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爾段如願推修憲 企圖走自己的路(20170420 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7/04/21 09:16 點閱 35350 次
艾爾段已成為自凱末爾革命之後,土耳其政治史上最強大的總統了。(photo by 本報資料照)
艾爾段已成為自凱末爾革命之後,土耳其政治史上最強大的總統了。(photo by 本報資料照)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記錄整理:謝宜帆、蘇家瑩

一、艾爾段如願推修憲 企圖走自己的路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土耳其修憲公投日前通過了,可以說每個領導人都會希望在自己的任內修改憲法,讓自己的權力可以無限擴張。有人說,往後的土耳其將進入「超級大總統」的時代。這樣的擴權公投,能得到多數土耳其人民的同意,其實也是不容易。請教嚴老師,土耳其人民為什麼會支持讓總統擴權的憲法?

廢除議會 總統獨大

嚴震生:土耳其過去長期是屬於「內閣制」,所以他們的總理是多數黨的領袖,是真正的政府領導人。但是, 他們也有一個比較「虛位的總統」。現任總統艾爾段是在擔任10 多年的總理後,被選出來做總統,目前已任職2 年多。

艾爾段跟土耳其歷任的總統不同, 不甘於只是虛位元首,所以他開始推動修憲,希望能夠把土耳其推向「總統制」。

這次的憲法就是把「議會制/ 內閣制」完全廢除,讓政體變成「總統制」,亦即土耳其再也沒有總理了。其次,就是總統可以決定誰來擔任內閣的部長,他的權力就很大,另外就是總統可以下達命令,類似於美國總統擁有的行政權。

那為什麼老百姓會支持這樣的憲法?艾爾段可以說是代表穆斯林、伊斯蘭比較保守勢力,而土耳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垮台,凱末爾將軍發起革命,於1923 年建國,帶領國土面積大幅減少的土耳其,成為朝向西方路線走的世俗國家。

在宗教信仰上,就不像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那時主控一切。所以,土耳其有世俗主義的傳統。

杜絕軍人干政

自1960 年到現在,土耳其常常會有文人政府被軍人推翻的情況,大概每10 年會發生一次。為什麼軍人要干政?很多時候,他們是說要維護這個世俗主義的傳統。到艾爾段任內, 開始對穆斯林比較激進、基本教義派的思想越來越包容,包括原本土耳其婦女在公眾場合是不能戴頭巾的,現在大部分都可以了,除了法院、外交部等單位。

艾爾段慢慢放寬這些規定,對穆斯林基本的法律也開始有所接受,因此,去年雖再度發生軍事政變,但最終以失敗收場。

這次的政變,我相信讓艾爾段更加覺得他自己在對抗「傳統軍人干政的勢力」,所以他必須要擴權,讓總統的權威無人再敢挑戰。

如實行內閣制,總理被推翻,大家會覺得換個總理無所謂,反正軍人只是讓這個政府鬥垮,他們不會取而代之執政。土耳其軍人通常在推翻現任政府後,又會還權於文人政府。可是, 若今天推翻的對象是總統,真的就有可能造成權力真空,所以我認為艾爾段推的這部憲法,也是想杜絕軍人干政的政治歷史。

近40 年未能入歐

更重要的是,土耳其走向世俗主義國家將近一世紀了,該國也從上世紀的60 年代末期、70 年代開始,就很想加入歐盟。現在已經等了3、40 年。其他不比土耳其更具資格的國家,都相繼加入歐盟這個團體,包括1980 年代希臘加入,可是現在外界認為當時希臘的經濟根本沒那麼好,不應該讓它加入,結果現在造成那麼多問題。

還有,土耳其週邊國家,在巴爾幹半島上的如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克羅埃西亞等等,都加入歐盟了。甚至, 土耳其控制一部分的賽普勒斯,另外一部分和馬爾他等小島國也都已加入歐盟。

這表示,若土耳其挾這麼多的人口加入,將來就有可能超過德國,成為歐盟人數的最大國。再者,土耳其當真加入歐盟後,它就成為歐盟成員國中第一個穆斯林國家。大部分歐盟國家人口,都是基督徒或天主教徒為主,或是東正教徒。

問:這( 穆斯林) 就是歐盟不讓土耳其加入的原因?

整肅媚歐 發揮槓桿作用

嚴震生:當然沒有人會這麼說,所以我覺得土耳其這次是豁出去了,既然歐盟國家不斷在申請加入的過程中有所攔阻,不如就讓國家能夠好好發揮穆斯林的宗教自由,將總統職務擴權會讓西方民主國家不滿,艾爾段也不在乎了。我覺得,艾爾段有這樣的想法,即不讓土耳其整天在「媚歐」。

問:這也是土耳其民眾的意思?

嚴震生:至少艾爾段能夠說服他的民眾。此外,他還可以遊走在俄羅斯、中國、美國和西歐之間,成為近東地區具戰略地位,又舉足輕重的大國。而土耳其還是北約的成員,所以它跟歐洲、美國還是有軍事安全上的合作。這就是艾爾段心中的如意算盤吧。

問:如果這樣說,老百姓是支持土耳其在某種程度上有獨立性,發揮各種的槓桿作用?

民意呈現世代差異

嚴震生:所以這就回到如同英國脫歐的決定,年輕的、都會地區的選民, 全部都是投反對票,都是在鄉下、年紀較長的民眾支持艾爾段。我們可以看到,各國都存有世代的差異。

在歐洲,法國也是如此,多數年輕的歐洲人,他們都願意看到整合的歐盟,有更多的工作機會、可以自由的流動,但是中老年人就會覺得當年他們認同的價值都流失了。

同樣的,土耳其基本教義派的穆斯林會認為,好不容易有個總統願意讓我們有更多宗教圭臬在日常生活中, 不過年輕人可能就不是那麼在意。

問:相較之下,變成保守的選票占優勢,可是別的國家可能是年輕的選票較多。

嚴震生:土耳其終歸是穆斯林的社會,總統要做的就是要說服世俗主義者。我認為,美國或歐盟對穆斯林的態度,在這次艾爾段推修憲公投,絕對沒有幫助。

年輕的土耳其人有自己一套獨立的思想,認為有個強勢的總統可以抗拒這些歐洲、美國的壓力,憑這點他們就願意支持艾爾段了。

問:土耳其修憲公投通過後的狀況, 還是需要密切注意,究竟它會變成怎樣的國家?

嚴震生:無論如何,艾爾段實為自凱末爾革命之後,土耳其政治史上最強大的總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