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遇震歸來記(中華賽車會長楊光榮醫師)

醒報編輯部 2015/04/28 00:06 點閱 2522 次
我們在台灣生活的人比較有經驗,馬上知道是地震,第一個念頭就是要趕快脫離這個建築物,左二為楊光榮。(柯博文攝)
我們在台灣生活的人比較有經驗,馬上知道是地震,第一個念頭就是要趕快脫離這個建築物,左二為楊光榮。(柯博文攝)

每年一次的國際汽車聯會FIA亞洲太平洋區運動會議,於今年4月23日至25日舉行,由尼泊爾汽車會主辦,中華賽車會一共有4名台灣代表參加,竟然遇上史上首遭的規模7.8大地震驚悚場面。

【台灣經驗尼國應用】
前兩天都很順利,到了第3天的工作坊,要討論一些計畫執行並交流大家的看法、創意,當時討論議題正好輪到我發言,我拿著麥克風講話,講到一半,突然整個房子開始搖起來,接下來就是「啪咂、啪咂…」玻璃等建材破裂的聲音四起。

我們在台灣生活的人比較有經驗,馬上知道是地震,第一個念頭就是要趕快脫離這個建築物。因為會議房間的位置就在1樓,在游泳池旁花園的一個會議廳,所以只要走到走廊外面,就可以到空地了;所以第一時間發現不對,我與同仁就趕快逃離,沿著大門出去走到空地上。

【游泳池鬧海嘯】
整個過程發生得很突然,我講話講到一半,麥克風還拿在手上,帶著它走出飯店都不知道。出去之後,看到很多玻璃、窗戶整片掉下來。因為這個建築許多柱子都用大理石一片片貼覆,大理石禁不住地震而一整片掉落下來。還好大門一出來,就來到草地上了,耳邊聽到可怕的聲響,但沒有波及到我們。

草地旁邊就是游泳池,我們看到泳池的水像海嘯一樣,整個波浪湧出來,起碼有到兩米的高度,而且還不是一個波浪,而是連續的「嘩啦、嘩啦…」,整個震動連續將近一分鐘,導致整個花園都淹水。

嚴重的搖晃下,我連走路都走不穩。我們趕忙再走向離建築物更遠一點的停車場,以等待地震過去。很多國外代表,連歐美澳地區的朋友都很驚恐,因為他們沒經歷過地震,甚至忍不住哭了或摔倒在地。

【路邊帳篷 宛若難民】
到了外面,我們看到飯店對面的房子都倒塌了。有些沒參加會議的家屬,到城裡購物區、觀光區玩的人回來表示,他們就看著房子在面前倒塌。

所幸我們這個會議裡的6、70人大部分都毫髮無傷。會議進行到這樣,遇到這樣大的災害也只能提前結束。從歐洲來的,趁著下午就趕快收拾行李準備要離開。我們的飛機原訂是禮拜天走,所以留下來多過一晚上,但到第二天,機場的訊息還是很亂。

尼泊爾的建築都不高,大多是2層磚造建築,房子不見得全倒,但許多屋頂整個掉落、壁面倒塌。

整個過程,相較於對我們幾個人在「921」地震時在台北所經歷的,其震撼力是更為駭人的。一方面,因為我是基督徒,我覺得這一切都是在主保守中的,不是我們能左右的事情,當時我自己倒沒什麼強烈的情緒,一方面也是有過去地震常識的教導,關於怎麼逃生、防備,知道怎麼反應。

【聚集1樓過夜】
地震結束後,由於餘震仍不絕,到了晚上,面臨要不要回飯店睡覺的問題,要考量建築物是不是夠穩固、能不能進去睡。為了安全,主辦單位提供一些帳篷和行軍床的設備,可以架在停車場、草地等空曠的地方,但晚上戶外很冷,我們決定還是回到室內,當時1樓已經清空了,我們遂在遠離玻璃破裂的大堂,放上床墊過一晚。

餘震據說有20幾次,我們感覺比較明顯的也有6、7次,前面2、3個小時比較密集,隔個1小時來一次,到了當天晚上,有2次震度比較強烈,睡著都搖醒了。我們還是一震就全跑到戶外,所以整個晚上睡得不是很安穩。當天晚上,許多到飛機場準備要離開的人也走不了,飛機場人擠到連航廈都進不去。

【機場混亂航班延遲】
我們在前往機場的路上看見帳篷搭在路旁像難民營一樣,人們已經不敢進屋子了。我們住的飯店對面就有一間醫院,看見整天都是傷患進進出出,未曾停歇。

人潮塞滿了機場,而且中間因為餘震還曾關閉好幾次,許多飛機不能降落,也出不去,航班大亂,甚至有些海關、安全人員都跑得不見人影。在封鎖中,很多人在那裏就更加徬徨焦急。

我們是11點的飛機,但怕訊息混亂,6點就到機場準備,預備用5個小時進入報到,塞在外面很久。到了機場,要進去check-in,但所有人塞著等待公告航班放行,我們卻一直等不到,由於當時我們無法用手機上網,只能透過在台灣的親人上網查詢,才知道飛機確實到了,但公告沒更新,整個狀況很亂,我們也是快過時了才衝進去,所幸趕上了飛機。

但飛機沒馬上起飛,延後了2個多小時。我們禮拜天離開時已經過了最緊急的時刻,禮拜六晚上混亂的情形可以想見,說起來我們還真慶幸,4人都能毫髮無傷回到台灣。

【冥冥中,有神】
個人覺得比較感恩的是,假如這次地震若是發生在週五晚上,當晚主辦單位正在飯店頂樓7樓舉行比較盛大的晚宴,若地震發生,不只是上面會搖得很厲害,大夥兒下樓僅能透過一個很窄的安全梯,2、300人在那種情況下一起下來,難免不出意外。

其次,我們本來計畫在會議結束後一整天,到這次地震中心的博克拉遊玩,本來行程都安排好了,結果是禮拜六發生地震。如果等到星期天才發生地震,到時我們一團卻在博克拉,會遇到什麼狀況,真是沒有把握。據說那邊有的酒店是整個垮掉了,許多古蹟建築、廟及傳統建築,在地震中央都倒塌得很厲害。

當天晚上,據從博克拉回來的人說,回到首都的那條路原本只需1個小時的車程,卻花了8個小時才抵達,所以,如果是我們去旅遊遇到狀況,可能就沒有今日這麼平安了。這些幸運,對我們有信仰的人而言,都會覺得冥冥之中是神的保守。

【只有今日 即知即行】
據當地人說,地震前一個禮拜,在加德滿都曾有一個與地震相關的會議,許多地震專家聚集,以尼泊爾的斷層歷史推算,很快就會有下一個大地震會發生,但當討論到是不是能有所預防,大家都覺得以加德滿都長年累積雜亂,且沒有防震設計的街道、房子、城市結構來看,好像無能為力。不料,轉瞬間地震就來了!

這提醒我,有些可預見的危機即使我們知道,但常常會有僥倖心態,就將這樣的事情擱置了,比較積極的作法,應該是遇到可見的危機,就好好把握可以改善的時候來改善。我過去沒有這樣的思維,這次事情讓我警醒,日子不在我們手中,只有今天是我們還能掌握的,有什麼事情可以做就趕快去做,不要以後再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