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96%e8%aa%aa%ef%bc%9a%e6%a5%8a%e5%a3%ab%e7%90%aa%e7%89%b9%e5%88%a5%e8%b2%a2%e7%8d%bb%e7%8d%8e%e9%a0%92%e7%b5%a6%e6%96%b0%e9%9b%bb%e5%bd%b1%e9%87%8d%e8%a6%81%e6%8e%a8%e6%89%8b%e8%a9%b9%e5%ae%8f%e5%bf%97%e3%80%82%ef%bc%88photo_by_%e7%b6%b2%e8%b7%af%e6%88%aa%e5%9c%96%ef%bc%89

楊士琪特別貢獻獎 頒給電影推手詹宏志

蔡旻豪 2017/07/16 15:03 點閱 2900 次
楊士琪特別貢獻獎頒給新電影重要推手詹宏志。(photo by 網路截圖)
楊士琪特別貢獻獎頒給新電影重要推手詹宏志。(photo by 網路截圖)

【台灣醒報記者蔡旻豪綜合報導】第19屆台北電影獎頒獎典禮「楊士琪卓越貢獻獎」作家小野擔任引言人,「再小的塵埃,都有可能成為宇宙燦爛的星球。」楊士琪貢獻獎代表的精神光芒正是如此。得獎人詹宏志感言,渴望台灣有更好電影的工作者。他除了站出來為電影發聲外,更將導演柯一正、楊德昌推出知名度。

楊士琪是首座以記者為名的獎項,她在當時「國民黨文工會」黑手想伸入「兒子的大玩偶」時,她於聯合報開出第一槍,披露黑幕。隨後詹宏志也在《中時》響應,得以讓這部創作保留全貌,更讓原本電影僵化的體制有了改變。

頒獎人柯文哲笑稱,很多人看到詹宏志名字的時候,想說這不是台灣的網路之父、出版社老闆,怎會和電影扯上邊。事實上在1987年詹宏志就發表過「台灣電影宣言」,更找資金辦「電影合作社」、參與電影《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和《悲情城市》經典作品,得到這獎項實至名歸。

作家小野引言,2017是很特別的一年,是楊德昌導演逝世10週年、台灣新電影宣言30週年、解除戒嚴30年、二二八事件60週年, 楊士琪在那封閉的年代,不斷從外電、國際影展引進最新電影資訊給台灣觀眾,更是台灣新電影最重要的幫手。

楊士琪在「兒子的大玩偶」慘遭文工會修理的重要時刻,挺身而出,不畏權勢,在聯合報刊登消息引起大家關注,拯救了這部重要的電影。楊德昌導演將電影《青梅足馬》的片頭獻給了她,於是有了楊士琪電影獎的誕生。

詹宏志得獎提到,在1983年台灣還在持續的白色恐怖以及言論控制的年代裡,當「黑手」要伸進電影的時候,楊士琪願意出手相救。很難想像這樣一個沒有任何權勢的人,帶給台灣新電影如此大的激勵,成功守護「兒子的大玩偶」電影,帶給所有台灣新電影人一劑強心針。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