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大選的第四位關鍵女子(邱慕天)

邱慕天 2016/01/20 06:06 點閱 3862 次

2016年台灣大選,可謂是4個女人接力戰,壓垮了國民黨:蔡英文、洪秀柱、王如玄、周子瑜。值得一提的是最無心插柳、卻也揭起最熾熱國際輿論戰的第四位。

台灣16歲女孩周子瑜,因舉台灣國旗被中國封殺,她向中國人道歉影片太過爆炸、在投票前晚10點橫空出世,所有的深度反應,都在那一刻被悲憤所覆蓋。

民進黨文膽姚人多在《新新聞》一篇專欄〈今年大選的「連勝文槍擊案〉中透露,選前一週至兩三天其政黨票內部民調僅回穩到30%(時力10%),而終選時民進黨卻爆衝到44%(時力6%)。國旗事件反映的主權議題,著實強壓「讓國會百花齊放」累月議程;少女周子瑜以一紙360P的鞠躬影片成為強突「九二共識」泡沫的福爾摩沙聖女貞德。

為什麼她有效?快狠准

幾天來一直有人問著:為什麼周子瑜事件如此有效、熱度如此之高;可謂「慟哭六軍俱縞素,衝冠一怒為紅顏」?

論「快」,子瑜事件就是「319」或「連勝文槍擊案」的翻版,其案情及時間點太過詭譎精妙,讓人立刻只能想要用手邊最有效的利器「選票」反制。

論「狠」,那是與「敘國男童沙灘浮屍照」可以,受害者身份的無辜清純年幼,那狠決辱極的畫面惹得所有人情緒高漲。

但是這都不比她作為一個「勵志偶像」更令人有代入感。這是論「準」。

若要為這場2016的選戰說故事,我很欣賞的一個下標是「台灣人選擇了自己的勵志故事」。這場投票,對「君父威權」和「大人」不滿的選民們,8年來一路鍵盤參戰和街頭抗爭,為的是希望政權的行使回歸最基本的與民溝通及互諒,而支撐到監票的最後一刻守下的民主勝利。

論者言,當蔡英文扛起2008年被各天王視為沈痾重擔的民進黨,走這「民主」與「進步」的最後一哩路,那觸動了這些年在兩岸國力拉大的背景下,被國府中國及共產中國聯手威壓唱衰的台灣年輕人。

國族的悲哀與寄託

「子瑜事件」緊貼著這8年、甚至16年一脈相連的島國發展故事。作為條件百萬中選一的台灣妹妹,她13歲離鄉輟學到南韓打拚。用著還沒學好的韓文,這位小「天然獨」一次次地脫口說自己來自台灣。她就是這多年在盜賊政治積重難返、國格內交外困下,每一個到澳洲殺牛剪羊毛、每一個到新加坡當服務生、每一個在歐美拚著用人家的語文啃原文書與做社交、每一個在大陸穹蒼霧霾喘著粗氣想著家小吃、每一個在全球化洪流中辛苦地平衡身姿的你我。

甚至,她比我們大部分人更年輕、資質更亮眼。我們為著她通過《Sixteen》殘酷的練習生選秀而歡呼;為著她才剛出道就能被老牌西方影視工作室TC Candler評入百大美人第13感到驚異。我們在這樣的人身上找到映照自己的「台灣之光」。

然而這一切,都在島國政治大環境的悲命格涉入後而變得慘澹無解。台灣人在國際上努力地為自己,也為自己所象徵的族群發熱發光,卻仍然無法不去面對全球化政經結構對我們尊嚴的壓迫。

國族悲哀與寄託

資本擴張:意識型態的馬前卒

「子瑜事件」中,很多自告奮勇的鍵盤騎士提出了從魔王手中拯救公主的策略,但都紛紛被打槍。像是「歡迎回家」或「億元贖身」之說,我們要問:現在台灣哪個經紀公司有韓國CJ、SM、JYP打造明星團體的能力?帶回台灣發展,就算有一億元,誰能複製給她一個失去的夢想?

台灣曾一度以軟實力文創自豪於鄰國,曾幾何時變得只能仰仗他人垂愛善待?

偏偏在這事,韓國也有其困難。原來韓國演藝近年狂攻中國市場,也打著軟實力征服的口號;但當中國力量深入韓國各項工業、當從JYP《Sixteen》選秀節目的製播電台CJ娛樂背後中資佔據絕大比重,到周子瑜在LG U+的代言是被「華為」包下時,JYP面對中方要脅之所以進退失據,就不僅是18日南韓《中央日報》報導中所評論的「處理經驗不足」,而是該思索:為何本身並不特別倚賴中國市場的JYP,再也沒有嚴格意義上犯錯的情況下,竟會堅持不了一開始看似合理的立場,而被中國的人民幣及網路口水霸凌得如此徹底,以致要逼到旗下少女藝人獨拍人質道歉短片?

事實即是,我們輕忽了資本邏輯對民主主權乃至人權尊嚴的腐蝕。

根念何須泛政治化?

從南韓這點也更可以看出,資本邏輯在台灣同樣綁架了意識型態,只不是資本倚賴的力量是反中意識、操作者則是我們的傳播工業。

美國分析哲學家普蘭丁格(Alvin Plantinga)曾說過,有一種不算「意識型態」的信念思想,叫做「根念」( properly basic belief)。對於一個哈密瓜有「哈味」的北方阿姨,或對於一個從小相信著「神就是愛」過積極人生的男孩來說,那些就是他們純天然、不必再表述、BJ4的基本信念。

FOURHT

原來周子瑜不論是聽任安排舉中華民國國旗,或是說出那個生養她到中學年紀的家園叫「台灣」,她都只不過做了一個這樣的信念表態。

然而自從長年靠炒民粹賺點閱率的媒體《三立》、《自由》、《Nownews》製作
一系列〈子瑜自爆出道內幕「台灣來的」不甩強國人〉、〈子瑜拿台灣國旗 網友:聽見強國人玻璃心碎聲〉、〈玻璃心再進階!周子瑜揮台灣國旗 強國人:沒差那只是區旗〉、〈周子瑜甜笑揮國旗 網友激讚台灣之光〉報導內容開始,他們就已經藉著腐蝕性的言論,在無辜的少女身上吸血,只圖以曇花一現的點閱,維繫在網路市場上可悲的營收。

周子瑜影片卻是一面被動的鏡子,映照出文化原是人民安身立命的根本。明星如此難產,新聞卻靠快速消耗他們獲得寄生的養分。這些卑鄙的情事當初已在林書豪「林來瘋」身上發生過。我們的炒短線主義不單快速消費光了島內優質的文創環境資源,逼得年輕人出走,現在連海外初綻的花苞也要摧殘收割。

現在難道因為她24小時「犧牲打」衝出170萬綠色政黨票,就成了等價的交換、划算的投資嗎?

中華民國政黨輪替了第3次,但「短線資本邏輯」掏空文化底蘊的「新文革」仍然病民蠱國。

「子瑜事件」絕不該只得我們現任總統或及候選人說「她有權舉旗」及「歡迎回家」這種頭痛醫頭的回應。社稷領導者要有看進那面國族文化鏡子的格局:

「如何在每一個非選前之夜,給予每一個迎風堅立的國家幼苗支持,並種下我們家園的未來希望?」

「這是我們的地土、是我們的家園,當如何創造我們的驕傲?」

這是顛覆台灣2016大選的第四位女子,獻給我們第一任女總統的治國功課。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