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96%e8%aa%aa%ef%bc%9a%e5%bc%b5%e6%97%ad%e6%94%bf%e8%a1%a8%e7%a4%ba%ef%bc%8c%e5%85%a8%e6%95%99%e7%b8%bd%e6%94%af%e6%8c%81%e5%af%a6%e9%a9%97%e6%95%99%e8%82%b2%e7%b2%be%e7%a5%9e%ef%bc%8c%e4%bd%86%e6%93%94%e6%86%82%e6%9c%89%e4%ba%ba%e5%81%87%e8%97%89%e5%af%a6%e9%a9%97%e6%95%99%e8%82%b2%e4%b9%8b%e5%90%8d%e7%88%ad%e5%8f%96%e8%b3%87%e6%ba%90%ef%bc%8c%e5%9b%a0%e6%ad%a4%e5%8f%8d%e5%b0%8d%e6%95%99%e8%82%b2%e9%83%a8%e6%9c%aa%e7%b6%93%e8%a9%95%e4%bc%b0%e5%b0%b1%e6%94%be%e5%af%ac%e6%af%94%e4%be%8b%e3%80%82%ef%bc%88photo_by_%e6%a5%8a%e8%95%93%ef%bc%8f%e5%8f%b0%e7%81%a3%e9%86%92%e5%a0%b1%ef%bc%89

小校轉型實驗學校 教團質疑沒品管

楊蕓 2017/12/05 17:43 點閱 7693 次
張旭政表示,全教總支持實驗教育精神,但擔憂有人假藉實驗教育之名爭取資源,因此反對教育部未經評估就放寬比例。(photo by 楊蕓/台灣醒報)
張旭政表示,全教總支持實驗教育精神,但擔憂有人假藉實驗教育之名爭取資源,因此反對教育部未經評估就放寬比例。(photo by 楊蕓/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楊蕓台北報導】實驗教育打著重視體驗學習、打破升學主義等特色,吸引家長目光,3年來台灣的實驗教育機構如雨後春筍,教育部研擬放寬公立實驗學校佔總學校數比率,從10%提高至3分之1,但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5日表示堅決反對,擔憂貿然開放恐讓實驗教育成為偏鄉小校逃避裁併、爭取中央補助的避難所,而稀少的教育資源分配不均,也將加劇教育階級不平等。

實驗教育3法,包括「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公立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委託私人辦理條例」和「高級中等以下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教育部及立委提案修法放寬,提高各縣市申請校數上限,從現行上限10%提高至3分之1,7日將在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審議。

實施3年未評估

實驗教育三法自103年實施至今不過剛滿3年,這期間公立學校轉型成實驗學校的約有50幾所,如主打生態教育的台南市虎山國小和因位處臨海,以水域教育為特色的宜蘭縣岳明國小等,都吸引家長踴躍幫孩子報名。但全教總認為,「到底實驗教育的成效、課程與教材如何安排及教師的任用、素質為何?完全沒看到教育部的評估報告,也沒有明確數據,貿然大量開放實驗學校,等於矇著眼睛往前衝,恐怕將造成國民教育大災難。

宜蘭縣教師職業工會理事長鄭祺怡進一步說明,「宜蘭縣號稱是辦理實驗教育第一名的縣市,過去被當成實驗教育宣傳樣板的『人文中小學』,上月竟傳出因違規事件過多,縣府決定不再續約,顯然政府並沒有足夠人力和專業控管。」而對想申請成為實驗學校的公校,也提不出讓他們轉型的理由,她質疑,學校轉型目的是為了爭取中央補助資源,「若要放寬實驗學校比例,未來教育品質堪憂。」

憂成小校避難所

「許多縣市辦理實驗教育彷彿是替小校開避難所,一旦學校面臨裁併危機,就以辦理實驗教育改頭換面。」張旭政說,不僅縣市政府樂見小校轉型,在實驗教育法規寬鬆下,還可能大幅減少正式教師的聘用,增加員額控管的空間,「如嘉義縣內6所實驗學校,就有過4所的代理教師過半,不禁讓人懷疑辦理實驗學校還能省下聘用正式教師的經費和麻煩。」

張旭政強調,全教總的立場完全支持實驗教育精神,但因幾乎不受主要教育法規限制,擔憂有人恐假藉實驗教育之名爭取資源,因此反對教育部未經評估就放寬比例;另外,也堅決反對「無差別式」的給予補助,「例如實驗教育招生時設立門檻,如自然、數理科實驗學校,要求學生要達到某個水準才能申請,若大量開放實驗教育,那不就擺明是拿稀有教育資源給特定族群?」反而製造教育的階級化與不平等。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