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希拉蕊競選美國總統 談我國外交風雲-專訪前駐美代表、前外交部長、前監察院院長錢復 (20150410 醒報人物現場)

醒報編輯部 2015/04/20 09:38 點閱 1802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錢復(國泰慈善基金會董事長、前駐美代表、前外交部長、監察院院長、國民大會會長)
記錄整理:陳昱穎、張禹宣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今天邀請到國泰慈善基金會董事長,曾任駐美代表、外交部長、前監察院院長、國民大會會長等重要職務的錢復董事長,他是非常知名的外交前輩。

當前台灣所面臨的外交情勢十分艱辛複雜,首先比較新的話題是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宣布參選美國總統,此位女性候選人有可能代表民主黨問鼎白宮,而台灣在歷任外交官的努力之下,和希拉蕊女士的關係如何?而您認為她的當選機率又是如何?

錢復:我脫離實際的外交工作將近19年,對於近日的事情比較缺乏資料。

但談到2016年底美國大選,希拉蕊女士可以說是非常受到重視,上週末宣布參選後得到非常多媒體的報導,也有許許多多的評論。

【希拉蕊左右美國政治】
絕大多數媒體認為,她獲得民主黨的提名可以說是十拿九穩,而是否可以進入2017的新白宮成為主人,有各種不同的說法,多數人認為白宮會有第一位女總統產生,少數認定她的個人問題對於其當選存有相當的疑慮,但希拉蕊對於我們了解美國未來政治走向,是一位很重要的人物。

問:在1970前我們對於共和黨非常重視,對於民主黨完全不理,為何會這樣?

錢復:在二次大戰期間,美國馬歇爾特使來,我們始終認為他對於中國大陸的淪陷負有很大的責任,他是民主黨政府派來且又繼續擔任民主黨政府的國務卿,並且發表了白皮書,對於我們有諸多的批評。

在1948年的時候美國總統大選我們政府押寶共和黨杜威,但不幸杜威失敗,所以民主黨對於我們深惡痛絕。

【美國兩黨差別】
基本上有個大問題,我們常常談美國兩黨政治,我們總認為民主黨比較偏自由派,共和黨比較偏保守派,所以認定中華民國是保守派,自然跟共和黨是好朋友,跟民主黨不來往,這個觀念從根本上就是錯的,因為所謂自由跟保守的區分不是在政治上,是在財務上的。

在財政上,民主黨的政府應該多花經費,所以歐巴馬要辦全民健保,而共和黨認為政府應該節省,民間能夠做的事政府不要去干預,所以是財政上的保守而非政治上的保守。

所以我們後來與大陸之間吃了虧,美國跟大陸往來是始於共和黨的尼克森,大家就很困惑怎麼是保守黨的跟大陸開始往來。我大概在60年底起,看到美國狀況產生問題了,我就開始推動了一個「良友計畫」,加強對美國國會的著墨,從70年代開始我們與民主黨又有了交往,民主黨對於我們有了認識。

問:錢院長為我們解釋了一個關於共和黨及民主黨的迷思,兩黨的區分是基於經濟財政政策的保守與自由並非是政治的區分,而兩黨在政治面上都會基於國家利益尋求對外關係。
再請教一個問題,一直以來我們受中共的打壓嚴重,以至於在開展外交關係上要非常的步步為營,這方面您有什麼看法?

【力拚務實外交】
錢復:以大陸的立場而言,他是中國唯一的合法政府,既然他進入了聯合國,當然他要代表中國,而我們要主張我們代表中國,他當然不能接受,這是大陸的立場。

大概在1980年代的時候,我提出「務實外交」,當重要的是國與國正式的外交關係,有外交承認大使館,雙方的經貿、金融、觀光旅遊、航運合作民間交往等等,文教、科技、環保的合作,可以做的工作很多,所以我一再要求外交部的同仁,要注意這些非傳統的外交工作。

問:剛剛錢院長稍微談到台灣對於美國兩黨等距外交的「良友計畫」,以及「務實外交」的發展。

馬英九總統曾是您的學生,事實上是在執行「外交休兵」的政策,也就是剛剛提到的,如何在兩個國家沒有直接外交的關係下,能夠增加更多在經貿、觀光、航運、金融以及民眾文化、科技、環保等文教上的合作。這方面我們跟美國做得算不錯的,美國也給了台灣免簽,聽說台灣的免簽就是在希拉蕊的國務卿任內,透過她的助理達成的。

請教您怎麼來看待現在外交休兵,有人開玩笑說「外交休兵,就是「外交休克」或「外交休息」,請您說明一下?

【外交休兵彼此受益】
錢復:外交休兵本身是一個正確的作法,過去兩岸彼此挖牆角,我們費盡心力、花錢去維護一些比較偏遠的國家。如果我們不動,大陸平常也不太動,但如果我們動得多,他就要挖掉和我們交流的大國家。

在1989年到1990年,我們一口氣和6個小國建交,大陸就挖走了一個沙烏地阿拉伯,接著下來挖走韓國,之後我們又在1996下半年,開始跟查德談建交,查德是很大的一個非洲國家,中共因為丟掉查德,就挖掉附近3個小的非洲國家。

兩岸拚命的花錢來爭取邦交,挖對方的牆角,是不健康的,所以馬總統決定外交休兵,就是不要用民眾的納稅錢,來做這種無意義的外交鬥爭,這一點我個人完全贊成。

這幾年來外交休兵的結果,是我們邦交國的數目是穩定的,不過兩年前有非洲的甘比亞,因為索求不遂,就主動跟我們中斷外交關係,但要跟大陸建交的時候,大陸就拒絕了。

兩岸休兵、外交休兵不單單是我們受益,對岸一樣也受益,這是一個正面的、健康的兩岸關係發展,我非常的認同。除此之外,當兩岸不再相互你殺我、我殺你的狀況之下,我們就要想辦法,做我們該做的事情,剛剛您提到的免簽,好像在140個國家,我國的護照都不用簽證。

像今年3月24日我就帶了護照到新加坡,我這本護照已經用了4年了,上面沒有一個國家的簽證,我這4年跑了好多國家都是免簽的,這是一個非常方便的事情。

【閃電弔唁李光耀】
問:剛剛院長提到,才在半個月前,您陪同馬英九總統去做閃電外交,前往新加坡弔唁李光耀前總理,這次行動非常閃電,這趟來回各5個小時的新加坡奔波,這麼辛苦,您覺得我們跟新加坡這樣溫暖的友誼,怎麼來的?

錢復:新加坡和中華民國的關係始終是非常密切的,特別是1973年李光耀先生第一次到台灣來訪問,李光耀先生幾乎帶了內閣一半的部長前來,兩方建立起很好的友誼後,李光耀先生幾乎每年都來,不斷帶他年輕一代的政治人物來,他告訴蔣經國先生說,我們兩方不但這一代是好朋友,下一代還是要做好朋友。

現在事實上來往的已經是第三代了,那天馬總統和李顯龍總理在李光耀靈堂左邊小房間會晤的時候,有一位貿工部部長林勛強,在我來看已經是第三代,甚至可以是第四代了,因為如果把最老的也算在內的話,應該就是第四代了。

問:那樣的交情一定是非常的深厚。

錢復:對,所以對我個人來說,我跟李先生過去40多年的交往,可以說是非常深厚,能夠有這樣的機會讓我見他最後一面,我非常的榮幸。

問:您覺得我們前往李光耀先生的弔唁,算不算是外交上有意義的行動?還是純粹是友情?
錢復:這兩方面都有,一方面是感情的表現,但是更重要的就是表示,李先生雖然已經離開,可是我們仍然非常重視對新加坡的關係,所以也是實質上的。

問:最近您過了80大壽,也過了50年的金婚,現在接任的工作是跟您過去在外交上衝鋒陷陣迥然不同的類型,以前的工作是需要很多智慧反應,所以很多人覺得您是「四大公子」,非常的聰明及優秀。

但現在的工作是慈善基金會,用比較通俗的話講,就是「散財童子」,去幫助很多需要的人,過程中相信對您的心路歷程有很大的轉折,從外表光鮮亮麗的外交場所,到面對台灣許多需要的人,您怎麼樣能夠降尊紆貴、放下身段去傾聽台灣社會底層的需要?

【民間共同努力】
錢復:10年前我從公司退休,健康狀況很好,所以承蒙國泰集團邀請我來擔任董事長,我覺得非常好。來了以後,我深切的了解台灣貧富差距懸殊的問題非常嚴重,這個問題不能夠單靠政府來解決,民間一定要共同努力,事實上,台灣人非常有愛心,雖然貧富差距大,但在台灣都可以生活,不像很多窮人在其他國家可能就凍死或餓死,這就是靠社會大眾的愛心。

在過去,做慈善或做公益都是:我有錢,就當散財童子,現在卻不是這樣,做慈善、做公益要針對社會最大的需求來做,例如我在2005年到這裡來,當時國內最嚴重的問題就是外籍配偶,現在叫做新移民,她們來到台灣受到公婆、先生的虐待,以及社會的排擠,已經到了無法生活的地步。很多人自殺、逃回原來的地方,發生很多非常悲慘的故事。

在我了解之後,就分了幾個階段做這件事情。

【融入台灣4階段】
在她們融入台灣的社會前,第一階段是要學中文。政府不是沒有安排她們學中文,可是安排的是要她們學國小一年級的課程。我請特殊教育的教授來為她們編課本,同時上課的時候,不是一間教室,而是有3間教室。

第2間教室是請公婆和先生去看新娘是在用功讀書,那裡提供他們報章、雜誌、電視以及牌席,讓他們可以休閒,當然也有咖啡和點心。第3間教室是小朋友,我們的志工教他們唱歌、畫畫、跳舞、玩遊戲,所以3個月的課程下來,整個家庭就凝聚在一起,公公、婆婆、先生懂得尊重新娘。

第2階段就是讓她們融入社會,社會就是讓周邊的鄰居,跟她們成為朋友,第3階段是她們的小朋友就學以後,由我們提供免費的課外輔讀,讓他們能夠得到非常好的課外作業分數,不要再受到歧視。

最後第4階段,就是把媽媽、小孩連同學校的兩位老師,送回她們外婆家住兩個禮拜,一方面了解當地的語言,另一方面讓老師了解當地的文化和歷史,回來讓媽媽教小朋友語文,老師教小朋友文化和歷史,讓台灣更多的小朋友懂得這些文化。

【政府也有作為】
問:您剛剛也提醒我們一個重點,是做慈善工作要有智慧、方法和步驟,並且明確地去做。剛剛提到很體貼的是,新住民上課的教室旁邊,她的先生在,小孩也在做不同的學習,都是非常可貴和有價值的。

請教您一個問題,政府有什麼配套措施可以做的?您所做的事情,很多受政府該做的,當然很多事不能都靠政府,但政府的政策還是很重要的,您有沒有什麼建議?

錢復:事實上,現在政府做得不錯,內政部的移民署有一個「火炬計畫」,對於新移民真正給予很大的幫助,所有新移民提起移民署都是讚不絕口,顯示移民署在這方面做得很多。
現在衛福部也進去配合,教育部也開始重視,所以我們的工作政府也注意到了,有的來配合,有的來問我們做的方法,我們覺得這種事情沒有什麼機密可言,所以任何人有興趣,我們都願意分享。

問:台灣老百姓真的很關心政府未來的發展,2016年選舉會如何?2016年距今也算短了,您對學生馬總統有什麼建議嗎?

錢復:馬先生很努力,但是努力並沒有得到績效,這當中可能是他和民眾之間的距離,不是那麼接近。

主持人:謝謝錢復先生接受訪問。