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sc_1733-%e5%b8%ab%e6%af%8d%e5%8f%97%e8%a8%aa

林慶台浴火重生 夢中情人是推手(林慶台與福山系列6)

黃捷 2015/12/07 09:43 點閱 6608 次
林慶台的妻子宋月娥(左)一生低調,生平第一次接受醒報社長林意玲(左)訪問。(photo by 洪榮成)
林慶台的妻子宋月娥(左)一生低調,生平第一次接受醒報社長林意玲(左)訪問。(photo by 洪榮成)

【台灣醒報記者黃捷新北專訪】 「正當我心力交瘁、痛苦難當時,她出現了。化身為夢裡的白紗女子,捧著一束花塞進我手裡,她說,『我是來嫁給你的。』」在口述傳記書《因為有雨,所以彩虹》中,明星牧師林慶台這麼描述與妻子的相遇。而難得接受媒體專訪的師母宋月娥,對此摀著臉靦腆地說,「哎唷,這要問他,我不知道!」臉如蘋果般紅潤。

【邂逅夢中情人】
「實在太不可思議,她跟夢中的白紗女子一模一樣!」林慶台初次遇見妻子,就為她和夢境裡結為連理的陌生女子神似長相驚訝不已。那時剛失戀、工作不穩定的他,就預感這位「夢中情人」將會改變他的生命。而夢境也的確靈驗,往後30年的日子,妻子宋月娥不僅是撫平傷痛經歷的靈魂伴侶,更是點亮生命的貴人。

演出《賽德克‧巴萊》之前,林慶台潦倒、不被肯定。「他是個挫折感很重的人,又不太會讀書,在玉山神學院是以總分10分入學的,讀了10年才畢業。」林慶台書沒念好、被霸凌、遭誤會,火爆浪子的形象又令人退卻,宋月娥說,她讀到了丈夫內心的傷,卻也看見他的真。

【譏諷不斷獨缺祝福】
相反的親友眼中,宋月娥是乖巧的大家閨秀,和林慶台結婚的決定,遭「全世界」反對。親友紛紛感嘆「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了。」沒有婚禮的祝福,只遭到各種譏諷,「好多朋友還把我當成拒絕往來戶,在背後耳語我眼光怎那麼低。」談起這段不被看好的婚姻,宋月娥感嘆,父母都連帶被嘲笑,跟林慶台成名後的態度簡直天壤之別。

婚後的日子自是艱苦。林慶台工作不順,扶養5個孩子的重擔幾乎落在妻子身上,「也不是沒想過一走了之。」看到丈夫長期頹靡不振,她曾經奔出家門飆騎機車,「我跟主耶穌說,我走了算了,誰知道卻找不到地方加油,只好作罷。」回到家,她只剩一個單純的念頭,「照顧好孩子們。」

【拍戲後回歸素人】
宋月娥深信上帝自有美意,定會施行拯救。懷著信仰,終盼到機會來臨,導演魏德聖找上門,要拍為原住民發聲的電影,她感動不已。但丈夫一開始不領情,「去淌這渾水幹嘛?我在教會做得好好的。」後來是在妻子不斷鼓勵下,林慶台才答應接戲。

拍戲期間,林慶台不曾向妻子分享工作情形,「他不說我就不問,但我始終相信先生會做得很好。」直到殺青看試片,她對丈夫的表現刮目相看。「古人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勞其心志、苦其筋骨,我很相信這句話。」看到丈夫拍戲後變得開朗,宋月娥歸功於上帝,「他的傷痕似乎被上帝療癒了。」

演出電影後林慶台聲名大噪,但也讓夫婦倆成了萬人迷。「以前不理我們的親友,看到他紅了,馬上主動跟我們講話。」但宋也欣慰地說,拍完戲後,終於不用再靠自己掙錢了,可以無憂無慮地做管家,相夫教子。

【捨棄光環不戀棧】
不過林慶台對鎂光燈絲毫不眷戀。出名後片商不斷找上門,代言機會也不少,但他選擇帶著妻小舉家遷到福山,屈就26.5K的薪水,只為振興福山泰雅部落、在當地傳福音。對於林慶台的傻勁,妻子說「我完全尊重他的感受,他願意就是我願意。」夫婦倆相信,財富名聲不重要,神會為他們預備生存需要的資源。

雖然曾肩擔養家重任,宋月娥在丈夫面前仍是小女人。「吵架的時候他會罵人,但我選擇不講話,因為聖經說要順從。」她會自省每個細節後常覺得是丈夫對。林慶台紅了以後是否講話比較大聲?宋月娥說,「其實他一直都這樣,原住民尤其是泰雅族,都是大男人主義。」

家庭無價

宋月娥談起兒女時藏不住母親的愛,大女兒即將踏上紅毯,老二目前就讀神學院,剩下三個分別就讀大學、高中、國中。宋月娥說,孩子們對爸媽在教會的工作都看在眼裡,他們也跟著幫助青少年、教兒童主日學,孩子們也說,出了社會要去幫助需要幫助的原住民。

專訪當天,宋月娥的手指上塗了紫色的時髦指甲油,她急忙解釋:「別誤會,我是去參加信賢教會老人彩繪班才會這樣。」大夥兒起鬨著要拍照,她羞赧地藏起手說,「不要啦,這一生就這一次,連結婚都沒有塗指甲油了。」

低調的她,像是沒有名字的人,但在林慶台的生命裡,是她為他寫下了名字。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