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d%a6%e5%b0%9a%e5%b0%bc%e4%ba%9e%e7%9a%84%e7%b4%84%e6%97%a6%e5%a4%a7%e5%ad%b8%e6%91%a9%e6%b4%9b%e5%93%a5%e6%b4%9b%e5%88%86%e6%a0%a1%e4%bb%a5%e5%a5%b3%e5%ad%a9%e5%80%91%e9%81%8b%e5%8b%95%e7%9a%84%e7%85%a7%e7%89%87%ef%bc%8c%e6%85%b6%e7%a5%9d%e5%9c%8b%e9%9a%9b%e5%a9%a6%e5%a5%b3%e7%af%80%e3%80%82%ef%bc%88photo_by

「我也是」掀風潮 全球婦女節抗爭不斷

邱慕天 2018/03/08 20:49 點閱 17745 次
坦尚尼亞的約旦大學摩洛哥洛分校以女孩們運動的照片,慶祝國際婦女節。(photo by Jordan Univ Morogoro via Twitter)
坦尚尼亞的約旦大學摩洛哥洛分校以女孩們運動的照片,慶祝國際婦女節。(photo by Jordan Univ Morogoro via Twitter)

【台灣醒報記者邱慕天綜合報導】在「我也是(#MeToo)」網路風波病毒般燒開後的第一個38國際婦女節,全球女性有志一同地上街站了出來,爭取工作的平等權、要求男性停止暴力侵害婦女的行為,以及在更多的權力舞台上有代議權。訴求雖非新鮮,但這渴望聲音是最受關注的一年。

非韓緬均有活動

在時區最先來到3月8日的亞洲,菲律賓馬尼拉一早就有數百名身穿粉紅色和紫色襯衫的女權人士,聚在馬尼拉米蘭達廣場上載歌載舞,他們將玫瑰花贈統給遭到杜特蒂法外槍決的毒品疑犯者的寡母、遺孀。

杜特蒂總統被指是「侵犯菲國女權的元兇」,口無遮攔的他前年曾針對一名在菲國被姦殺的澳洲女性「自以為有趣」道「她一定很正」。此外,他還在上月時對國軍下達「女叛軍可以不用殺,射她們生殖器就好」,引爆民間怒潮。

南韓的首爾也有數百位女權人士聚集,手持#MeToo的牌子,呼籲將涉嫌性犯罪者繩之以法,並就縮小性別工資差距等問題採取對策。

》報導,南韓的「我也是」運動在今年1月時因出現竟有女檢察官也在職場受到性侵犯,在全國引起軒然大波。許多高階男性因而黯然下台。其中包括南韓執政黨中有「文在寅接班人」之稱的的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也被爆出曾4度強暴女秘書,而載兩年前引咎辭職。

緬甸領導人翁山蘇姬則呼籲婦女利用自己在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上的實力建設和平民主國家。在緬甸從軍政府轉向民政府後所過的第三個國際婦女節前夕,她說,「當婦女獲得自己的權利時,國家的人權價值將得到提高。」

印度:女性帶動發展

印度新德里同樣出現了數百名婦女上街,她們舉著「我的身體,我的選擇」、「拒絕親密暴力」等標語,沿著大道遊行兩公里後到國會集結。印度的實際女權仍然低落,街頭的隨機性暴力的數量和程度叫「舉世愕然」。但總理莫迪則似乎「感覺良好」;他在推特上針對婦女節表示「印度已正在從『發展女力(women development)』轉型成『女性在帶動發展(women-led development)』」。

阿富汗的喀布爾街頭,也是首次有多位女性集結遊行紀念國際婦女節。在塔利班統治期間,許多女性出門是會感到害怕的。根據《美聯社》另一篇報導,該國獨立人權委員會主席西瑪‧薩馬爾特別向女性軍人強調「你們的安全代表了所有阿富汗婦女的安全」,鼓勵她們勇於糾舉在部隊中遇到的任何性騷擾事件。

根據《多倫多星報》「加拿大國際計劃」推出一份訪問了3千人的調查,結果指出,受訪女性中約每10名中就有6人表示「已經忍受了男性同事或主管的性評論」。有 7成女性表示有陌生人曾經對她們開黃腔;而在工作、愛好或學術領域中,女性「自覺是弱勢性別」的比例,為受訪男性的2倍。

如同婦女地位再提升

然而這個以推動「因為我是女孩」兩性平等運動而聞名的加拿大非盈利組織仍振奮表示,有3分之2的女性認為「我也是」的風潮之後,她們的地位有提升。其中有半數認為她們的工作場所和學校風氣有所改變,包含影響了她們與同事的關鍵,以及男人開始重新評估與女性互動的方式。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