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風雲詭譎 台灣豈能戰略漂流 (陳清泉)

陳清泉 / 文字工作者 2015/05/18 09:29 點閱 1775 次
南海緊張新情勢因美國的積極參與將益形複雜和敏感。(photo by wikipedia)
南海緊張新情勢因美國的積極參與將益形複雜和敏感。(photo by wikipedia)

中國的南海造島計畫對上美國宣示的自由航行權,南海已成為朝鮮半島之外,亞太地區另一個衝突的發火點。

【台灣陷兩難】
南海爭議有其結構性因素,在地緣政治上,位居太平洋與印度洋間的戰略要衝,又是原油供應的重要海巷;在地緣經濟上,1970年後發現豐富的海底石油蘊藏量,使得爭議加劇,各方都基於南海涉及國家的核心利益,對於主權的強硬立場,難有讓步空間。

面對爭議,中、菲、越一方面藉駐軍或機艦巡邏捍衛主權,另一方面則以外交手段,提交聯合國斡旋解決。同樣擁有南海主權的台灣,則面臨兩難。北京希望台灣能夠在南海爭議上採取共同立場維護主權,華府則要求台灣與美、越同一陣線,台灣的任何選擇都動輒得咎。

美國的亞太戰略中原本就視南海為國際水域,將南海視為切入東南亞國協的戰略議題,強力主張援用公海航行自由。歐巴馬府執政後,對南海政策更趨明朗,設法拉攏東南亞各國,藉此制衡大陸,但也避免激怒北京。

中國向來反對南海問題國際化,認為一旦將南海問題國際化,將會導致外國勢力介入,中國的南海政策主軸是主權屬我、擱置爭議與共同開發。

中國的海軍軍略在於東海、台海、南海內海化,達成「亞洲門羅主義」的目標;美國站在維護亞太戰略利益的立場上,必須阻斷中國向外擴張,維繫南海權力平衡現狀。

【南海紛爭緊張】
南海爭議涉及地緣戰略和能源的爭奪,用國際法都無法解決長期領土爭端,簽訂《南海行為準則》又遙遙無期,至於凍結南海行動的建議只會在外交戰場掀起爭論,無助於解決紛爭,緩解南海緊張情勢。

我國政府的問題在於,當前情勢尚未惡化到要表態的地步,一旦中國與菲律賓或越南攤牌,台灣要靠那邊?若選擇唱和中國,必然傷害台、美互信,甚至波及軍購;不表態或與美國亦步亦趨,北京將不會再讓利,兩岸關係想再進入另一波低潮期。

南海緊張新情勢因美國的積極參與將益形複雜和敏感。中國崛起、美國維權、東協各國在美中之間尋求集體防衛的空間,而台灣在南海戰略漂流。一旦美中權力失衡,刺激南海各國軍備競賽,就會陷於安全困境。

位於「亞洲地中海」三角形廣袤水域頂點的台灣,南、北海域都存在爭議,要避免捲入諸國主權紛爭,更應妥善界定南海戰略,是維繫台灣存續的根本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