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變質的「志工」 (曹威林)

曹威林 / 文字工作者 2015/07/07 11:20 點閱 1829 次

由於近年來大學推薦甄試,部份熱門校系把當事人是否擔任過志工作為申請入學資格審查要件,以致許多工作內容輕鬆、不需要太多專業技能、工作環境單純的公私立社教與社福機構(譬如醫院、養老院、藝文展演場所、圖書館)暑期志工職缺現在變得異常搶手,某些事實上根本不需要高中生擔任志工的社教或社福性質非營利機構,更在有力人士(如中央與地方民代)關切施壓下,因人設事,增收暑期志工名額。

不久前台中市榮民總醫院招募暑期志工,甚至出現多達上百位高中生父母當起孝子孝女,在報名日期前一兩天就在榮總替還在學校念書的下一代卡位,徹夜守候大排長龍令人稱奇。如此上下交爭利的做法,是否會養成下一代功利主義現實心態一直有爭論。

筆者更發現某些家長和學生報名搶當圖書館志工,背後心存摸蛤兼洗褲的自利算計,讓求學時代也曾在公立社教場所當過志工的筆者搖頭。

日前筆者到中部某間公立圖書館看書查資料,由於時令已進入暑假,有些在地民眾和中小學生為了省下水電費,把這間落成啟用不過3年的新建圖書館,當成避暑聖地與免費網咖,享受該館提供跡近吃到飽的私人手機與電腦免費充電服務,以致這座圖書館暑假開始後變得擁擠吵鬧,未到開放時間,館外人龍綿延長達2、3百公尺。

當天筆者到館排隊時間較早,筆者前往頂樓想挑個較僻靜的位置坐下,卻發現該處已被一個高中生捷足先登,原來該高中生辯稱他是這座圖書館暑期志工,這位學生是以志工身份提前混入館內,更順便替同學佔位,筆者立刻反駁當志工既是服務讀者,為何進圖書館不去館方指定工作崗位服務讀者?利用志工身份先佔位子?這位高中生才悻悻然離去,但還是與顯然事先講好、臨時趕到的同學佔領另一張方桌,大剌剌坐下來K書。

公私立社教或社福機關(構)招募高中生擔任暑期服務志工,是培養利他與助人為快樂之本的認知價值觀,並讓當志工者也能藉此了解如何適宜地待人接物,令人感到遺憾的是,某些擔任志工者卻誤解志工服務本質,把志工當成看在推甄份上殺時間積點數消極應卯敷衍也就罷了,最可議的是把公共圖書館志工,當成自己與朋友、家人、同學搶先進圖書館卡位用的巧門與護身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