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8b%e9%9a%9b%e9%a0%ad%e6%a2%9d

美國福音派下一代的政治左轉與離會潮(20181217 新聞周刊)

邱慕天 2018/12/17 11:12 點閱 7421 次

Losing My Religion: Meet the 'Exvangelicals'
美國福音派下一代的政治左轉與離會潮

康州29歲的社工師艾力克斯不久前離開了教會。壓垮這名「信二代」的最後一根稻草,是牧師在講道中稱川普當選是「上帝的奇蹟」。加州出身的39歲阿兵哥傑森在前往伊拉克服役的過程中離開了基督教;他生長在一個縱容仇穆言論的保守教會環境中,在親自踏上中東後清楚意識到從前聽了錯得離譜的教導。

這一批年輕人正處於千禧世代一股潮流的前線,這正在重塑福音派教會和國家的政治環境,讓共和黨的福音派政治根基愈來愈小、愈來愈老。一代以前,只有46%的白人福音派新教徒年齡大於50歲,現在這個比例是62%;現在美國30歲以下符合「白人福音派」標籤的比例剩下10%,這一組信徒的年齡中位數高達55歲。

政治聯盟鬆動

《新聞周刊》指出,美國的白人福音派與共和黨在1954年因著對黑人民權運動的保守意識開始靠近,兩者在1980年代進行刻意的政治結盟。但如今,時代和人口板塊都在變遷, 羅伯特瓊斯在《白人基督教美國的終結》一書中指出,1992年的總統大選時「白人」和「基督徒」兩類別者佔總投票人口的73%,但在2012年時他們已經被(新移民)稀釋到53%。

就像逐漸步向臨終的癌症病人一樣,逐漸凋零的人口使得福音派領袖奮起大力簇擁那個私德並不真正符合他們理想的總統川普,並且對於「反移民」一事不成比重的熱心;對「身份」正被抹除的危機感,使他們更易於受恐懼動員。同時,福音派出身的信二代已經在政治傾向上左轉,大舉從父輩的教會出走,為移民、性少數、監獄的人權議題的喉舌,而這些都被視為民主黨左派的倡議。

消逝與流動中的認同

美國浸信會福音派領袖羅素‧摩爾認為,在2017年#MeToo運動的延燒,也給福音派政治帶來了焦味。一方面多數以為教會是絕對安全環境的人,赫然發現教會婦女也指證歷歷受到性侵犯;另一方面,由於川普在重大提名決策上對這個議題的不重視,不少白人福音派女性決定不再支持共和黨。

摩爾相信,教會需要時間改革和修復。年輕人漸漸長大後,會「歸隊」回到教會體制內,並採取較為緩和的立場。然而正在見證出走潮的年輕人卻表示,他們早已無歸隊的想法。「千禧世代實踐基督教倫理,無須依靠教義;彼此相愛,何須宗教組織來教?」這名「」音派("exvangelical")年輕人向《新聞周刊》表示。

https://www.newsweek.com/2018/12/21/evangelicals-republicans-trump-millenials-1255745.html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