱在腳邊,丈夫卻視若無睹般繼續說,「剛剛我出門買報紙時,好像在下雨,我開車送你吧!」

她依然點點頭,坐上他的車,邊把手提袋放在右腳邊。

自她跟丈夫說自己上油畫課開始,他偶而送過她幾回,從來也沒多問,例如老師教得如何啊?你的畫可以給我欣賞嗎?似乎一點也不關心。

目送丈夫車子離去後,她站在路邊,眼見行人穿越道快要變紅燈了,她略略遲疑,不想那麼快衝過馬路。走進候車亭下躲雨,拉緊羽絨衣的領子,氣溫突然下降,會影響他的計劃嗎?

抬起頭望著對面舊公寓四樓那男人的窗,迷濛間,似乎沒看到他的身影。只要他沒坐在電腦前寫稿,他多半會端著一杯咖 啡,站在窗前沉思,她最喜歡他沉思時的背影,透露出一種渴望,讓她好想緊緊抱住他。

頭一回丈夫說要順便送她過來時,她略略慌亂,不曉得怎麼解釋她的目的地?突然想起公寓三樓「畫室」的招牌,順口就說,她來學油畫。那時, 她跟他的約會,已經進行了好幾回。

若不是夏天時丈夫不肯跟她去土耳其旅行,她也不會認識同樣單身旅行的他。他跟丈夫截然不同,她的每個表情細節、每個微小改變,他都會注意到,當她的手冰涼時,他會即刻幫她泡杯熱茶。丈夫卻連她把直髮燙成捲髮都毫無所覺,更別說是她這些年過得開不開心了。

感情愈深,她愈渴望跟他可以發展另一種關係,甚至想要跟他一起遠走高飛,到一個丈夫找不到的地方。或許她是多慮了,她去哪兒,或是回不回家,丈夫也不會在乎的,她卻不想跟丈夫這樣不冷不熱的坐等生命終了。

於是,上一回要分手時,她偎在他懷裡說,「下星期六我來找你,我就不走了,你等我。」

他在她耳邊哈氣說,「你決定了?」

「嗯!」她很用力的點頭。

回去後,就把銀行存款做了結算,把她非帶不可的行李塞在大型手提袋裡,心平氣和的連她自己都吃驚,難道她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拎著手提袋走上樓梯,快要五十年的公寓樓梯好窄也好舊,他卻說,「老屋裡多半都有老靈魂,寫稿特別有靈感。」他多半都在網路發表文章,她也沒問過他的經濟來源,她在乎的若是錢財,也不會選擇他而放棄丈夫了。

走到二樓,放下手提袋,她喘了喘,原想撥手機要他來幫忙拿,卻又想緩慢登樓,一步步忘卻跟丈夫的十二年婚姻,讓自己可以走得更堅定。

走到三樓,她卻在樓梯階上坐了下來,想起她婚後三年流產,無力爬樓梯,丈夫就抱著她一步步登樓,為了這事,丈夫放棄了爸媽留下的四層樓的透天祖宅,另外買了電梯大樓。甚至她一直無法生育,丈夫也從不抱怨。

手機顯示的時刻,離她跟他約好的十點鐘,已經過了十多分鐘,奇怪,他怎麼也沒撥手機或是探出頭望望她是否出現了?他就一點不著急嗎?原以為他會迫不及待的在門口守候。

她轉回頭向四樓張望,站起身,拎起手提袋,卻沒有往四樓走去,不是她缺乏勇氣,而是她擔心愛情塵埃落定後,又會開始變得索然無味?所有的熱情、擁吻,都會像一杯冷卻的咖啡,失去了溫度。

下樓的腳步突然變得輕鬆起來,走到對街,她忍不住再度望向他的窗,恍惚的身影似乎只是模糊的夢境。坐在候車亭裡,她掏出手機,考慮著是否請丈夫開車來接她。

這時,天又開始飄著霏霏細雨。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