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起殺警案 挑起美種族敏感神經 + 南海仲裁 可望打破兩岸冰凍關係 + 英新任女首相 堅守民意 重視基層 (20160714 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6/07/17 11:51 點閱 48348 次
梅伊是1990年佘契爾夫人卸任後,英國史上第2位女性首相,59歲的她也是自1976年以來,年紀最大的新首相。(photo by 醒報資料照)
梅伊是1990年佘契爾夫人卸任後,英國史上第2位女性首相,59歲的她也是自1976年以來,年紀最大的新首相。(photo by 醒報資料照)

主持人:林意玲 (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中心研究員)

一、兩起殺警案 挑起美種族敏感神經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 美國的殺警案挑起民眾敏感的神經,總共有5 名警察被黑人槍殺,牽扯到美國的種族問題,造成黑人對警察集體的報復,這種事件不斷發生,嚴老師您如何分析?

嚴震生:整件事情在6、7 日短短兩天內,看到兩次美國警察執法過當,殺死黑人嫌犯,一個在路易斯安那州、一個在明尼蘇達州,前者嫌犯看起來已經被壓制住了,沒有反抗能力,但警察突然發現他有槍,當場就把他打死。

另外一個則是年輕的黑人正在開車,載著他的女朋友和孩子, 美國警察喜歡抓後車燈破掉的車,所以就把他們攔下來,而這個黑人民眾說他有槍並且有合法的證件,當他要拿證件的時候, 警察認為他在掏槍,也是幾槍就把他打死,問題在於他的女朋友坐在一旁,用手機拍攝下來,所以警察沒辦法做任何抵賴,這件事也引起了美國社會很大的反彈。

警維護秩序遭狙擊

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這個運動也在各個城市集結,沒想到在達拉斯集結的時候,有5 位達拉斯的警察被狙擊手給殺死,還有7 位警察受傷,一開始大家還以為是恐怖攻擊,結果不是,只是一位孤狼式的狙擊手,他是一位美國的退伍軍人,在阿富汗打過仗,對槍枝很熟悉,擁有大量的軍火,並對白人有很大的不滿,本來就預謀對白人攻擊。

大家覺得要報復應該也是對路易斯安那的警察,而不是達拉斯的警察,他們只是幫忙維持和平示威的抗議,卻被狙擊,對美國來說打死警察大概是唯一死罪。

問:唯一死罪?

嚴震生:有死刑的州就一定是死刑。這個狙擊手後來被圍剿時,警方放了一個robot( 機器人) 的炸彈把他炸死了,當然, 這整件事情還有點爭議,也有人說要愛護警察,但是白人警察和黑人民眾之間的不信任已經到了極點。

歐巴馬籲要有同情心

事件發生時,歐巴馬剛好在波蘭訪問,他兩度開記者會,第一次針對黑人被白人警察槍殺作說明,第二次是白人警察在執法時,被狙擊手槍殺的事情,在短短3 天之內讓美國社會引起很大的騷動。

問:這個冤家的結是越結越深,完全是黑跟白的問題嗎?

嚴震生:不僅是黑跟白的問題,還有黑人對美國司法單位的不信任,包括3 年前密蘇里州槍殺年輕黑人的白人警察,最後也是無罪釋放,到底白人警察殺死黑人民眾的案件中,有多少會被起訴?又好像有警方、司法單位幫忙護航,讓大家對司法非常不信任,這會不會讓白人警察覺得反正背後有司法單位,執勤的時候會更加殺無赦?

問:對啊!

嚴震生:歐巴馬總統在記者會提到十幾年前他寫的一本書, 希望大家互相能有同理心,其實警察也會緊張、擔心自己受到威脅,所以在面對嫌犯時有拔槍的動作。反過來說,黑人也是蒙上很多不白之冤,有很多種族的定性看法,覺得黑人不是在賣毒品,就是在做一些不法的勾當, 所以黑人常常被歧視、被冤枉, 白人應該要理解這一點。

歐巴馬提出同理心的看法,到底美國人能不能接受?這是個問題。如果從100 多年前,黑奴解放之後,再經過1965 年的民權運動,黑人獲得政府保護基本公民的權利,在這樣的情況,政府不歧視了,但人們心中還是存在著偏見和歧視,這到底該怎麼化解,這很重要。

問:談到偏見跟歧視,有一種是被迫害妄想症,有一種是真的被歧視。您認為白人警察遇到黑人會完全公平的看待嗎?

警察執法多先入為主

嚴震生:黑人年輕人的犯罪率的確是偏高的,所以警察會攔一部黑人開的車,只要看到後車燈破掉,警察就會立即覺得對方有犯罪的可能性,這是個先入為主的觀念。

在台灣也是,當你看到一個服裝不整的人,抓他犯法可能八九不離十,那如果是一個西裝穿得整整齊齊的人,你不會懷疑他做了什麼不法的勾當,這是一種以貌取人、或是一種偵查執勤比較有效率的做法,當然也有一些歧視的成分存在。
問:但是這次的事件是鎖定執法人員,警察在執法上沒辦法獲得黑人的信任,那美國是不是應該增加一些黑人警察呢?

嚴震生:沒錯!美國警察單位確實有增加黑人警察的數目,但重點是警察要和社區有經常性的互動,就像我們派出所的員警, 如果可以常常跟我們有互動,大家就會有信任感,而不致於發生這樣的問題。

二、南海仲裁 可望打破兩岸冰凍關係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 最近最熱門的就是南海議題,嚴老師您對南海區域紛爭有很深入的了解與研究,我們可以從很多角度來談,不管是太平島、或是從整個U 型線、中國大陸的做法,以及美國、日本、越南、菲律賓等國家都牽扯到其中。

這次荷蘭海牙的仲裁結果,大家都非常驚訝,也有人猜測為陰謀論,懷疑美國是不是有在裡面動手腳?到底美國和台灣的關係是否良好?台灣該不該和中國大陸合作呢?請嚴老師說明一下。

嚴震生:這次的南海仲裁案, 我認為事實上是幫蔡英文政府解套。如果我們今天只是看太平島的議題,當然會非常的悲憤,不能認同明明是島,卻被國際仲裁法庭解釋為「岩礁」。但是蔡英文在之前對南海主張的三個原則:各個聲索方在南海對領土和海域的權利主張要根據《國際法》和《海洋公約》,看起來是對聯合國《海洋公約》的尊重、期待各個聲索方和平解決爭端、以及各方必須尊重南海的航行與飛行自由,這些都是四平八穩的論述。

我方有權強硬表態

假使今天判決太平島是「島」,府方做出這樣強勢的回應,且判決當中還包括不承認U 型線的法律根據,這樣的情況之下,對岸和國內部分民眾肯定都會不滿意。所以,當判決定義太平島為「礁」時,變成蔡英文政府必須要作出強硬一點的回應, 甚至林全說要捍衛主權、內政部長葉俊榮還提到1947 年南海諸島的位置圖,感覺U 型線(或稱11 段線)已經呼之欲出了,意即南沙群島、東沙群島、中沙群島、西沙群島都是為中華民國所有。

看起來,這個主張和國民黨過去的主張是一致的,反而讓國內更容易建立起共識。至少南海仲裁判決出爐後,在立法院跨黨派的立委都有同樣的立場來譴責國際法庭,要求蔡英文要強硬表態。

如果蔡英文政府對太平島是「島」這樣的判決,做出稍微強硬一點的回應,畢竟9 段線或11 段線沒有了,但美國和日本一定會很不開心。可是,今天的判決結果是太平島為「岩礁」之後, 似乎我們作出強烈反對的立場, 說沒有約束力、我們不接受, 美、日應該也能夠理解。

問:不反應也不行?

與中國似有「共識」

嚴震生:對!就是我們非得要反應不可。最令人玩味的是中國覺得台灣的立場和他們差不多, 是不是可以聯手捍衛「祖產」? 這讓蔡英文過去找不到和中國的共識、不願意談九二共識時,似乎找到一個窗口,是不是可以藉此開啟談話?所以我從這個角度來看,判決南海議題的諸公,是不是很了解台灣這種微妙的處境?藉著仲裁結果讓蔡英文有望和中國打破冷凍的關係。

問:不過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嚴老師不知道您同不同意, 這也是給蔡英文出了一個難題? 因為她不能在任內失去國土,又不想跟中國站在同個立場,現在仲裁結果等於給她一個大難題。

表面上,看起來是幫蔡政府解套,實際上要不要接這顆好球、蔡英文願不願意跟中國有瓜葛, 都還是個問題。

尤其,蔡英文現在是否該登島宣示主權?她的態度該強硬到什麼程度?現在巡航艦已經出海, 是不是會為了主權不惜和周邊國家有衝突?這時候中國或美國會來搭救我們?民眾也會懷疑到底蔡英文的外交政策是怎麼搞的? 怎麼會不知道最後是得到這樣的判決?

過去,蔡英文都覺得台灣和美國關係很好,加上前陣子出訪友邦還過境美國,可是現在看起來,美國並沒有跟台灣站在同個角度,甚至是默許、贊成海牙這樣的仲裁決定?

府院幕僚鬆口氣

嚴震生:我認為,民眾自然會做出這樣的批判,覺得國安單位的情資蒐集不利、評估失準, 以及誤判情勢。可是,我還是要強調,對於蔡英文的幕僚而言, 今天這樣的結果省去他們很多不曉得該怎麼解決的問題:比如說,失去9 段線的法律依據,但是太平島還是定義為島,如果是這樣,台灣又好像是個局外人, 因為9 段線是中國比較在乎的權益,所以從這角度看,其實綠營的人是暗喜的。

另外,主持人說得沒有錯,確實是有一個挑戰,但至少我認為蔡英文已經登艦宣示了主權,這樣的做法足夠了,她也說未來不排除會登島,表示在捍衛太平島國土的決心,朝野是一致的,包括民間也有相同的看法。如果今天太平島被判為「島嶼」,我不知道我們政府現在的立場該怎麼辦?反而是更難的。

所以,今天海牙將太平島判定為「岩礁」的時候,其實真的是讓這些做決策的幕僚覺得鬆了一口氣。

問:嚴老師,您判斷蔡英文下一步會怎麼做呢?怎麼藉這件事情讓兩岸關係有突破的發展?

兩岸關係有望破冰

嚴震生:在這件事情上,很有可能就是希望中國在未來要和菲律賓進行單獨談判的時候,是不是也能像我們和日本、中國處理釣魚台,有雙邊三方的處理作法?我覺得這是在南海,中國和菲律賓之間的矛盾。我們也希望中國未來在討論這些議題的時候,能夠盡量把中華民國合法的地位突顯出來,讓兩岸的談判可以持續進行,就是不需要再談九二共識,而能保持溝通管道的暢通。

問:可是,嚴老師您剛所說的這些,目前蔡英文政府根本就沒有對中國喊話啊!
嚴震生:現在不需要喊話, 未來一定會發生事情,或許陸委會在這個議題上,可以去函給中國,是不是在11 段線或是其他問題,能夠有一些討論。

問:所以您的意思是說到時候中國會為了這件事情,主動跟我們打破冰凍的態度?還是由台灣自己主動?

嚴震生:我覺得,中國是會願意消弭和台灣目前的不快,至少他們外交部副部長已有對此發言。中國過去對兩岸關係勢必會堅持九二共識,所以蔡英文不提,中國方面沒有下台階。但是,現在南海議題雙方似乎找到了一個下台階。台灣能夠不談九二共識,而和中國有對話,這樣難道不好嗎?

問:您的判斷是中國會先為了這件事,在態度上有所軟化?為了它自己的利益?
嚴震生:對!為了自身的利益。而且也覺得說,蔡英文對主權的捍衛決心通過了南海這張考卷。

問:意思是,它可以擱置九二共識?

嚴震生:沒錯!中國可以暫時不講九二共識。

問:當然是希望能這樣發展, 不過不知道蔡英文政府會怎麼因應?總之,這個議題非常的敏感,而且還有很多的發展性。

三、英新任女首相 堅守民意 重視基層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 最近英國又有一位女首相誕生, 這對女性以及英國來說,都是一大鼓舞。英國這位首相叫作梅伊,她將帶領英國面臨哪些挑戰和難關呢?請嚴老師說明一下。

嚴震生:假使脫歐的公投沒有過關,那英國自然是不會有太大改變。但如今脫歐公投通過,目前政府除了要處理脫歐程序上的問題,更重要的是政局人事的變化。畢竟公投的結果,顯示前首相卡麥隆的留歐主張不得民心, 而卡麥隆也因此辭職下台,讓位給新任首相負責處理。

新首相尊重脫歐公投

一開始決定角逐保守黨黨魁的有6 位,其中2 位主張留歐,4 位主張脫歐。令人意外的是,脫歐的大將,前倫敦市長強森居然沒參與選舉。第一輪的選舉結果由支持留歐的內政大臣梅伊,以超過4 成的票數領先,其他候選人便開始逐步退選。

而在第二輪選舉前,梅伊的競爭對手均退出選舉,梅伊也順勢成為了新任首相,並在7 月13 日完成交接。更有意思的是,梅伊上台之後竟找了脫歐大將強森擔任外相,並向民眾保證不會舉行第二次公投,未來的外交政策也將持續脫歐的前提下實施。

馬上撤換財政大臣

她的施政風格則以Micro 脫歐公投通過以來,從首相卡麥隆負責下台,政權也迅速完成交接, 彷彿無縫接軌。而這個情況凸顯了英國政黨政治與責任政治的特色。英國女王也接見了新任首相梅伊,成為繼柴契爾夫人以來第二位女首相。與柴契爾夫人相比,梅伊的年紀稍長,最了不起的經歷便是擔任內政大臣整整6 年,很少人能夠擔任這個職位那麼久。

她以Micro Management 著稱,會關注所有議題,並注意很多小細節,不是一位大而化之的領導人。或許第一年的政績並不會突出,但是她對事物的細心負責,相信能對漸入佳境。

問:聽說她馬上撤換了財政大臣?

嚴震生:除了換掉財政大臣, 也任命一位過去主掌歐洲事務的部長,要在未來2 年負責處理脫歐的事務。可見梅伊沒有因為自身留歐的立場,而對民眾的公投結果作出改變。簡單來說,梅伊忠實地接受的民意的授權來執政,而放棄原有的立場。

不過特別的是,為何本來就支持脫歐的保守黨員,竟然反而選不上黨魁,可見個人的領導特質還是最重要的因素。

問:很多人把德國總理梅克爾拿來跟梅伊相提並論,請您稍微分析一下這兩人?

嚴震生:梅伊的父親是位牧師。在進入大學不久,她的父母便相繼去是,父親亡於車禍,母親則是歿於多年臥病,等於梅伊是很早就獨立生活了。梅伊結婚之後也沒有生孩子,將心思完全置於政治領域。

期許成為全民褓姆

梅伊在就職演說時,特別提到保守黨向來不太重視的議題,比方說黑人、藍領階級以及公立學校的學生;此外梅伊也關心弱勢族群,比如說女性上班族以及精神病患者的權益。如同台灣,英國也存在年輕人買不起房子的議題,梅伊並未忽略掉。

總而言之,梅伊期許新政府能夠成為全民的政府,而不只為特定族群服務。她的外交經歷雖然可能比不上梅克爾,但是梅伊的溝通能力與對細節的執著,或許能夠帶領保守黨走出新的局勢。

問:若希拉蕊當選美國總統, 是否會在國際政局產生新氣氛? 或是產生新的合作模式?

嚴震生:假若希拉蕊順利當選,勢必會形成一股新的氣象。美國作為一個老牌民主國家,雖然歷史沒有英國悠久,但是200 多年來沒出過一個女性領導人, 確實也說不過去。英國1979 年就有女性首相,德國的女性領導人也是在10 年前左右就出現了, 我認為這是一個好的機會。

在我看來,英國是一個政局非常平穩的國家,而這次的黨魁改選大家似乎也按部就班照著程序走,彼此沒有太多的情緒。雖然第一輪選舉沒選出黨魁,但大家發現梅伊一馬當先,也就紛紛認份退選了。

問:請問女性的領導風格是否跟男性有差別?各有哪些優缺點呢?

女性領導人新氣象

嚴震生:我的說法可能對女性會有點不公平,依據我個人的觀察,許多男性領導人的配偶會經常跳出來對另一半指指點點,意見很多。但無論是梅克爾還是柴契爾夫人,他們的先生都對他們沒什麼意見,梅伊的情形看來也是如此。

但由於希拉蕊的先生是前總統柯林頓,希拉蕊的施政勢必會被柯林頓的意見影響,而這種情形通常不是選民所樂見的,因為獨立思考能力普遍是大家對領導人的期待。

不過我認為女性擔任領導人, 確實可以帶來新氣象。而未來的國際社會當中,尤其在第三世界,有很多的議題都和女性權益有關,而當世界重要國家的領導人為女性時,勢必將會對第三世界、穆斯林社會帶來一些衝擊和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