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荷造勢推修憲 土國與荷蘭交惡 (20170315 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7/12/10 10:23 點閱 7131 次
艾爾段欲擴權推動修憲公投,為此派官員到海外土耳其社區舉辦造勢活動,其中,外交部長被荷蘭拒絕入境,讓兩國關係交惡。(photo by 網路截圖)
艾爾段欲擴權推動修憲公投,為此派官員到海外土耳其社區舉辦造勢活動,其中,外交部長被荷蘭拒絕入境,讓兩國關係交惡。(photo by 網路截圖)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記錄整理:謝宜帆、蘇家瑩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土耳其和荷蘭的外交關係最近是劍拔弩張,荷蘭拒絕土耳其的外交部長入境、土耳其則是封鎖荷蘭的大使館。事情起於土耳其在荷蘭境內進行國家修憲公投的造勢活動,兩國以往關係就不好嗎?還是攸關他國內政,彼此間產生矛盾?

艾爾段欲加強集權

嚴震生:土耳其在4 月16 日要舉行憲法公投,欲將其憲政體制從內閣制,改為總統制。現任總統艾爾段意在擴權、成為名符其實的「太上皇」。這個修憲行動, 讓各界擔心,不過艾爾段目前的民調是稍微落後5% 的。

如果從艾爾段在上次選舉的得票率可以看出,海外的土耳其人會多給他10% 的選票,所以土耳其現在要跑到歐洲各地土耳其裔的社群為修憲活動造勢。我想, 我們台灣人應該很熟悉這種作法, 過去國民黨、民進黨都常常到美國的「僑社」造勢、拉票。

問:荷蘭不滿什麼?

荷蘭憂助長民粹

嚴震生:荷蘭現在將要舉行今年的國會大選,又有極右派非常反對移民、對穆斯林反感的候選人─懷爾德斯(Wilders)不斷說出民粹的語言。土耳其的外交部長、家庭社會事務部長卻選在這個時間,進入荷蘭為國內政治活動造勢,這難道不是火上加油嗎?

我們來打個比方,今天菲律賓有場選舉,他們跑來台灣的凱達格蘭大道,或是台北車站要舉行造勢活動,台灣政府會答應嗎? 應該是不會的。

荷蘭予以拒絕,結果就被土耳其指責為是「新納粹」。荷蘭人聽了當然不高興,拒絕土耳其的外交部長入境。而土耳其的家庭社會事務部長則是偷偷驅車進入荷蘭,被警方攔下趕了出來。該部長是女性,穿著配戴圍巾,這個形象在荷蘭、德國,是非常的敏感,雖然不是說要歧視或是禁止,但在這種時候,不應該製造給穆斯林「加分」的機會。這也是主要的原因。

修憲民調恐翻盤

土耳其人在荷蘭的人口比例滿高的,佔30~40 萬人、德國境內有上百萬人,再加上法國、奧地利等,都有很多的土耳其裔,如果這些人都投票支持艾爾段的話, 這是有可能幫他將選情稍微翻盤的。艾爾段現在民調落後4~5 個百分點。

別忘了,在英國的脫歐公投、美國的總統大選,都出現意料之外的翻船情況,選前的預測都錯了。所以,艾爾段政府現在很希望能爭取到這些海外土耳其裔人的認同,因此有了到歐洲各地的土耳其社區舉辦造勢活動。這當然不免會與地主國起衝突,為什麼?

造勢衝突誰負責?

畢竟土耳其海外社區裡,也會有反對艾爾段的人,如果造勢現場出現爭執,那誰要來維持治安? 還不是荷蘭警方?這是相對的, 造勢活動集會,勢必會有反對人士到場抗議,荷蘭人定會認為, 土耳其自己的政治事情,卻鬧到我的國家來。

問:如果不用這個方法,土耳其在當地有30 萬人,那是否可以在那邊的社群找幾位支持者,協助辦活動?而不是輕易就派出官員到別人的國家?

嚴震生:當然是可以的,但是在地人有的時候就是喜歡有祖國的人前來演講,煽動民眾的團結氣氛。我在美國的時候也看過, 台灣的政治人物到當地舉辦餐會, 然後演講,大家彼此「取暖」一下。如果只有在地人,感覺上, 好像就有點距離感。

問:那如果是找來學者、知名人士是否好些?

嚴震生:這樣或許會比較好, 這次會搞得這麼嚴重,是因為土耳其派的是外交部長前往造勢活動。照理說,外交部長是負責處理國際關係,如果是到他國宣揚國家內政,是很麻煩的情況。

當初東歐剛解體的時候,他們很多早期移民在美國,當時美國都會讓他們爭取祖國新修憲,譬如說,波羅地海三小海、波蘭等, 甚至後來投票的時候,芝加哥還特別為波蘭設投票所,可以參與祖國的選舉。

要別國配合宣政?

假使土耳其今天修憲的目標是將伊斯蘭的神權國家,轉為世俗國家,並開放某些政策,朝向民主多元的進程,政府希望推動這樣的憲法、盼海外人民認同,我相信,荷蘭是不會阻擋的。

但是,現在土耳其艾爾段政府, 欲將自凱末爾革命以來100 年的世俗國家,轉向把伊斯蘭教賦予更大的角色,總統集權的情況越來越嚴重,要荷蘭政府配合這樣的宣廣活動,我想是不可行的, 也說不過去。

當然,荷蘭最大的考量還是它自己,國家內部右派聲勢上漲, 首相如果不禁止土耳其政治人物到造勢活動的決定,會讓國家政治情勢變得很麻煩,因為往後又是一位民粹的政治人物上台,對整個歐洲、歐盟都會有很大的衝擊。

土外長被列黑名單

3 月是荷蘭國會大選,緊接著, 4 月是法國總統大選,5 月又是德國選舉。我覺得,荷蘭首相馬克‧ 呂特說了一句很棒的話,他說,「民粹應該要停止了,就從我們荷蘭開始。」但對於土耳其來說,荷蘭把它的外交部長列為「不受歡迎人物」(Personna non grata),它當然要表示抗議,所以就在國內封鎖荷蘭的大使館。

問:我看媒體報導,這件事情會造成2 國在外交、政治,甚至是經濟的傷害。

嚴震生:是的,荷蘭大概每年有幾10 萬人赴土耳其旅遊,2 國之間也有一些貿易往來,更重要的是都為北約成員國。北約自己有內鬨,其他國家像是美國,是不是應該要出來調解一下?

如果艾爾段在這件事情上,他因為沒辦法到荷蘭造勢而輸了, 我覺得,他也占到便宜,因為他的「國民英雄」形象就會深入支持者的心,認為他「挑戰歐洲」。若是贏了,那更好,對他修改憲政、擴權是有利的。

主持人:這件事情還是有待後續觀察,不過跑到別人國家去為自己的內政拉票,這種事各國不乏其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