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全球流竄 反恐戰爭拉警報 (陳清泉)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5/06/29 19:39 點閱 2148 次
一年來IS不僅在全球招募聖戰士赴中東地區攻城掠地,其恐怖影響力更擴及全球。(photo by Twitter)
一年來IS不僅在全球招募聖戰士赴中東地區攻城掠地,其恐怖影響力更擴及全球。(photo by Twitter)

伊斯蘭齋戒月不平靜,恐怖份子選在「伊斯蘭國」(IS)建立週年之際,分向法國、突尼西亞及科威特發動恐攻,IS全球橫流,反恐戰爭依舊長夜漫漫無窮盡。IS藉由網路傳播極端意識,將矛頭指向美國盟邦,再加上效忠IS的意識形態偏激的恐怖「孤狼」滲透,鄰近中東的歐、亞、非3洲,必須隨時繃緊神經,提高反恐作戰強度,成為反恐行動的夢魘。

2014年6月29日巴格達迪在伊、敘邊境之地,趁什葉派、遜尼派、與庫德族宗派對戰,宣布建立統治伊斯蘭世界的「哈里發國」(caliphate),號召全球穆斯林效忠,企圖成為全球穆斯林的共主。一年來IS不僅在全球招募聖戰士赴中東地區攻城掠地,其恐怖影響力更擴及全球。

如今,IS不僅有領土與政府,並提供教育和公共服務,成為一個「準國家」(quasi-state)國家,而其恐怖統治和殘酷手段,吸引更多激進分子加入,其全球聲勢已取代蓋達組織。

【美國外交兩大錯誤】
IS的崛起、擴勢、坐大,美國的全球戰略佈局難脫干係,特別是伊拉克外交政策。華府對伊拉克犯了兩項重大錯誤,其一,布希揮軍巴格達,拉下海珊,加劇宗派和族裔衝突;其二,歐巴馬為實現競選承諾,撤軍伊拉克,IS趁機進逼巴格達、庫德族奪取基爾庫克。

美國犯下的歷史錯誤,卻必須由中東各國承擔後果,甚至受歐巴馬畏戰的影響,未派遣地面部隊全面清剿IS,讓IS的恐怖行徑得以向全球擴散,危及各國國家安全和社會安定。

全球反恐戰爭力有未逮,衝擊國際政治經濟。在國際政治上,IS除了危及英法兩國安排的中東政治秩序和聖雷莫會議體制的穩定,也改變中東的政治地理風貌。在國際經濟上,敘利亞、蘇丹、利比亞、奈及利亞的動亂,威脅著全球原油市場的供給,全球經濟無法承受高油價,將延宕經濟復甦的步伐,甚至可能陷入衰退。隨著IS在伊、敘站穩腳步,威脅著中東政治秩序,牽動中東安全情勢。

【各國拋棄成見 才可成功】
各國除了維持傳統國家安全的軍力之外,為因應IS防不勝防的恐襲,更須投入更多資源,應付非傳統的反恐戰爭。全球反恐又非僅靠單一國家可以獨力為之,唯有各國拋棄權力現實的成見,共同承擔責任,才能其功。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歐洲強權設定的中東疆界,正面臨著IS在伊、敘全境擴張,必須重新界定的危機。IS或其效忠者,選在穆斯林視為神聖的齋戒月,向歐、亞、非3洲發恐襲,證明在伊、敘站穩腳步後,IS通過網路傳播關鍵資訊、提供必要資源、建構一個招募潛在成員的平台,對非傳統國安的威脅與日俱增。

一旦IS全球流竄,反恐力有未逮,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完全免於恐怖活動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