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週刊封面:與總統退選人桑德斯論盡美國政治(20160925 國家)

邱慕天 2016/09/25 22:26 點閱 1344 次

《國家》 The Nation
Bernie Sanders: The ‘Nation’ Interview

伯尼.桑德斯的民主黨初選之旅雖敗猶榮。他得了1300萬張票,並讓「經濟民粹主義」這場大選的核心話題、鎂光燈至今不衰。但桑德斯並不滿足。

9月中,《國家》編輯台與桑德斯坐下來面對面訪談,他手中正在完成撰寫的是他這趟初選的心路歷程,書中不但批判媒體攪亂政壇、也呼籲民主黨進行改革,並為新一代的「社會民主主義」浪潮大聲叫好──單就這一點而言,初選讓桑德斯看到的是美國未來的希望、是一群願意與他一同跳脫「建制框架」思考的新朋友。

桑德斯投身競選時,民調只有3%。然而他表示自己是為理念而戰。他認為自己所支持的全民健保、累進稅制、公立學校學費全免,都不是什麼激進的狂想,而是願意認真思考其背後義理的美國人大多會支持的。因此桑德斯打從一開始就決定,他不會為了拉高民調而在理念上妥協、讓自己成為反覆之人,以致反而傷了因理念而齊聚麾下的戰友。

結果出人意料地,這位名不見主流媒體的佛蒙特州參議員,居然深深地打進了美國的年輕選民社群中。桑德斯團隊不僅靠著社群網路,與早就不看晚間新聞和報紙的青年談論政治口水之外的政策實務,更把「社會民主主義」一詞打響名號。

桑德斯表示,在對拉丁裔、非裔年輕族群作草根動員之餘,他試圖告訴社會的是:你們視之為毒蛇猛獸的「社會主義」一詞,其實早就在丹麥(最低時薪20美金)、德國(上大學免費)、芬蘭(上大學有津貼拿)行之有年──只是CBS這樣的電視台總是忘記告訴你而已。

可惜的是,在年長黑人,特別是美國南方黑人年長女性中,桑德斯幾乎以1:9的懸殊比例輸給了希拉蕊。桑德斯認為,在她們的經歷中,「社會主義」一詞大概與冷戰時期的蘇聯、古巴牽連太深,以致無法有所同情。反之,早自1980年代來,希拉蕊就是她們心中所熟知的「阿肯色州長柯林頓的第一夫人」了。

儘管現在支持希拉蕊勝出,但桑德斯也表示,民主黨需要繼續改革、聆聽草根的聲音,並大膽啟用年輕人。如果希拉蕊勝選,他會善用這個民主黨平台繼續戮力推動的他的進步政策和理念,包含最低工資、綠能革命、全民健保等等。

桑德斯指出,媒體喜歡口水,也讓他在選戰中被標籤為意氣用事的道德魔人。然而他強調,他的訴求與馬丁.路德.金恩的華盛頓大遊行當初的民權倡議一致:「工作與自由」。他相信經濟、政治,與民權問題不可分割。

這次競選,桑德斯與許多「黑命誠可貴」的社運人士懇談,他發現黑人社區有3到4成年輕人沒有工作。「孩子們沒有工作,就沒有未來。」桑德斯相信,警察暴行、非裔社區不被重視,所有的亂象死角,都必須要人們願意從根源看待,並認真思考他提出的解決方案。
https://www.thenation.com/article/bernie-sanders-thenation-inter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