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50426_212317

加德滿都 劫後餘生全紀錄 (柯博文)

柯博文 / 文字工作者 2015/04/29 19:29 點閱 1788 次
在候機室的等待,時間感覺是很漫長的,當口音非常重的英文廣播響起,所有的人就緊繃起來仔細 聆聽是不是自己的班機。(photo by 柯博文)
在候機室的等待,時間感覺是很漫長的,當口音非常重的英文廣播響起,所有的人就緊繃起來仔細 聆聽是不是自己的班機。(photo by 柯博文)

我們坐在車上一路往機場前進,沿路看到許多倒塌的房屋以及在分隔島、河堤等紮營的人們,他們臉上看不出來什麼表情。

我們與會長一行4人四月22日前往尼泊爾加德滿都,參加今年世界汽車總會(FIA)的亞太地區大會,除了對未來推展亞太地區賽車運動討論與修正策略之外,也針對如何扮演好賽車會的角色與組辦賽事上的一些細節做了一個大型的Work Shop。

除了中華賽車會之外,香港、澳門、中國、韓國、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斯里蘭卡、印度等亞洲區域的代表齊聚一堂,一起為推動更好的賽車運動環境而貢獻彼此經驗,而FIA總會長尚托特與FIA Road Safety大使楊紫瓊也蒞臨會場與各國代表相聚交流。

【憂建築古老脆弱】
4月23日(周四)
在早上的會議與下午的開幕式結束之後,距離晚餐尚有一些時間,尼泊爾賽車會與FIA總會特別安排巴士載我們到附近的舊行宮參觀。尼泊爾賽車會的同仁為我們詳細的介紹,帶領我們一起進入尼泊爾古王朝的時代,這些磚塊與木頭建造的古老建築依舊存在尼泊爾的生活當中。當時同行的本會賽事企劃部主任鍾岳峙還擔心的表示,看他們的建築如此古老脆弱的蓋在黃土堆上,萬一地震來臨了該怎麼辦?

4月24日(周五)
今天一整天都是紮實的Work Shop,在澳洲賽車會擔任本次工作坊主持團隊的帶領之下,我們針對不同的議題分組討論並分享,現場氣氛十分熱絡,顯見每一個賽車會對於賽車運動的熱忱與用心。

4月25日(周六)
今天是整個大會的最後一天,依舊是Work Shop時間,早上我們針對賽道安全與賽事工作人員的招募進行討論。剛好輪到我們組分享,楊會長才說到一半,會議室突然斷電,伴隨著像爆炸一般的玻璃破碎聲音,現場的外國朋友都誤以為是否發生了爆炸事件,但猜想的時間沒有停留太久,又是一陣劇烈的上下震動,是地震來了!

【很多女生嚇哭了】
所有的人開始驚慌的往外逃,現場似乎只有我們4位台灣人有地震的應對經驗,但是從小在花蓮長大的我也感受到不對勁,當年921的時候,我也正在距離震央不遠的彰化求學,這次的感覺遠比921要更為恐怖。

大家正往外逃的時候,澳洲賽車會的大姊因為距離門口最遠,腳上還穿著厚底高跟鞋,從未經歷地震的她嚇得腿軟,我趕緊跟在她身旁帶她逃到庭院,途中還順手撿了我們同事的一隻鞋子,因為外面玻璃已經破掉,沒有穿鞋子是很危險的。

地震稍稍的停了一會兒,身為一個網路使用者,馬上把握機會在臉書上來個地震文,並且跟老婆LINE一下,說尼泊爾有地震,但此時原本以上下震動為主的地震改成以左右搖晃為主,游泳池的水像海嘯一般的往我們所站的地方侵襲而來,所有的人趕緊從庭院的鐵門逃到大馬路上,此時馬路上的分隔島早已站滿了民眾,很多女生已經嚇哭了。

不過因為分隔島的上方佈滿了電線,加上為了方便辨認,飯店將我們撤到停車空地上待著,那裡離周圍的建築物較遠,比較安全,並且搬出許多椅子供我們休息。由於事發當時將近午餐的時間,飯店將原本就準備好適合野外食用的餐點,以及飲用水搬出來供我們取用,縱使自己很慌張,也擔心家人,但還是堅守崗位,做好服務,實在很令人欽佩。

【四處找購3G sim卡】
而我們則是拚命的想與家人聯絡報平安,因為當時飯店的斷電,沒有Wi-Fi可以使用,已經買好當地3G sim卡的朋友利用網路開始搜尋相關的訊息,為了能更便利的跟家人聯絡,我們決定冒險外出,看有沒有3G sim卡可以買。一路上車流、喇叭聲不斷,分隔島上通通站滿著人,可能是星期六的關係,絕大部分的店其實也沒開,僅有一些小的雜貨店開著,也不斷有人在店裡消費。

當我們走到電信商的門口只見一個破裂的玻璃大門,裡面空無一人,透過網路與外界聯絡的希望瞬間破滅,往回走之後發現有一家小店上掛著電信的招牌,我們馬上上前溝通,可惜他們並不懂英文,所以我們最後還是無功而返,而原本可外連的當地3G sim卡也已經連不上了,勉強靠著簡訊與外界聯絡。

飯店人員將碎玻璃、掉落的大理石磚清理掉,恢復電力之後讓我們進去打包行李,由於還是沒有電梯,我們的樓層又是最上面的6樓,一路往上爬,差點喘不過氣,進到房間之後緊急打包,這時透過窗戶往對面看去,原本在馬路上看起來還好的房子,沒想到後面幾棟已經東倒西歪了,匆匆把東西塞進行李箱後,就又大包小包的往下跑。

原本我們都還待在飯店門口的圍牆旁邊,除了馬來西亞賽車會、中國汽車聯合會以及印度賽車會的代表跟我們以外的各國代表,大家異口同聲拜託尼泊爾賽車會派車前往機場,希望可以盡早離開尼泊爾,原本我們也在考慮是否一同前往,但是會長考慮到現在機場能不能起降飛機都還是個問題,補不補得到位也是問題,在機場吃飯喝水上廁所通通是問題,不如待在飯店等到預定班機的時間再前往機場,這樣至少在飯店飲食暫時沒問題,還有插座可以維持手機電力,而且確定有機位隨時可以離開。

【台灣朋友紛表關切】
此時飯店的Wi-Fi已經重新開啟,大家便開始拼命用網路跟家人取得聯繫,而我的臉書在我po了地震文之後,因為已經好幾個小時了,所以台灣也漸漸取得相關的訊息,朋友們不斷的在臉書上關心我們,感覺挺感動的,雖然平常很少互動,但是當朋友有難時還是立刻表達關心,並給予我老婆支持,感到心頭暖暖。

由於我們搶占到了有插座的角落,電力上也不是問題了,於是我開始每半小時到一小時不斷的更新訊息,除了讓朋友了解尼泊爾當地的情況,也讓他們知道我還平安。雖然心裡還是有點害怕,我還把會議發給的名牌一直掛在身上,深怕有個萬一之後,有人可以知道我是誰。

晚餐到餐廳一看,很明顯的發現葉菜類變少了,新鮮的肉也用加工的炸魚之類的取代了,應該是物資外送,加上在地震之後還是有兩三團已經入境的旅行團住進飯店,必須控管物資的使用。但是能撐多久還真說不準,於是我們也想辦法開始囤積餅乾等乾糧,還有飲用水,並做好了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

訊息始終無法統一是最讓人困惑的地方,一下說機場要關閉4天,一下又說機場已經開放,但是不斷在機場跟飯店之間奔波的尼泊爾賽車會代表跟我們說,下午急忙到機場的各國代表仍舊不得其門而入,僅有的幾家小雜貨店通通被搶購一空,機場滿滿的人擠得水洩不通,這個時候才證明了會長當時決定待在飯店真的很明智。

此時我們分批上樓洗澡,順便把棉被枕頭帶下來,我們準備在大廳過夜,以防有任何狀況才可以即時逃離。晚上,我們各自把重要的東西放在隨身包裡背好,加上飯店櫃檯也有人看著,所以我們在尼泊爾時間12點多之後陸續入睡,雖然中途還是因為有兩次較大的餘震而整個人彈起來,讓我們二度抓好包包跟手機衝出飯店,其他倒也還好。

4月26日(週日)
今天起床之後,很幸運的我們還是有飯店的早餐可以食用,餐點內容似乎少了不少,但懷抱著感恩的心我們把早餐吃完,之後就一直待在大廳利用Wi-Fi報平安跟搜尋相關新聞,這個時候其實很灰心,因為絕大部分的中文新聞都來自中國,來自台灣的消息真的非常非常少,就連我們的家人所傳送過來的消息都是經過其他國家。

【台灣消息非常少】
所幸有從事媒體工作的朋友發現了這個狀況,因為我們屬於散客,不是旅行團,官方的訊息裡根本沒有提到我們,於是主動與我老婆聯絡,希望幫我們做一個新聞,讓台灣知道還有我們4個人被困在加德滿都。

透過朋友的幫忙,我們的訊息曝了光,我們也主動的與台灣在印度的辦事處聯絡,告知在加德滿都還有我們,但得到的訊息跟我們預期的一樣,就是連大使也被困在加德滿都,目前還沒辦法處理,他們只給了我們一個尼泊爾緊急聯絡人的電話之後就沒有下文了,自此也再無來電關心,我們雖然也跟秘書取得聯繫,但答案也是一樣的。

所幸我們原本就報著要自立自強的心態,透過不斷的聯繫,遠在台灣的家人們也各自努力。幸運的是,我們終於得知了原訂今晚11點的班機可正常起飛,心裡的大石稍稍放下,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的等候。

我們與中汽聯、馬來西亞的代表都聚在一起,相互交流資訊,遇到餘震也一起逃走,慢慢有了一些革命情感。接近中午時,中汽聯的代表來跟我們道別,因為中國派了大量的飛機來載走中國旅客,印度的代表也跟他們一起離開,雖然親友們都一直在臉書上建議我們先到中國之後再想辦法,中汽聯的代表也表示可以帶我們上飛機,但是我們不知道會飛到中國的哪裡,而且到了中國之後回台灣,比起到香港之後再回台灣,不論是班機還是行政作業手續都要更複雜,風險更大,於是便婉謝了他們的邀請。

【在機場待一整天】
尼泊爾賽車會代表將他們送到機場之後,載回了一個韓國籍的相關廠商代表,透過他們知道機場的狀況真的很糟糕,他補位補到明天的位置,所以想先回來洗個澡,休息一下再去機場,而其他國家的代表幾乎也是到了下午才有機會登機離開,等於說他們在機場待了將近一整天,真是辛苦了,但是能順利離開也真是萬幸。

下午3點左右,飯店透過新聞得知專家預測3點半到4點左右還會有較大的餘震,所以把我們通通趕到空地,但也搬出大型的地毯讓我們可以席地而坐,這個時候我們實在也擔心晚上機場會不會因為這樣又再度關閉,直到天上再度出現飛機掠過,我們才稍微安心一點。

這時候我們同仁上街去看看情況,順便補充糧食,準備帶去機場以備不時之需,所幸小雜貨店泡麵之類的乾糧還有貨,我們買了好幾包起來備著,肚子餓了就直接掰開乾吃,另外還備了一些蘋果,兼具飽足跟水份的補充。雖然這期間偶爾還是會有一些小餘震,但對於經歷過好幾次大波餘震的我們來說已經麻木了。

【長長人龍等候班機】
傍晚,我們坐在車上一路往機場前進,沿路看到許多倒塌的房屋以及在分隔島、河堤等紮營的人們,他們臉上看不出來什麼表情,但是有著對未來毫無頭緒的無力感。在接近機場的時候,看道路旁有很多人在排隊,原本以為是在排隊領物資之類的,但沒想到是從機場排隊的人,人龍綿延了將近兩百公尺,而且從機場大門進去之後,花圃、走道滿滿都是人,這是一個多麼可怕的景象!每一個人都緊緊守在一個自己認為安全的角落,痴痴的等待著聽不清楚的廣播,期待能聽到自己的班機抵達。

抵達機場之後,我們原本想在機場看看是否能把已經兌換的尼泊爾盧比換回美金,因為盧比離開了尼泊爾等同於廢紙一張,可是兌換處根本沒開,所以我們只好把錢拿去補充乾糧物資。

我們買了兩罐有鬍子洋芋片,6條知名的花生巧克力條,6罐小罐的咖啡,竟然花了我們台幣1200元左右,但是補充體力才是第一要件,反正盧比帶回台灣也是廢紙,就買單了吧!

我們抵達的時間已經將近6點,沒想到3點飛香港的飛機仍然在告示版上,門口空地也愈來愈多人,這時候我們遇到了一團台灣登山隊,真是他鄉遇故知,我們立刻聯合起來占領一塊根據地,稍稍放鬆一下,彼此交流訊息。

其中有一位叫David,他跟我們同一班機,其他的4位是要搭隔天早上10點鐘的班機,航空公司已經明確的告訴他們六點鐘就可以開始Check in,現在他們要做的就只是等,還有另一批人已經先Check in了。

【友團都離開了】
David說他跑去辦公室問過了,原來3點飛香港的飛機早就飛走了,只是告示版更新很慢,看來我們的班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而馬來西亞賽車會的代表也確定了接下來已經沒有班機回馬來西亞了,但是馬來西亞會派軍機來接他們,聽到這樣的消息,我們心裡其實是五味雜陳的,很為他們開心,但也很自憐。

當大家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有兩個小哥提著一個大鍋子過來,還一面大聲的吆喝,是帶著特別口音的中文,一問之下,原來他們就是之前在網路上看到免費提供食物給災民的中國餐館,鍋子一打開是大約半鍋的飯。

【一等一的爺們】
小哥說,這兩天(約一天半的時間)把他們餐廳的存糧都吃光了,但是沒關係,其他人已經從別的地方想辦法送物資來了,我們很好奇他們為什麼會如此熱忱的幫助災民,他說,「我們來這裡打拚了十幾年,認識了很多尼泊爾的朋友,說什麼也要幫他們一把。」

因為天色愈來愈暗,原本只是飄著的雨絲也愈來愈大,我們周圍也愈來愈擠了,這時候同事小峙想再跟辦公室確認一下,因為真的愈等愈不安。果不其然,我們的班機已經抵達好一陣子了,只是告示牌一直沒有更新,如果我們沒去問,恐怕就這樣傻傻的錯過了班機。

這個時候已經10點了,班機預定11點起飛,我們緊張的拿好所有的行李,匆匆與等待明天飛機的登山隊員們道別,擠過層層人牆,我們趕上了Check in。寄好了行李,準備排隊出境的時候幸好同事發現其他台灣團手上拿了張我們沒有的單子,他們的領隊告訴我們還要填出境單才可以,我們趕緊填完,終可順利出境,在隨身檢查處蓋章的阿兵哥還會說中文,提醒我們機票要蓋完檢驗章才能走。

【候機室一片狼藉】
走進候機室,又是一片狼藉:滿地的垃圾跟躺在地上等待的人,而David也遇到了很久之前就已經Check in的隊友們,天啊,他們已經進來很久了耶!居然還沒有登機,更令人震撼的是,我們在等待的人群中發現了斯里蘭卡賽車會的代表!他們從昨天下午就已經來機場等待,但是飛機取消了,現在卡在候機室裡動彈不得,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飛機,他們已經在這超過30個小時了,此時心裡又燃起了小小的恐懼,原來不是Check in就能夠離開的!

在候機室的等待,時間感覺是很漫長的,當口音非常重的英文廣播響起,所有的人就緊繃起來仔細聆聽是不是自己的班機,此時候機室旁邊唯一的雜貨店食物也被搶購一空,廁所裡髒亂不堪,臭得要命。地上躺滿了人,一不小心還會踩到,在這樣紛亂擁擠的空間裡卻還有兩個小小的溫暖。

其中一個是有一個龐大的外國家族,他們一起圍著圈圈為其中一位壽星唱生日快樂歌,然後持續唱著其他的歌曲,顯然只要全家人在一起,似乎什麼都不用怕。

另一個就是當廣播叫到自己的班機號碼,該班機的乘客就會滿心歡喜的離開,終於很早就進來的台灣登山隊要去登機了,他們一個一個和David道別,我也為他們感到開心,等待了這麼久終於可以回家了,希望下一個就會是我們。

【台灣登山隊還在等待】
果然,過不久就喊了我們班機的號碼,我們真的非常幸運,因為我們從Check in到準備登機只等了差不多兩個小時左右,我們立刻拿起行李準備前往登機門,卻赫然發現不久前離開的台灣登山隊卻仍在等待,原來現場廣播的口音太重,他們誤認為是自己的飛機,只有空歡喜一場。

天啊!那是多大的一種失落,原本興奮的心情頓時覺得很複雜,直到登機口確認完機票我們踏上登機的樓梯,真實感才慢慢湧現。進到明亮的機艙,找到我們的座位坐好,心情雖稍有平復但仍有些不安,因為在沒有起飛之前,仍有太多的變數。

遭逢如此大的變故,機場人員不斷的確認是否還有旅客沒有登機,不斷的廣播跟點人頭,終於在20多分鐘之後,我們搭乘的飛機緩緩的駛向跑道,開始逐漸的加速,抬頭,起飛,離開了這個讓人永生難忘的國家,此時,已經是當地時間凌晨零點,台灣時間凌晨兩點。

4月27日(周一)
由於飛機延遲,原本在香港轉機等待的時間,居然非常神奇的銜接上,我們抵達香港之後,立刻完成了轉機的動作,坐上原訂時間的班機回到台灣,後段過程順利得讓人恍神,直到我們踏進了台灣的國土,一種全身放鬆的感覺強烈襲來,我們真的回家了。

後記
這是我第一次和會長出國開會,卻遇到這麼樣難得的經驗,很多時候在當下是沒有太多情緒跟想法的,但是事後回想起來卻是非常可怕。跟很多人比起來,我們真的非常非常的幸運,很感謝我的朋友一直在臉書上透過按讚跟回應,告訴我你們都在我身邊,都很關心跟支持我和我的家人,更感謝從事媒體工作者的朋友,透過你的努力讓我們有了曝光,讓更多單位知道還有我們受困,讓我們能被注意而不被遺忘,但是與我們相比,還有更多的朋友受困在當地,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離開,也不知道未來會如何。

經過這次深刻的體會到,雖然人家說因為社群網站讓人跟人之間疏離了,但是我卻因為這一次透過社群網站,讓我和朋友之間增加了聯繫與情感,但是,朋友,我們有多久沒見到面了?感謝上帝,來見見面擁抱一下吧!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